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全球最毒之地:中國,   沒有之一(圖片:pixabay)
全球最毒之地:中國, 沒有之一(圖片:pixabay)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24日】(編輯:李文涵)一從美國起風雷,便有馬列白骨堆,羣衆愚氓猶可訓,共產黨員必爲災。

川普奮起千鈞棒,世界澄清萬里埃,今日歡呼川總統,馬列破鞋又重來。

川普總統就任後,逐步迅速、全面、深入、徹底的擯棄奧巴馬對華“祈禱和畏縮”的外交政策,重塑美中關係;重建“美中經濟貿易”關係;重定美中貿易規則,美國和世界因此天翻地覆、煥然一新。

對抗中共不等於反對中國人民,中共不是也不代表中國。

中共是問題製造者:臺灣問題、西藏問題、新疆問題、南海問題、香港問題……原因是:中國是一個領土分裂、民族分裂、精神分裂、人心撕裂的“國家”……另外,中國是世界上環境污染最嚴重國家,沒有之一。

全球最毒之地在哪?網友在推特發佈一組數據:

1、中國耕地佔全球8%,卻消耗了全球32%的化肥;

2、耕地佔全球8%,卻消耗了全球47%的農藥;

耕地佔全球8%,卻消耗了全球47%的農藥(授權圖片)
耕地佔全球8%,卻消耗了全球47%的農藥(授權圖片)

3、人口占全球20%,癌症發病率卻佔全球50%。

所以,中國這8%的耕地,可以說是全球最毒的耕地了!

數據來自綠色和平、中國農業部(現改組爲農業農村部)和世界衛生組織等政府部門和國際機構的官網。就中國土地的污染問題,北京環保人士張峻峯曾接受記者採訪說:

【中國農業體系的現狀】

張峻峯:“在中國的整個農業體系做一個平均的話,大概一畝地能夠收到一千塊錢就已經是不錯的啦,包括其他的各個方面的作物,都是這樣個狀態。那麼對於有很大部分的農民很多地區的農民,比如說河南地區、安徽地區、山東地區他們土地面積雖然很大,但是人均的土地非常少,人均土地有的地區基本上就是平均下來吧,像河南、安徽、山東、河北這一帶的話,人均土地的面積差不多也就一畝左右,有的還低於一畝,甚至比較低的可以做到七分地,那麼就可想而知一畝地的收入才一千塊錢,如果七分地的話,那也才七百塊錢而已,咱們這是好統計好計算一點,但差不多。”

張峻峯說,他認爲過量使用化肥和農藥這個問題的造成,現在表面上看是中國農民爲了生存,已經不得已走上了這條不顧後果的路。

張峻峯:“各地的南方北方所有農民的收入基本上就這點,那麼這裏邊的費用裏邊就是全收入,就是刨去這個農藥、化肥、種子、澆水還有收割播種的這些,都刨去了之後那麼基本上剩下來就是一千塊錢,那麼一千塊錢相當於農民一年的人均收入,這是中國農民的普遍的平均值是這樣,甚至於很多地區農民的收入還遠低於年均人一千塊錢這樣一個標準,甚至於有些地區最貧困的地區,基本上可能還要低於年均人一百塊錢人民幣,在今天這個時間,所以農民現在要生存下去沒有辦法,他必須要提高它的作物的效率,而作物的效率的話只有通過化肥、農藥這兩個途徑,才能夠讓他既節省體力,又能夠增加他的產量,他不會顧及這塊土地能夠給他供應多少年,因爲他解決不了眼前的生存問題,這是深層原因之一。”

一千塊錢相當於農民一年的人均收入(圖片:pixabay)
一千塊錢相當於農民一年的人均收入(圖片:pixabay)

【中共搞所謂“改革開放”,急功近利的發展模式,是土壤重金屬污染的主因】

發展到今天的後果,更主要是自1978年中共搞所謂改革開放之後,那種急功近利的發展模式之下,大量工廠和礦山造成土壤重金屬污染

大量工廠和礦山造成土壤重金屬污染(可在利用圖片:pixnio)
大量工廠和礦山造成土壤重金屬污染(圖片:pixnio)

張峻峯:“尤其是比較特殊一點的比如說稀土礦啊,或者什麼其他的礦山啊,他們所造成的污染,他們沒有規範的進行廢氣、礦渣的排放、污水的處理。有些這樣的一些企業呢在提煉重金屬的過程之中,很沒有按照這種污染治理的方式,完全以粗放的方式來進行生產,因此造成了很大的污染。而這些污染都是從78年,按我的說法是78年改革開放之後,改革開放之後。整個的中國這種叫無序的、無規範的、盲目的發展態式所造成的。而且很多都是積累的,到現在這些企業或者這些礦山都已經被取締了。但是由於他們造成的污染還在承擔,所以要花費大量的資金來進行這樣的企業和礦山的治理。還會使得下面的一些流域和其他受污染區域呢這樣的土地,至少先解決不再有新的污染的問題,然後才能逐步地來解決污染的問題。”

至少先解決不再有新的污染的問題,然後才能逐步地來解決污染的問題(圖片:pixabay)
至少先解決不再有新的污染的問題,然後才能逐步地來解決污染的問題(圖片:piqsels)

【現在已無法補救和挽回】

重金屬對土壤的污染造成的後果已是不可逆轉的。

張峻峯:“但是這個污染要解決我認爲從技術解度上來說太困難了,非常非常的困難。甚至於叫不可能、不可能,這解決不了,這是我的觀點,從技術角度我認爲這些重金屬的污染,污染的這種農田已經不太可能恢覆成原始的,沒有被污染狀態。”

他認爲目前政府並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解決不了。按人類現在的能力解決不了,按人類現有的技術、方式解決不了。

【浸泡在農藥化肥裏的國度】

2017年3月20日發表於《縱覽中國》的由付永軍撰寫的報告,《浸泡在農藥化肥裏的國度–-中國土壤狀況調查實錄》,印證了前述數據反映的中國土壤現狀。報告特別指出, 土壤中最大的污染物,55%是來自化肥。

土壤中最大的污染物,55%是來自化肥  (授權圖片)
土壤中最大的污染物,55%是來自化肥 (授權圖片)

•從上個世紀80年代開始,承載了中國五千年的傳統農耕文明的土地正在遭到破壞。無以復加地化肥使用,使得中國的耕地肥力出現了明顯下降,全國所有土壤有機質平均不到1%,而理想的卻是5%,如土壤改良專家陳永生所說,哪怕需要提高一個百分點,自然積累需要100年。

•根據中國農業部公佈的數據顯示,中國農作物畝均化肥用量21.9公斤,遠高於世界的平均水平(每畝8公斤),是美國的2.6倍,歐盟的2.5倍。

中國農作物畝均化肥用量21.9公斤  (授權圖片)
中國農作物畝均化肥用量21.9公斤 (授權圖片)

•土壤中最大的污染物,55%是來自化肥。作爲罪魁禍首的重金屬鎘,鎘中毒是慢性的,是可以在體內堆積的,潛伏期最短是2到8年,一般是15到20年。當我們血液中攝入達到10mg/L的時候,就已經是血鎘了;當我們體內富集到2g的時候,對我們腎臟骨骼已經造成了無法逆轉的地步了!

•未來十年,中國癌症將現井噴。33%的家庭,將因此耗盡所有積蓄。1/4中國人喝不上合格水;全球空氣污染最嚴重的城市,一半以上在中國;而我們賴以生存的土地纔是我們最觸目驚心的隱形殺手。

未來十年,中國癌症將現井噴。33%的家庭,將因此耗盡所有積蓄(授權圖片)
未來十年,中國癌症將現井噴。33%的家庭,將因此耗盡所有積蓄(授權圖片)

•在中國,公開討論土壤污染,已經成爲一個極其敏感的話題。官媒全面禁言,政府國家機密,以至於到現在爲止,我們都沒有一個準確的數據去揭開我們早已千瘡百孔的土壤黑紗。

在中國,公開討論土壤污染,已經成爲一個極其敏感的話題(圖片:pixabay)
在中國,公開討論土壤污染,已經成爲一個極其敏感的話題(圖片:pixabay)

•面臨着嚴重“合法性危機”的中共,爲了維護統治而推行的改革開放,急功近利,使中國落入了“後發劣勢”。中共的經濟發展付出了慘痛的代價。中國的GDP數字裏有相當一部分是靠犧牲後代的機會獲得的。

責任編輯:田喆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