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法轮功学员在集体炼功(网络照片)
法轮功学员在集体炼功(网络照片)

一位中央机关老干部的回忆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3日】(本台记者慧光综合报导)我曾经在中国大陆的中央机关工作,是一名女干部,现在已经退休了。1999年之前,在中央机关大院有一个法轮功炼功点,在那里我见证了许多奇迹,同时我自己也在这里得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收获,那两年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日子。

我从小就是品学兼优的学生,文化大革命时期我还在上大学,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地方党委机关工作,后被调入北京的中央机关。在这里工作压力非常大,精神高度紧张,导致身体健康方面每况愈下。四十岁时身体就出现了很多病,心脏、胃以及腰腿部都出现问题,从体外就能触及到体内肿块。当时血色素只有4.6克,经常头晕,眼睛看东西总像蒙着一层雾一样,身体非常虚弱。虽然中央机关的看病条件优越,但药没少吃,病却没有一样能治愈。

1997年在同事的影响下我走入法轮功修炼,炼功才一周,突然感到眼前的一切景象都清亮起来。眼睛明亮了,心也亮堂了,之后体力恢复很快,每天疲惫不堪的状况消失了,不知不觉中所有的病症都不翼而飞,这让我欣喜若狂,做梦都没想到此生还能进入如此健康的状态。那时每天炼完功都感到神清气爽,内心充满着欢乐与祥和,走路轻飘飘的,感觉自己又重返青春了,幸福感总是洋溢在脸上。

我儿子患有癫痫病,须常年服药。因药物是麻痹神经的,副作用很大,服药后会使人昏昏欲睡。我曾多次咨询过有关专家,大夫说这个病在世界上仍属于疑难杂症,很难治愈,于是孩子的病也成了我的一块心病,因为这会影响他的一生,如果频繁发作,还可能有生命危险。

由于我亲身体验到了法轮功的巨大威力,就带着儿子参加了一期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像班,没想到儿子苍白的脸色仅几天功夫就变得红润了。后来儿子发病的次数越来越少,很快就康复了,成长为一个快乐、健康、挺拔的小伙子。再后来又有了幸福的小家庭,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宝宝。活生生的事实让我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我对师父的感恩之心真是无以言表。要知道能够挽救我们母子从痛苦中走出来,这是花多少钱都办不到的,而师父却没收过我们一分钱,这种大恩何以为报啊!

当时在中央机关炼功点上,参加集体炼功的人数多达六、七十人,局级以上的领导干部就有二十多人,有不少老干部在奇迹的感召下陆续走进这个炼功场。

有一位退休老干部当年已经七十多岁了,身患癌症、心脑血管病、植物神经功能紊乱等十几种病,已经大小便失禁,大夫说她的病好几种都是要命的,她被列为老干部局的危重病号。可是她炼功半年后就恢复了健康,所有的病都好了,尤为神奇的是,她有一只胳膊因乳腺癌手术时胸部肌肉被全切而多年抬不起来,可有一次炼功时突然能抬起来了,这让在场的人大为惊讶。从此后她走路轻盈,头发也慢慢变黑了。她后来主动承担起义务辅导员的责任。

炼功点上有不少原本是“三高”病人,按医生嘱咐是需要终生服药的,可炼功后很快康复。有一位老人患腰椎间盘突出症二十多年,平时下楼都要用轮椅推着,炼功三天后就不用轮椅了,还能提水到楼下浇花了。有五、六个人开了天目,看到了旋转的法轮,看到了炼功场上空有红光罩着,看到了许多另外空间的美妙景象。有一位老人有一天兴奋地告诉大家,晚上炼静功时,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只大眼睛,是竖着的,眼睛清澈,一眨一眨的看着她;还看见了有九颗星星闪烁着七彩光辉,色彩非常漂亮。她当时激动不已的说:原来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都是真的呀!

然而这么好的功法,能为全人类带来健康和幸福的功法,却遭到了中共的残酷镇压,这是我无论如何都不能理解、接受的。

记得那是1999年7月20日,我们被通知到礼堂听传达中央一号文件。去到之后才知道是批判和动员镇压法轮功的,印象比较深的是把解放军301医院原老院长李其华的一篇心得体会作为典型进行批判。

李其华是中共最早培养的医学专家,他老伴儿是严重的“三高”病人,守着全国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医疗条件和最好的大夫,却治不了老伴儿的病,这让李院长也无计可施。但是老伴儿炼法轮功两、三个月后,身体竟神奇般好了,脸色红润了,体质越来越好。看到老伴儿的变化,他作为一名资深的医学工作者疑惑不解,开始关注法轮功。他诚恳的说:“我希望有病而又在医院医治无效的人,不妨去学炼一下法轮功,也许就会出现奇迹。”

当时礼堂里鸦雀无声,我的心被强烈震撼着,感受到了佛法宏大的慈悲和威严。而所谓的“批判”空洞无物,那些高级领导不断插话说什么“迷信、何其迷信”、“受党教育这么多年还如此迷信、世界观有问题”等,如此盲目、空洞的话语让我感到非常可笑。

会议结束后,我听到好多人都在说:人家说的很有道理啊,李院长说的都是事实,有根有据的,没什么错呀。后来这个一号文件被封存于档案室,只有部级以上干部才能借阅。

我是中央机关干部,当时的压力很大,但我内心坦荡,从未感到过害怕。经过几天的思考后,我做出了慎重决定,“真、善、忍” 这条修炼的路我走定了,绝不做任何有损师父、有损大法的事,我要求自己一定要按照大法弟子的风范堂堂正正的工作在自己的岗位上。

当这一念明确清晰后,我又捧起了《转法轮》阅读,身心又清亮起来。我和炼功点上的其他学员又陆续回到修炼状态中。有天下班回家,我看见漫天绚丽的晚霞照亮天空,我的心被震撼了,我知道我走对了,我选择的这条道路是无限光明的正法大道。

责任编辑:靳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