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新疆再教育营和大陆劳教所(合成图片)
新疆再教育营(上)和大陆劳教所(下)(SOH合成图片)

【视频】新疆再教育营是大陆劳教所的翻版?

从新疆再教育营机密文件曝光再看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1日】(本台记者李静兰综合报导)2019年11月24日,华盛顿非政府组织“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 (The 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曝光了最新一批有关新疆再教育营的中共内部机密文件,这是第一次曝光新疆再教育营的细节,铁证如山。美国媒体说,文件内容令人不寒而栗。

国际调查记者联盟在11月24日周日 发布的“中国电文”新疆再教育营机密文件
国际调查记者联盟在11月24日发布的“中国电文”新疆再教育营机密文件(SOH合成图片)

这些披露的情况,法轮功学员李先生早在2000年前后,已经亲身经历过了。据李先生说,当年的劳教所,那种恐怖程度远超现在的新疆再教育营。(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中国大陆的劳教所于2013年已关闭。)中共把迫害的邪恶手段也延伸于迫害良民大众。

据大纪元“新闻看点”李沐阳报道,李先生因为修炼法轮功,被抓进了当时所谓“现代化文明”的天津双口劳教所。李先生介绍说,当年天津双口劳教所有五个大队,每个大队有八个班,共计96个床位。但是实际的容纳量却有150—160人,没有床的只能睡地板。那里苍蝇蚊子终年不断,而且在社会上早就消失的臭虫,那里也多的无法形容。

劳教所规定法轮功学员只有过了夜里12点才可以休息,早晨5点又被喊起床出工干活。每天的工作量非常大,有的人连去厕所的时间都没有。但即使如此,很多人还是要干到第二天凌晨三四点钟才能勉强完工,完不成奴工任务就会遭到一顿毒打。一年到头,周而复始。

中共实施上百种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明慧网)
中共实施上百种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明慧网)

李先生讲述了一些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情况:

天津法轮功学员周向阳,曾与李先生一同在劳教所被迫害。周向阳曾多次被警察毒打和电击,有一次当场晕了过去。周向阳反反复复被抓捕关押了很多次,如今仍然在天津滨海监狱被迫害,他的妻子李姗姗在天津女子监狱被迫害。

法轮功学员周向阳、李珊珊(明慧网)
法轮功学员周向阳、李珊珊(明慧网)

据明慧网报道,二零一六年十月,天津法轮功学员周向阳、李珊珊夫妇被非法判刑,周向阳七年,李珊珊六年。

据李先生讲述,有一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叫李良,身体瘦小单薄。刚进劳教所就被打成了“血人”,“整个脸都变形了”,洗过三次仍然满脸血污。李良反复被打,直到打人的甄润仲没了力气才停止。

法轮功学员李良和二姐李迎少年时的照片(明慧网)
法轮功学员李良和二姐李迎少年时的照片(明慧网)

据明慧网2012年的报道,李良多次被中共非法关押,合计遭非法监禁八年。李良一九九三年毕业于天津财经学院,拥有本科会计文凭,曾在北京文化书店工作。他天性善良,待人真诚,学业、工作一直优秀。一九九四年,李良与父母及两个姐姐李红、李迎一起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之路。修炼后,许多人得到过他的无私帮助,李良是一个大家公认的好人。

刘琼是天津市东丽区人,2015年3月2日,中共“两会”召开前,刘琼在天津塘沽区的单位正常工作时被天津市610办公室、公安国保大队绑架,在天津双口劳教所里不知挨了多少次的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明慧网)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明慧网)

有个打手叫王洪生(是劳教所所长许长青的亲戚),劳教前是个屠夫,因为心狠手黑,大家背地里管他叫“屠夫”。王把刘琼狠狠地打了一顿,第二天还要继续再打,可是当刘琼被迫脱下裤子准备挨打时,“屠夫”竟再也下不去手了:刘琼的屁股早已被他打得皮开肉绽,令人惨不忍睹!

天津市蓟县的王建会,是普通农民,他被劳教所恶人折磨的实在受不了了,曾经想过“一死了之”。绝食抗议期间,劳教所让他的母亲和妻子来劝他吃饭。王建会说了这么一段话:“我吃饭你们就放心了吗?我在这里每一分钟都有生命危险,每一分钟都在遭受迫害。我吃了饭,你们就能放心吗?”有一次王建会被毒打,警察杨俊远指使打手说,“拿棍子去,往死里打,打死了我负责”。

酷刑示意图:强制灌食。(明慧网)
酷刑示意图:强制灌食。(明慧网)

有一位叫黄礼乔的法轮功学员,劳教期间经常被警察整夜毒打。李先生说黄礼乔后来又多次被绑架关押,前不久刚刚从天津滨海监狱回家。在滨海监狱,黄礼乔同样遭受了各种毒打和上大挂等多种酷刑折磨,可谓是九死一生。

法轮功学员黄礼乔和妻子葛秀兰(明慧网)
法轮功学员黄礼乔和妻子葛秀兰(明慧网)

据明慧网2019年7月报道,黄礼乔是天津无缝钢管公司工程师,他因坚持修炼法轮功,遭受三次劳教和两次拘留的迫害后,于2012年4月再次被绑架,并于2012年9月被非法判刑7年。将近五年,天津狱方一直不准黄礼乔的妻子葛秀兰接见。

还有一个叫唐坚的法轮功学员,多次遭到各种酷刑迫害。有一次被一个王姓警察打嘴巴,这个过程被另外一个劳教人员暗中计时,发现足足打了65分钟。还有一次,警察用透明胶带封住唐坚的嘴,然后又用胶带把他五花大绑地捆起来,让他趴在地上。

大法弟子唐坚,于2004年7月7日被天津双口劳教所迫害致死。(明慧网)
大法弟子唐坚,于2004年7月7日被天津双口劳教所迫害致死。(明慧网)

唐坚绝食抗议,被警察野蛮地灌食。警察在流食中放了大量的盐,却不让唐坚喝水。肺部严重感染的唐坚高烧不止、昏迷不醒,到人奄奄一息的时候才让家属接回家。唐坚告诉家人,“什么苦都吃了”。2004年7月,唐坚含冤离世了,临死前,他的身上还有很多伤痕。

据明慧网报道,大法弟子唐坚毕业于南开大学物理系,被绑架前在南开区嘉陵道中学工作。唐坚于2004年7月7日被天津双口劳教所迫害致死,留下遗孤唐成宇,当时才6岁。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明慧网)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明慧网)

法轮功学员李先生说,中共的罪恶,都包裹着“美丽”的谎言。中共自称是对法轮功学员“关心、爱心 、耐心”,实施“教育、感化、挽救”。但正是中共所谓的“教育、感化、挽救”,才使许许多多法轮功学员受到摧残,使他们的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李先生说,中共对维族人的迫害,只是复制了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一部分,只是把劳教所的那些东西复制了一部分。如果把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完全曝光,这个世界都会被惊呆。

李先生希望国际社会都能正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持续了20年的迫害,正视中共对新疆维族民众和其他人群的迫害。制止暴恶,解体中共。

责任编辑:靳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