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山东省青岛市公安局即墨分局
山东省青岛市公安局即墨分局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4日】(本台记者李静兰综合报导)45岁的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区法轮功学员何立芳,2019年5月5日按照派出所的说法到北安派出所办理身份证,遭绑架关押。何立芳绝食抗议,6月25日在即墨区普东看守所被抬出来所谓“开庭”,7月3日上午,何立芳的家属被电话告知,何立芳已经死亡,家属索要遗体,派出所不给,说由他们处理。派出所派人安排火化并全程严密看管,殡仪馆内外,到处布满了武警和便衣警察。

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区法轮功学员何立芳(明慧网)
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区法轮功学员何立芳(明慧网)

下篇 接上篇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319075

舍近求远  何立芳遭害死之前被拉到乡镇医院“抢救”

据明慧网报道,6月30日下午,何立芳被拉到了城阳区第三人民医院,当时出动了二十多辆警车,社区人员也于下午到医院看守。但到7月1日早晨,何立芳的家属才接到普东看守所一名姓孙的警察电话说,何立芳正在被送往城阳第三人民医院(夏庄乡镇医院)抢救,说普东看守所请了“专家”要给何立芳治疗,并把何立芳的父母拉去城阳第三人民医院。

城阳区第三人民医院
城阳区第三人民医院

看守所把何立芳送到的城阳第三人民医院,是一个简陋的乡镇医院,在距离看守所三十多公里车程的夏庄街道的一条小巷里,左面是居民区,比较隐蔽。这个医院曾经因为爆出卖假药和血液透析病人感染了乙肝病毒而出名,管理非常混乱。

何立芳的家属质疑:即墨、城阳的多个大医院都比夏庄近,抢救为什么要舍近求远?

7月1日上午,何立芳的父母赶往城阳第三人民医院,看到何立芳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了管子,胸前有个监测仪器,仍旧木呆呆地没有反应。在医生所谓“治疗”的过程中,何立芳的腿蜷了起来。据医生说,何立芳的肺被看守所给插坏了。

当天何立芳的二姐和二姐夫赶到的时候,何立芳的二姐夫看到一幕,一名男医生在往何立芳的口里插管,每插一次何立方就浑身颤抖,象被电击一样痛苦万分。

何立芳的姐姐哭哑了嗓子,警察过来阻拦不让他们靠前。何立芳的二姐夫提出要接何立芳回家治疗,北安派出所警察答复不行。

傍晚时候,看守所的人对何立芳的父母说,你们在这没有用,还是回去办取保候审吧。老实巴交的父母就回家了。后来何立芳的父母意识到自己儿子面临的危险,连夜又从家里赶到医院,派出所的警察就不让家人靠前了,检查包里的手机,害怕录音录像,并把家人往外赶。

医院由警察把守,警察监视法轮功学员,还威胁说:谁参与就抓谁

即墨区公安分局
即墨区公安分局

7月1日晚,即墨610办公室怕事情败露,连夜调来大量的警察,并且对他们认为知情的法轮功学员包括亲属开始骚扰监视,并且威胁说:谁参与就抓谁。何立芳的二姐夫被派出所警察看了起来,走到哪,警察就跟到哪。

7月2日早上,普东看守所的警察撤走了,全部换上了即墨区北安派出所的警察,他们一来就强制把家属赶出医院。7月2日,家属全部被赶回了家,躺在城阳第三人民医院的何立芳身边没有一位亲人在身边,医院里全是派出所警察把守着。

据悉,自6月30日到7月3日,派出所及即墨公安带着多幅手铐等待法轮功学员出现,共出动20多辆警车200多警察,7月3日出动人员特别多,随时实施非法抓捕。

从7月1日晚上开始,即墨“610”连夜调来大量警察,并且对即墨、城阳他们认为知情的法轮功学员开始骚扰监视,何立芳的亲属都被各个村委人员看了起来;北安派出所警察威胁说:谁参与就抓谁;北安街道办事处姓姚的主任警告当地法轮功学员说:城阳有个事让他们不要参与。

家属质疑:为什么何立芳胸前有刀口,后背也有刀口

7月2日下午至晚上,是何立芳被害的关键时间段。7月3日上午十点左右,何立芳的家属被电话告知,何立芳已经死亡,家属索要遗体,派出所不给,说他们处理。

7月3日下午,家属去北安殡仪馆要求见遗体,开始北安派出所所长不答应,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家属被安置在北安信访办等答复,后由村委书记出面申请,等了两个多小时,才允许家属看遗体。

何立芳的遗体,胸前有缝合的刀口,后背也有刀口。脸庞显痛苦状,嘴巴张着,鼻子和嘴里有血迹,牙缝往外渗血,身上都是伤,几乎没有好的地方,腿、胳膊上都是淤青和发黑,还有针眼,脖子上有个燎泡。

家属质疑为何尸体上有刀口?派出所的警察解释说解剖查死因。但又说青岛的法医要来鉴定,可天快黑了,也没有见到法医的影子。

关于何立芳遗体上的刀口,这是推断何立芳死因的最重要证据。但后来家属不敢提及此事,据估计是受到了胁迫。

北安派出所派人安排火化并派人全程严密看管,殡仪馆内外,到处布满了武警和便衣警察包括北安街道办事处的大小官员三十多人。火化完还派出四辆警车(车上具体人数不确定)在村里严密监控。

7月4日,按照当地风俗习惯下葬的当天,北安派出所带着好几副手铐在车上等着,扬言如果法轮功学员出现,出现一个带走一个。

家人要求看守所对灌食致死负责,看守所矢口抵赖,并宣称一直在给何立芳打营养针。村民都忿忿不平,因为这个说辞根本站不住脚,这么个活蹦乱跳的大小伙子就是打六十天营养针,也不至于失去生命啊!

诸多质疑,参与迫害者难逃罪责,劝君勿上“恶人榜”

参与迫害责任单位:青岛市“610”、即墨“610”、即墨区法院、检察院、即墨区分局北安派出所北安街道长直院社区北安街道办事处普东看守所青岛市城阳区第三人民医院

明慧网在报导中对此事件还进行了很多的分析和质疑,如何立芳的器官是否被迫害者盗取牟利等等。虽然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这样残忍的事,让一般善良的人难以想象和接受,但是在“追查国际”的网站上却能够查到诸多证据。

明慧网还说在中共严密封锁的铁幕及高压下,目前调查整个事件的事实真相是不可能的,但所有参与迫害何立芳的人,不管是制定迫害计划的,还是具体实施迫害的,都难逃罪责。

广播:恶人榜十万清单 善恶有报终有时

责任编辑:靳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