soh logo
ad image
AI
玩转智能机器人 天上可以掉金砖?(希望之声合成)

玩转智能机器人 天上可以掉金砖?

【希望之声2020年1月1日】(编辑:田喆)2018年的10月25日,一个历史性的时刻诞生了,人工智能史上第一幅画作登录拍卖市场,随着拍卖槌一声落下,被一名神秘的电话买家收入囊中,有着200多年历史的佳士得拍卖行成功拍出了世界上首幅AI画作,并且是以43.25万美元(近30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卖出!力压同期拍卖会上,包括毕加索作品在内的一众画作。

这是一幅完全由人工智能绘画的作品。而这次拍卖,也标志着人工智能的创作的艺术作品正式进入了拍卖的舞台。

这件作品描绘了一个身穿深色大衣和白领衬衫的男性,它被拍卖行称之为:“一个狡猾的绅士”。描绘的是一名叫埃德蒙·贝拉米(Edmond Belamy)的男人。画作中的这位男士,身形较为肥胖,并且面部特征模糊,不太清晰!显示了人工智能在朦胧画上面的功底!

电脑制成的画高达300万人民币,这件作品此前的估价仅为7000至1万美元(5万至7万人民币),在艺术界可谓是饱受争议!

该作品是由巴黎3位25岁青年组成的Obvious艺术团队所作,画中是他们虚构的人物。为了创作这幅作品,艺术家皮尔·福特雷尔和他的团队把14世纪至20世纪的15000幅肖像画的数据输入到人工智能系统,然后生成器根据该集合生成一个新的图像,再利用鉴别器尝试识别出人类的作品与生成器生成的图像之间的差异!

团队成员包括艺术家和研究者,他们希望能带领AI 走出技术领域,为 AI 艺术正名,这项推广便被视作为一项全新的艺术运动,并命名为“GAN-ism”。

这个AI的身体里藏着两个不同“人格”,一个是“画师”,另一个是“鉴赏家”,“画师”负责创作,通过学习人类的作品进而生成自己的画作,而“鉴赏家”负责甄别,哪些画是人类所作,哪些是“画师”生成的,“我们的目的就是骗过‘鉴别家’,让它认为生成的新图像是真实的肖像。然后我们就能得到这样一幅画作。”obvious的技术人员这样解释道。

这次参加拍卖的《Edmond de Belamy》,是AI创作的第15001张画,同时它也隶属于一个包括了 11 张肖像的系列,人物都来自虚构出来的 Belamy 家族。拍卖会上的这位“爱德蒙”先生,正是这一庞大家族中的晚辈。

在整幅画的右下方有一处落款,落款并不是人名,而是一串公式,此为该作品的“GAN(对抗生成网络)”算法。AI既有“生成器”也有“鉴别器”,前者可以生成一个新的图像,利用后者可以甄别哪些图像是手工绘制,哪些是软件算法制作而成的。

通过这一过程,确实说明了人类编写的计算机算法是可以模仿人类的创意的!

一开始很多人都对这个90后团队有所非议:“这些人到底在干什么?这些非手工作品不能被称之为艺术!”

国际多版艺术品的负责人理查德·劳埃德为了促进人工智能画作的艺术争论,他说服合作社将这类作品进行拍卖出售。他说到:“我知道这是一个相当广泛的辩论,而且在某种程度上来讲,它标志着一个分水岭,这只是AI艺术的开始。”

到目前为止,他们共创作了11幅肖像画。早在2月份,著名的艺术学教授尼古拉斯·劳格罗·拉塞尔就花了9000英镑购买了该团队的一幅作品,如今这件作品被挂在巴黎艺术画廊,他们如今的知名度确实和这位艺术学教授有很大的关系。

但是,毫无疑问,没有被人工智能攻克的领域越来越少了,强大的人工智能一旦壮大,会反噬人类吗?想想还是很可怕的!

传统的认知界限正在被逐渐打破,我们不得不开始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人类与AI的最大区别在哪里?

责任编辑:田喆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