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区北安派出所
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区北安派出所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4日】(本台记者李静兰综合报导)45岁的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区法轮功学员何立芳,2019年5月5日按照派出所的说法到北安派出所办理身份证,遭绑架关押。何立芳绝食抗议,6月25日在即墨区普东看守所被抬出来所谓“开庭”,7月3日上午,何立芳的家属被电话告知,何立芳已经死亡,家属索要遗体,派出所不给,说由他们处理。派出所派人安排火化并全程严密看管,殡仪馆内外,到处布满了武警和便衣警察。

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区法轮功学员何立芳(明慧网)
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区法轮功学员何立芳(明慧网)

上篇

何立芳被派出所诱捕、关押,遭迫害至无法说话依然被非法开庭

何立芳因修炼法轮功屡遭迫害,十多年来一直过着被注销身份证的日子。5月5号,北安派出所以给办理身份证为由,将何立芳骗到派出所后非法关押在普东看守所何立芳绝食抵制迫害。

北安派出所
即墨市北安派出所

5月14号,何立芳被非法批捕,23号被构陷到法院。据悉,即墨区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610”,想以最快的速度赶快开庭,将何立芳送进监狱。用他们内部人的话说:“知道没有证据,就是想把他送进去。”

6月10号上午,在何立芳家人的坚持下,普东看守所让家属会见了何立芳。当时他被狱警裹着棉被抬出来,眼睛会动,但无法说话。此前律师6月5号去看守所会见何立芳时,他也被4个人用担架抬出来,一动不动,对律师的话没有任何反应。

何立芳的父母与二姐6月13号曾去即墨区公安分局和北安派出所要求放人,不但没有结果,还遭到威胁、驱赶。

新唐人记者曾致电即墨区政法委,询问执法标准,对方表示,对案情不了解。而国保大队大队长崔荣国,以及公安局纪委书记王冰,都不接电话。

视频:山东青岛市即墨区法轮功学员何立芳被迫害

6月25日,即墨区法院何立芳大小便不能自理、生命垂危的情况下,在普东看守所临时布置的提审室内对他进行所谓“开庭”。

何立芳被几名法警从监室内抬出来,四、五名法警把他按坐在椅子上,旁边一名法警不间断地给他擦拭鼻孔里流出来的液体。

庭审过程中,何立芳神情呆呆的、没有任何反应。他的老母亲看到儿子被迫害得无法言语,就当庭提出让儿子上医院看病,没人理睬她。

青岛市即墨区普东看守所
青岛市即墨区普东看守所

何立芳犯了什么罪?

公诉人李霞为罗列所谓何立芳的“罪名”,把以下事例作为构陷何立芳的依据:

2001年,他外出悬挂 “真、善、忍”、“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横幅;所谓的证人证言;2001年,因警察唆使在押犯人员对他群殴导致其生命垂危,他被接回家后仍被监视,因而被迫离家出走;2015年,何立芳全家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庭审过程中,法官高斐一直被人不断地递纸条、与人耳语,且言行失常。

律师针对公诉人的无理指控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律师说,信仰是思想范畴内的问题,不会对社会构成威胁,要求当庭无罪释放何立芳

即墨区检察院
即墨区检察院
即墨区法院
即墨区法院

何立芳17年流离失所以及被610定为“第二号人物”的原因

何立芳北安街道长直院社区居民,他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被青岛市公安局即墨分局北安派出所多次骚扰、绑架、非法关押。2001年在即墨看守所被恶警授意的十七个犯人群殴,几度昏死,经医院检查,大脑严重缺血缺氧,内脏功能全面衰竭,医生认为没有抢救价值。

九死一生的何立芳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神奇般活了下来。当他意识到随时面临再次被绑架的危险时,拖着虚弱不堪的身躯被迫离家。这一离家就是十七年。

在这十七年中,何立芳家人也经历了反复被骚扰、绑架:年迈的父母被连累关押、未婚妻被非法劳教后被迫放弃信仰并与之分手,大姐两次被劳教并被王村劳教所吊打八天八夜几近惨死,回家后年仅五十岁就去世了。二姐一次被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三年。

即墨政法委、“610”、北安派出所注销了何立芳的户口,扣押了他的身份证,使他在流离失所中更加艰难。

2015年,何立芳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他在《控告书》中详细记述了每次遭受的迫害情况,准确描述了迫害者的情况。可能是出于对罪行败露的恐惧和仇恨,即墨区“610”把何立芳认定为“第二号人物”,作为迫害重点。

未完见下篇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319207

责任编辑:靳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