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華春瑩(圖片來源:大紀元)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圖片來源:大紀元)

新元:華春瑩宣佈“反制” 啓中共末日倒計時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2日】一大早,就看到陸媒《光明網》和《環球網》同時發佈華春瑩針對美國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反制訊息。消息稱,華春瑩宣佈,中國政府即日起暫停審批美艦機赴港申請,同時制裁美非政府組織。網絡圖片顯示,華春瑩滿臉微笑,揚眉吐氣,似乎對她宣佈的反制感覺理直氣壯,勝券在握。

筆者看完這兩則消息後,不禁忍俊不禁,啞然失笑。

作爲中共體制內外交部的發言人,華春瑩堅信自己正義在手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大凡想要在中共體制內出人頭地的人,莫不主動接受中共洗腦和邪靈的授記,成爲禍亂人世的炮灰。他們哪裏能夠有正常人類社會的普世價值、律法、規則的概念和思維,並遵循之。否則,這個世界也不會亂到如此黑白顛倒的程度。

閒言少敘,納入正題。

中共關於所謂“內政”的概念實爲歪理

中共政府稱,美國簽署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干涉了中共國內政,這個邏輯是荒謬的。

《詩經》有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那麼,在當今的人類和高科技的地球村範疇內,何謂王土,何謂王臣呢?且讓我們先來看看聯合國《國際人權公約》的序言中,是如何定義的:

“鑑於對人類家庭所有成員的固有尊嚴及其平等的和不移的權利的承認,乃是世界自由、正義與和平的基礎,鑑於對人權的無視和侮蔑已發展爲野蠻暴行,這些暴行玷污了人類的良心,而一個人人享有言論和信仰自由並免予恐懼和匱乏的世界的來臨,已被宣佈爲普通人民的最高願望,鑑於爲使人類不致迫不得已鋌而走險對暴政和壓迫進行反叛,有必要使人權受法治的保護,鑑於有必要促進各國間友好關係的發展,鑑於各聯合國國家的人民已在聯合國憲章中重申他們對基本人權、人格尊嚴和價值以及男女平等權利的信念,並決心促成較大自由中的社會進步和生活水平的改善,鑑於各會員國業已誓願同聯合國合作以促進對人權和基本自由的普遍尊重和遵行,鑑於對這些權利和自由的普遍瞭解對於這個誓願的充分實現具有很大的重要性,因此現在,大會,發佈這一世界人權宣言,作爲所有人民和所有國家努力實現的共同標準,以期每一個人和社會機構經常銘念本宣言,努力通過教誨和教育促進對權利和自由的尊重,並通過國家的和國際的漸進措施,使這些權利和自由在各會員國本身人民及在其管轄下領土的人民中得到普遍和有效的承認和遵行……”

《國際人權公約》第一條和第二條就明確界定瞭如今世界“王土”的範疇,其內容如下:

“第一條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他們賦有理性和良心,並應以兄弟關係的精神相對待。

第二條人人有資格享有本宣言所載的一切權利和自由,不分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見解、國籍或社會出身、財產、出生或其他身分等任何區別。並且不得因一人所屬的國家或領土的政治的、行政的或者國際的地位之不同而有所區別,無論該領土是獨立領土、託管領土、非自治領土或者處於其他任何主權受限制的情況之下。”

也就是說,人權、民主、自由是沒有國界的,與各國自主其各類行政管理職能範疇的內政不同,故而涉及人權自由的問題,不存在干涉內政的概念,全球成員國都有權過問。凡聯合國成員國都必須在此“王土”範圍內,行“王臣”之事與“王臣”之實。

1971年10月25日,聯合國大會通過第2758號決議,原由中華民國政府在聯合國擁有的中國席位與代表權由中共國取代。當時的中華民國政府將此決議案稱爲“排我納匪案”,憤然退出聯合國。因此,導致臺海兩岸合法席位糾紛至今。在此不敘。

既然中共妄稱代表中國人民,取得了在“王土”範圍內的席位,就應該行“王臣”之事。然則,現實卻恰恰相反。具體反聯合國《國際人權公約》的歷史史實浩如煙海,僅發生於1971年以後的就有:八九六四鎮壓民運、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對維吾爾人的迫害和對香港民主的鎮壓,具體筆者在此就不例舉贅述了。

此時華春瑩對美國行“王臣”之實用反制進行攻擊,正好說明中共之匪性,其邪之昭然,通過此所謂的反制,則多加一則左證,更加令人耳清目明。

中共的反制是將其逐出聯合國的絕佳時機

美國是人類歷史上人權、自由與民主的開創者。美國有許多著名的非政府組織的人權機構,爲捍衛人類的人權、自由與民主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在美國參衆兩院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過程中,儘管也出現了些許的噪音,如美國國務院負責東亞事務的前代理亞太助卿董雲裳(Susan Thornton)認爲,國會若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將會是個“巨大錯誤”等,但美國國會多數議員則認爲,“美國所代表的價值觀應該要遠遠超過美國的商業利益”。

美國衆議院議長、民主黨衆議員佩洛西(Nancy Pelosi)表示,“如果美國因爲商業利益而不站出來對中國的人權發聲,那麼我們將失去對世界任何地方的人權發聲的所有道德權威。”美國數十年來在中國人權的議題上總是敗給商業利益,佩洛西認爲,不應該爲了錢而出賣靈魂,以犧牲美國價值觀爲代價換取經濟利益。

筆者以爲,佩洛西是睿智的,她清晰的洞見了,當以犧牲人權和自由民主的價值體系來換取經濟利益的時候,得到的經濟利益也會在沒有人權保障的前提下最終失去,竹籃打水一場空。這也是睿智的香港人看明白這一點後,縱然犧牲生命也要捍衛人權自由的原因。

從另一方面講,大陸無數風光一時的高官顯赫們,不也都一個個最後變成了階下囚了麼?即使是習近平,身在高位,不也擔心自家的身家性命問題麼?中共哪個最高領袖不是在中共的套頭絞索中戰戰兢兢,終日不得安神?

當然,也有人覺得這樣的血鬥是有趣的,願意廝混其中,玩自己的項上之頭於自己的股掌之中,那也由得他去,人類歷史上這類敗類多了去了,充其量也就是給英雄樹碑墊底之用矣。

中共對於中國民衆的屠戮自黨國建立起就從未停止過。隨着地球在航空發展中距離的縮短,時空的縮小,地球上任一旮旯的動態都能夠爲世界所瞭解,何況中國這樣一個泱泱大國呢?那些血腥的屠戮目前已經開始爲所有遭受過中共迫害的民衆和羣體所記載並提起訴訟,香港只不過是爲此大審判提供鮮活證據的開端。

華春瑩反制宣言,筆者以爲恰到好處的表現了中共視聯合國《國際人權公約》爲廁紙,不屑一顧,一意孤行,完全沒有資格作爲執政中國的權力象徵在坐在聯合國議席上。一個與國民爲敵,誓利用國家機器殺戮人民的政權,不配坐在聯合國,必須立刻逐出聯合國。

反制言論的效應

其實,從華春瑩的的反制宣言可以看出,中共對香港事件已經束手無策,對美國踐行聯合國《國際人權公約》而簽署《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進行對抗,只能說明其要和熱愛人權和自由的人類對抗,而且不惜任何代價。

這不能嚇倒任何熱愛自由的人,只能使熱愛自由的人類更加認清中共的邪惡,更加堅定維護人權與自由的權力,更加鞏固自由的聯盟,合力剿滅中共的邪惡勢力,誠如香港人爲人類做出的榜樣。

其實,美國衆多大型非政府的人權組織背後都有着許多美國大型企業的支撐,也就是說,那些企業主也深知,人權民主對之於他的生意,其實質意義也是大於生意本身的。中共的反制,甚至叫囂要對非政府組織進行制裁,只會帶來更多的西方公司和大佬們對中共的唾棄。

中共的末日確實是到了,由華春瑩與維護人權與自由的普世價值做對的反制言論開始倒計時。

(作者:新元 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