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王维洛访谈】鄱阳湖水位极度下降带来的生态恶化后果是啥?(音频/视频)

wang
王维洛访谈 - 6 / 114

【王维洛访谈】鄱阳湖水位极度下降带来的生态恶化后果是啥?(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17日】(主持人:静汝 / 嘉宾:王维洛)听众朋友 您好! 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王维洛访谈】节目。我是静汝。

据悉,中国最大淡水湖鄱阳湖水位今年已经降到有历史记录的极限之下。12月14日,中国科学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网站“新闻动态-研究进展”栏目发表文章指,根据鄱阳湖站水环境数据集显示,近年来水质呈快速恶化趋势。但在此之前中共官媒在11月底地方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中国最大淡水湖鄱阳湖水质改善成效初显。有读者对此矛盾的说法感到困惑,不知道该相信哪种结论。不过,对鄱阳湖水位极度下降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那么,水位极限下降和生态有什么关系?本台记者就此采访了旅居德国的著名环保生态学专家王维洛博士。

记者:王博士您好。您对鄱阳湖水位极度下降怎么看?

王维洛:从2003年以后几乎是年年都有。主要的问题在什么地方呢?就出现枯水期的日期不断的提前。因为中国的河流受季风的影响,都有这种变化,汛期和和枯水期。欧洲的像德国的河流,夏天水少,冬天水多,特别是春天的时候水多,它的雪水溶化的时候多,所以它春天容易发生洪水,而中国是夏天容易发生洪水,因为受季风的影响,而且是沿着长江由东向西。如果有一年出现就反向的就很危险,就是说洪水从西向东来,而季风从东往西推,两边的水量迭加在一起就是会造成一个很严重的洪水的情况。

但是自然界大多数都是这样,就是中国汛期的出现是由东向西慢慢的推进,像江西处于比较东部的地区,他出现循期要比湖南要略为早一点。你看今年的洪水,先是在江西出现的,然后是在湖南,中央电视台基本上就没有报道。既然是受季风影响,它就有一个枯水期,鄱阳湖出现枯水期,一般往年的历史的数据是在十一月份出现,就是鄱阳湖的水位低于12米,就是说它经由枯水期。而这些年来,它的枯水期往往在九月份出现,有的年份好像甚至还更早,今年是在九月份出现,而且它又延续的时间比较长。

记者:从生态的角度怎么看这个问题?

王维洛:从生态上来说,我们就说陆地的生态系统和水生的生态系统是属于两个系统的。一种是陆地上分的,水里能长的东西它在陆地上不一定能长,它是两个生态系统。比如说我们在枯水期的时候出现的是一个草原,到了第二年汛期来的时候,水就把草全部都淹没了,而且淹得比较深,那么原来长草的地方就是一个缺氧的状态,这些草就会腐烂,它会产生甲烷。

记者:就是一般人说的沼气?

王维洛:对,是沼气。而且根的腐烂就增加了湖的快速的淤积,烂了它就烂成泥了,湖淤积的越快,下一次洪水来的时候,洪水位就更高。所以当你偏离了自然界原始值的时候,一切的灾难就会出现。

在2013年之前对于鄱阳湖枯水期提前和水位下降很厉害的事情,报道的还是相当的多,很多的照片,很多的新闻都是引用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因为它不报导你很少知道。再有报道的就是中国的这些网民。到了2013年以后,基本上就不报道了,或者它很少报,但是年年这个事情都发生。今年就发生的比较厉害,这个枯水期提前了两个月出现。第二个就是它的水位下降的很厉害,湖口星子站的水位已经到了7.33米,低于历史的极枯水位,就是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这么低的,生态的变化的程度是很大的。

我们现在对于自然、对生态的理解,我们也只能理解到它曾经出现过的极端的现象,认为它在极端的数值里的变化还是自然界的变化。当你超过了这个极端值的时候,就是说这个变化已经起了一个本质的变化了,它已经超过了自然界给你设定的范围了。

记者:这个原因是什么?

王维洛:中央电视台说的,它是由于上游来水减少,这句话它是永远不错的,如果上游得水来的少,下游的水也就少了。

记者:这个好像还是没有说出真正的原因来,比如上游的水为什么少了?

王维洛:鄱阳湖的上游是指两个意思,一个是流入鄱阳湖江西的五条主要河流,主要是从江西的南边流入到北边的鄱阳湖。还有鄱阳湖的上游也可以指是长江干流的上游,因为鄱阳湖是一个和长江互通的这么一个湖泊,自然条件下它的水量是互补的。如果长江的水位高的话,鄱阳湖的水位低的话,那么长江的水就会流进鄱阳湖,补充鄱阳湖的水量,今年也是发生过的,因为汉江丹江口泄洪造成长江水位的上升,所以它也造成叫外水高内水低的情况,外水补内水。对洞庭湖、鄱阳湖与长江干流的水的关系,我们老是把湖的水叫做内水,长江干流的水叫外水,就是内水和外水是互补的,如果是外水低内水高,内水就比较快的流入到长江干流里头来,这是一个自然调节的过程。

我们设想一下,在鄱阳湖或者洞庭湖发生洪水的时候,它的水位较高,如果长江三峡不往下泄洪的时候,那么长江干流的水位比较低,洞庭湖和鄱阳湖的洪水就比较容易很快的进入到干流,就减轻了洪灾。

像今年7月份的时候,由于洞庭湖和鄱阳湖的水位多高,这时候长江三峡不但是不拦截流量,减少下泄的流量,而它是增加下泄的流量,就造成长江干流的水位就升高了,使得洞庭湖和鄱阳湖的洪水就难以进入到长江干流里来,这洪灾就扩大,持续的时间就增长了。所以当时的江西的和湖南的人就说他们淹得很厉害,江堤泡在水里泡的时间长了,江堤就溃了,把村子稻田农田都淹没了,受灾受得很严重。今年中央电视台和中国的官方媒体对这个洪水灾害是没有报道的,基本上全靠的是中国的老百姓把讯息发出来,三峡这时候放水是增加了下面的洪水的灾害,因为你抬高了长江的干流的水位,使得湖水比较难以进入长江干流。

到了9月份以后,三峡就开始蓄水,开始拦截水流,使得三峡的水位就不断的升高,一直到今天还在拦截水,它要升高到海拔175米,把将近221.5亿立方米的水拦截在三峡水库里,而且现在是上面还有20几个水库,这些水库和三峡水库加在一起的库容量,将近有500亿立方米。9月份开始到现在12月份的时候,它要把这500多亿立方米的水都蓄满了,本来长江就已经进入到一个汛后水量不断的减少的一个过程,水都蓄在水库里头了,下面的水少了以后,它的水位是不是降低了?当长江干流的水位低于洞庭湖、鄱阳湖的水位的时候,那么湖里的水就流到了长江干流里面去了,快速的流,湖泊得水就越来越低。到昨天为止,长江和鄱阳湖交界的地方的水位是7.33米,已经低于它的历史最低水位。科学家就用一个词叫抽空了或者叫拉空了鄱阳湖和洞庭湖的水位。

记者:现在对当地民众有什么后果吗?

王维洛:会造成在这个季节时,人喝的水不够了,还有一个农业用水不够。鄱阳湖流域是实行三季的,现在的这一季比如说种的小麦这一季,已经种下去了,它也需要水。根据《大纪元》报道,从9月份开始,长江中下游出现了严重的干旱,一直持续到现在。反正三峡大坝是不管下游要不要水,它只顾着它自己发电的效应,它要蓄水蓄到175米,这样的话水位越高它的发电量就越大。发电是和它挣钱,钱的利益是连在一起的,下游的用水并不是它主要考虑的,你受苦受难受灾和我没关系。

记者:从中共官媒的网上的报道看,三峡工程的功能之一应该是可以帮助减缓干旱。

王维洛: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的争论,到底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最后就是国家环保总局就批准了第二个三峡工程的生态环境报告,第二个生态环境报告的结论是利大于弊。

我们顺便提一下第一个生态环境报告的结论是弊大于利,两个正好是反的。第二个是利大于弊,利大于弊你总得指出利在什么地方,到底有什么利呢?国家环保局在审批这个报告的时候,它举出了三个利。第一个是防洪,三峡工程能提高长江中下游的防洪能力;第二大利它说是能提高枯水期长江中下游的供水;第三个是能取代煤炭发电,它的三大利比所谓的弊病要大,大很多,所以利大于弊。

我们可以看到在它列举的三大利里面,我们不讲第三个,因为我们前面就点到了,三峡工程其实没有论证的是三峡水库所造成的甲烷的排放,这个我们现在不谈。就当它是省了煤来进行水力发电,而谈前面的两个利。第一个是减轻了长江中下游的洪涝灾害。在今年6、7月的时候,长江中下游遭受了严重的洪涝灾害,江西湖南。三峡工程并没有减轻这个洪涝,所以它的第一个利是不成立的,没有。

第二个,它说能够增加枯水期长江中下游的供水量。我们现在看到的正好是三峡水库拦截了它的自然流量而蓄在水库里,它是减少了枯水期的供水量,不是增加了,而造成了鄱阳湖的枯水期时间的提前,水位下降的严重程度,所以第二个利也是不成立的。三峡工程运行这么多年以来,几乎年年都造成了鄱阳湖枯水期的提前和鄱阳湖枯水程度的加重。鄱阳湖是中国的第一大淡水湖,鄱阳湖的面积大的时候有4000平方公里,是长江边上的一个最重要的湖泊。以前洞庭湖的面积是大于鄱阳湖的,后来洞庭湖由于萎缩,它的面积越来越小,它就变成了第二,现在的鄱阳湖也面临着它的面积越来越小。

记者:有什么样的办法能解决这个问题?

王维洛:江西省是最希望我这里再建一条大坝拦水,因为三峡造成了我这个问题。三峡建一个坝,我也见一个坝。在鄱阳湖的出水口处在湖口建个坝,它可以抬高鄱阳湖在枯水期的水位,似乎能解决鄱阳湖的水位下降的问题,解决鄱阳湖每年枯水期湖底露天的问题。但是,这个时候在枯水期,鄱阳湖的水也不流进长江里头去了,那鄱阳湖下游对南京,对上海,对长江口的危害就更大,最简单的就是海水倒灌

应该说现在在这个时间下,湖口到长江口的水位都很低,长江航运应该是部分营运是中断了,船也应该是经常搁浅,但是中国现在基本上不报这方面的不好消息,它不报。你有没有注意到,近几年来中国只报好的消息,不报坏的消息。

记者:嗯,

王维洛:就是上如果在这里像三峡一样建个坝,后续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就更大,就更不好。你不能仅仅只是从鄱阳湖的这么一个小的范围来看,而是要从鄱阳湖和长江的关系来看,要和整个长江流域来看,一直到长江口,到上海。

如果我们再把这个问题再扯大一点的话,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这条消息,说到2050年的时候,说长江三角洲,大湾区,广州,深圳,香港他们叫大湾区,以及京津唐地区都将因为海水上升而被淹没。这不是一个离我们很遥远的事情。

中国现在把经济发展的重点和把经济的未来都放在这三个地区了,长江三角洲,大湾区和京津唐地区,而这三个地区都面临着海水上升的危险。如果在鄱阳湖建坝的话,会加速海水上升的影响,因为这时候就成了海平面的水高,而长江内河的,比如南京的水位低,海水就从长江口上海一直流到南京。南京人喝什么水?南京喝的是长江水,海水不但人喝了不行,海水作为工业用水也是不行。

所以要在一个大的范围里面来考虑这些问题。有一个科学家说,像三峡工程,一个技术工程所制造的问题,是不能用另一个技术工程来解决的。我们把这个话推而广知,三峡工程所制造的生态环境问题是不能通过在鄱阳湖口建一个大坝来解决的,它只会使生态环境的问题越来越大。

在生态方面,鄱阳湖是被联合国列入的一个最重要的湿地,它是长江江豚的一个生存的地方,它也是候鸟过冬的地方。它是这些动物生存的空间。鄱阳湖都成了草原的时候,这些江豚这些候鸟也失去了生存的空间。

我们人不能老是从我们人的要求来考虑问题,我们也必须从整个自然界和我们一起生活的动物、植物来考虑这些问题。我们人只是自然界的一个因素,而人不是自然界的主宰。

听众朋友,今天的【王维洛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以上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请写明来自希望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