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77年恢复高考的工农兵大学生(维基/江峰时刻视频截图/希望之声合成)
77年恢复高考的工农兵大学生(维基/江峰时刻视频截图/希望之声合成)

江峰:世界上唯一一个自废武功的国家

【江峰时刻-历史上的今天】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9日】(作者:江峰)12月10日,朋友您好!我是江峰。

1949年的1月31日,北平很多大学都冒出一些“地上党”来。因为从这一天开始,他们再也不用做地下工作了。因为根据国民党守将傅作义签署的秘密投降协议,第四野战军司令林彪、政委罗荣桓共同下令,派一个师先行进城。

傅作义(维基)
傅作义(维基)

几天后北平宣布和平解放,年轻的大学生高兴地去欢迎共军,乘着还没来得及涂掉国徽的国军十轮大卡车,在车队里放开喉咙唱歌。

忽然一个国军少校军官冲出群众,拦下卡车,一把抓住驾驶座上的两个大学生,边骂边流泪,他说:

“你们这些丧尽天良的大学生!政府对你们有什么不好?可是你们整天游行,反饥饿、反暴政。你们饥饿吗?八路军进城的那一天起,你们立刻改吃陈年小米,连一块肉都没有,你们却不反饥饿了!上天会报应的,不要认为老天也会放过你们!”

在《柏杨回忆录》和龙应台的《大江大海1949》 都记录了这一个震撼的片段。

20世纪初,共产党确实迎合了广大知识分子对自由民主富强的新中国的热切期望。人们已经淡忘了这支军队,就是当年在江西15个县的苏维埃政权、让总人口下降了20%的红军。

那个不识时务的国军少校喊的报应来得很快,吃白面反饥饿的大学生们和未来的中国几代人都将接受一场史无前例的劫难,来作为他们的选择的报应。那就是中国高等教育之殇。

中国高等教育发端于晚清,是向西方学习的过程中逐渐产生的,学术自由、教授治校这种精神成为大学传统,要做到博雅教育。

什么是博雅教育呢?就是强调自由、独立发展、培养综合性人性人才。民国时期大量的精英辈出,大师辈出,迄今让人称道。

可是共产党人不这么想!毛泽东在1945年的《论联合政府》中明确说到:“苏联所创造的新文化,应当成为我们建设人民文化的范例。”

1951年,中国政府系统地移植苏联的教育模式。政府什么都管,什么专业、招生、专业设置,什么都管。大学里实行政治辅导员制度,形成了一直到今天,中国教育的基本面貌和价值品质。

那么所谓这先进的、他们要去跟从的苏联教育模式是个什么模样呢?

一句话,欧美大学培养通才,苏联培养专才。但是这专才不是有触类旁通的综合专业能力的这个专才,而是符合计划经济体制的专门要求,按产业部门,甚至是按产品来设立专业。

当年有好几个大城市,南昌等大城市都有拖拉机学院的,还有什么拖拉机学院里的坦克系履带专业,毕业后只懂履带,不懂车轮。不需要独立思考能力,你只要符合国家要求就行,这就是苏联教育模式。改成这样的模式可是个浩大的工程,怎么去推动呢?

毛泽东搞人治的确是又狠又准。1951年5月,毛泽东在《镇压反革命必须实行党的群众路线》一文中强调,要采用整风方式,对留用人员和新吸收的知识分子普遍地、初步地清查一次。这叫什么?这叫“过筛子”。于是,各大院校对知识分子开始思想改造,组织清理,要人人过关。

蒋介石肖像悬挂于北平天安门城楼,1945年12月3日(维基)
蒋介石肖像悬挂于北平天安门城楼,1945年12月3日(维基)

那些民国时期敢跟蒋介石叫板、在报纸上对骂的教授们现在都老实了。然后就开展院系调整,有一句话叫什么呢?叫“魔鬼就在细节当中”。咱们今天看看当年教育革命这些细节,就知道魔鬼是谁了……

院系调整发展工程教育,那么直接的结果就是削弱文科来作为代价。1949年的时候,当时在校大学生中文科类的学生占了33.1%,这么一个比例。经过两次院系调整之后下降为9%,一大批历史悠久的优秀的综合性大学改成工科院校。当时不是盛传一句话一直影响到现在,就是:  “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很多人不知道这句话的来历,就来自当年中国教育开启的灾难模式。

首先说说为什么要砍掉文科?文科里面这些社会学、心理学,他们认为都是属于资产阶级性质的,搞什么心理学?无产阶级一颗红心,不用研究;政治学,那更不能研究了,宇宙真理只有马列主义!别的都扫到历史垃圾堆里去了。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1977年有一个数据统计:全世界1000万以上人口的50个国家里面,文科学生占在校大学生比例最低的,是18%到20%之间。中国是多少呀?到了1980年只有9%!是世界上最不重视人文教育的国家。

高等教育是这样,为了迎合高等教育的中小学也这么安排教程,重理轻文。所以,中国人不知觉不知觉当中,这几十年,从孩子开始就缺乏人文科学教育,学生毕业后价格结构就低。

你要问什么是价格结构?就是说学出来的人才不值钱,那什么人才值钱呢?都知道苹果的创始人乔布斯值钱吧,很多人不知道乔布斯对佛学的研究、对书法美术的研究。他自己都说,他这个计算机设计帮助最大的就是他对这些的研究。那你说不值钱了?

从小处说,影响人一辈子的发展,挣不了那么多钱了;从大处说,这个民族的整体事业都不值钱了。现在不是说软实力吗,你60年前从教育开始,就把中国的软实力自己就给打掉了。更严重的是人文文化和思想的欠缺造就了整体的奴性,也包括我自己。这一辈子站起来不容易啊。

伴随着文革的开始,教育革命也轰轰烈烈的展开了,中国的大学干脆关门了。这世界上就算其他的共产主义国家也没这么狠毒,把自己民族的高等教育给停下来了,整整10年啊!

中间开过门,1970年招收优秀的工农兵大学生,什么人才算优秀呢?又不用考试,谁优秀领导说了算。所以要走后门,邓小平的女儿邓榕、习仲勋的儿子、现在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都是这么走后门进来的。但是这些工农兵大学生也很可怜,没有什么时间接受正式的高等教育。没有系统的知识结构,知识水平很低,但他们毕竟有书读啊,比起那“地、富、反、坏、右”的孩子已经是幸运儿了。

1975年的5月3日,毛泽东在中共政治局会上突然来这么一下,他说:“知识分子像臭豆腐一样,闻起来臭、吃起来香!”他当时借用了当时京剧样板戏《智取威虎山》中座山雕的一句台词:“老九  。不能走!”于是被称作臭老九的知识分子、大学生,又重新被重视起来,于是中共开始着手准备高等教育的恢复。

77年恢复高考,下乡知青好像做了一场梦。(人民画报 /维基,《人民画报》1964年第4期)
77年恢复高考,下乡知青好像做了一场梦。(人民画报 /维基,《人民画报》1964年第4期)

到了文革结束一年后,1977年的12月10日,历史上的今天,中断了十年的高考恢复了。

十二届考生同赴考场,场面极其壮观,根本应付不过来。第二年春天赶紧地又开了一场春试,满足近六百万考生的需求。可是由于多年的学业荒废,很多学生都根本答不上来考题。

那语文考卷,就有一个学生还留下这么一首打油诗,说:“小子本无才,老子逼我来。考试干瞪眼,鸭蛋滚滚来。”把阅卷老师都乐坏了,他们提笔和了一首,说:“小子尚有才,无才写不来。回去好好学 ,明年重新来。”

这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考现象本来是中国的独特现象,唯一的社会上升通道,一个个家庭就被这个国家的商品经济下的新的教育机制给绑架了。不过独木桥,你找不到社会地位;冲过独木桥,又成了只会按照教育大纲死读书、缺乏社会意识、缺乏社会担当的偏才。

中国的教育不公正,从那个年代的阶级论走到了当下的金钱论,读不了书的孩子你都听得见他的哭声。还有那读着书却承受着全家打工、一人读书的压力的那些孩子。你听不见他心里面的哭声,这些哭声遍及这个国家的每个角落……

历史上的今天77年恢复高考

中国再造世界一流大学?

中国再出大师?

可以,请党委离开大学!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