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2019年7月1日,香港民衆上街遊行,表達他們的訴求。(美聯社)
2019年7月1日,香港民衆上街遊行,表達他們的訴求。(美聯社)

新元:香港何去何從-- 自由的勝利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23日】關於香港的局勢,習近平11月14日在巴西金磚會議期間,給了海內外各國以及各親共“諸侯國”一個措辭極其強勢的表態。11月15日,主管港澳事務的中共國副總理韓正爲此而6下深圳,召開緊急會議商討應對之時,正是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祕書鮑彤的87歲慶生之日。

中國獨立記者高瑜發推,上載了鮑彤的生日感言。筆者節錄如下,作爲引子:

“今天在這我們大家都關心香港,都希望香港成功,祝福香港!香港能不能成功?我講兩句話:第一句話,香港已經成功了!她成功擦亮了國際社會的眼睛,儘管還沒有擦亮大陸所有人的眼睛。第二香港能不能成功,不取決於別的東西,只取決於一個,力量。”

“香港問題,就她擦亮眼睛這一點來說,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給國際社會上了最深刻的一課,無論是歐洲還是美國,無論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都有一個共識。就這一點來說,香港的成功,是永遠的成功,不可逆轉的成功。”

香港的勝利

最近兩天,無論從媒體、網絡上還是自媒體上,除中共紅粉五毛的胡言亂語之外,大家所能看到和聽到的,一邊廂是香港中大失守、理工大被困,被捕者被火車裝運送往大陸;抗議者被當街打死,且死狀慘不忍睹;女生被強姦或輪姦;被自殺者事件連綿不斷……一邊廂是中共當局和港府徹底撕去了民主法治的僞裝,並不顧國際社會的輿論譴責,全方位開始圍剿香港的自由運動。

人們的心開始往嗓子眼上提:那些被捕後被送往大陸的香港抗議者,是否會遭遇活摘器官的滅絕殘害?香港是否會面臨中共黨衛軍的大軍壓境?香港的《時代革命》會否像雨傘運動一樣,再次失敗?如果香港這次因爲反送中抗議,導致中共找到口實立刻結束一國兩制,已經被中共滲透至毛孔的西方社會會如何反應?

從現實的表象上看,香港的“時代革命”運動似乎是“六四”的翻版,像極了當年八九六四夭折的狀況,武裝到牙齒的中共均撕下了臉上那張僞善的畫皮,露出了收藏多時的、寒光熠熠的獠牙。一度被國際輿論給予正面評論和期待的新一代領導人習近平,也是一百八十度的腔調反轉,遭致一片罵聲。

那麼,香港真的淪陷了嗎?香港的“時代革命”真的到此結束了嗎?

沒有、不會,也決不會。

筆者以爲,香港的現狀至少有兩點是需要關注的。一是,除中國大陸外,這個世界上有多少人知道香港發生了什麼?知道的人中,又有多少人能夠意識到,香港的民權運動與自己的切身利益息息相關;二是,有多少政府能夠通過香港的民權運動,從新審視本國與中共國之間的經濟利益與本國立國之本的關係,能夠看清香港與本國以至全球的和平與民主自由息息相關。

從香港中大到科技大,從11月18日的10萬港人5條人鏈營救被困學生,到11月22日交易廣場發起的“和你Lunch”聯機,連續5個多月的堅持,沒有絲毫武裝的市民,明知僅能以自己的肉身低檔龐大的武裝到牙齒的中共國家機器,依舊義無反顧的堅持。是什麼力量支撐者這些普通的市民們、那些在事發前爲着搵錢而奔波的普通人們?

鮑彤說,香港能否成功只取決於力量。又說,香港就擦亮世界的眼睛這一點,已經獲得了不可逆轉的成功。

那麼,讓我們來看看,香港都擦亮了世界上哪些人的眼睛,又獲得了怎樣的成功。

2019年9月25日,美國參衆兩院的外交委員會於分別通過各自版本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並連同限制向香港出口防暴裝備的《保護香港法案》一起提交國會表決然後送交白宮簽字。

截止筆者提筆之時,2019年11月19日下午,正當香港理工大恐遭血洗之際,美國參議院民主與共和兩黨一致通過了《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21日,美國衆議院批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由衆議院議長佩洛西簽字。美國之音發推援引了美國兩黨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理由:“如果美國爲了商業利益不爲中國人權發聲,我們將失去在世界任何地方爲人權發聲的道德權威。”

美國國務卿彭佩奧也表示,中共和中國人民不是一回事。美國智庫,如班農一班人等,在中共不等於中國這一點上,概念是非常清晰的。很顯然,美國這個上天賦予其國際警察使命的自由之都,堪稱恪盡職守,爲幫助中國人民尋求自由,向中共之罪惡宣戰。

在歐洲,據英國‘每日電訊報’9月21日透露消息稱,響應聯署民間請願網站發起的撤銷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加入英國籍的行動已達近27萬人。

回頭看,截止9月底,參與支持香港反極權集會和遊行的城市率先從歐洲的倫敦開始,旋即覆蓋歐洲、亞洲、美洲、澳洲以致全球,其中包括布魯塞爾、巴黎、柏林、科隆、法蘭克福、哥本哈根、慕尼黑、米蘭、都柏林等。隨後,日本、馬來西亞、臺灣、澳洲、新西蘭、愛沙尼亞、加拿大及美國等國家加入其中。荷蘭國會將擬新政維護香港人權。

美國參議員霍利在提交《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時說:“你們(香港的年輕人)正在改變(世界),你們用你們的生命在成就着這個改變。”

不過,筆者不是宗教徒,所以不太苟同港人“我以我血薦軒轅”的方式,但完全理解香港抗議者在自由與利益面前的果斷選擇,面對強權屠殺,唯有放下生死以明志踐約,方能解救香港,別無他途。筆者懂得,只有深深的明白了生的意義、以及如何活着纔算真正生的人,纔會在站死與詭生之間,選擇了用生命捍衛自由和尊嚴。

其實,香港“時代革命”的勝利還遠遠不僅於此。

當偌大一個人羣,面對無人性的極權強暴,爲了他人的生而寧願放棄自己生的機會之時,生命之偉大就自然的綻放出絢爛無比的光輝。這是人性之光,是自由之光,更是真理之光。他喚醒了旁觀的智者們的良知、曝光了凡庸們與愚頑們極度的自私,更激勵着真理的守護者們,爲真理而守,爲自由而戰。

二戰與柏林牆

鮑彤說:“二戰之後要解決的遺留問題是德國和日本,希特勒不投降,是那樣一個下場,日本天王了,現在還在。德日都轉型了,取決於力量。再有大戰發生,不會是日本發動,也不可能是德國發動。”

鮑彤二戰納粹與反法西斯陣營來比喻中共的鎮壓與香港反極權的運動的未來,或者說是結局,筆者以爲非常之貼切。或者說,老人家以其一生豐富的閱歷,讀懂了歷史的趨勢。

希特勒發動二戰的時候,軸心國對整個歐洲的佔領幾乎是瞬間獲得,速度之快,力量之強大,很難讓人相信漫漫黑夜何時能夠結束。當同盟國的堅守不斷的堅定着追求自由的人們的意志,並使更多的人,無論是西線、東線還是南線的戰區,拿起槍來反抗納粹法西斯時,戰爭的勝敗就已經決出。

二戰的結局已然成爲歷史。在整個歐洲的現代教育體系中,對這段歷史的反思,已編入西方國家的教育體系,併成爲了西方捍衛人權、維護民主自由的價值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

筆者在禁聞網曾看到一個帖子,看後不禁令人莞爾。全文是這樣的:“小人都想扮成君子,可見君子是受人尊重的;蕩婦也想裝成淑女,可見淑女是受人喜愛的;懦夫也想有勇士的行爲,可見勇士是受人尊崇的;連專制的朝鮮都想炫耀自己是民主,可見民主一定是個好東西。”

2019年是柏林牆倒塌30週年。1989年的11月9日,也就是在中國大陸六四民運遭到血洗鎮壓後五個月,柏林牆一夜之間倒塌。

柏林牆的倒塌,不僅是冷戰結束的標誌,也是東歐共產陣營解體的標誌。

1989年6月4日,波蘭團結工會結束了共產體制,實行議會制,選舉出了第一位非共產黨總理。同年,匈牙利社會主義工人黨公開宣佈:放棄執政位置,開始多黨政治。與此同時,捷克爆發了天鵝絨革命,超過九成的捷克斯洛伐克民衆在全民公決中要求開放言論自由,組黨結社自由,釋放政治犯等要求。出獄僅42天的瓦茨拉夫.哈維爾當選爲捷克斯洛伐克新總統,捷共統治到此結束。

同年底,獨裁統治羅馬尼亞的共產黨主席齊奧塞斯庫倒臺。隨後,保加利亞、東德、阿爾巴尼亞、南斯拉夫和前蘇聯先後結束共產體制。11月9日,柏林牆倒塌,自此東歐共產陣營徹底解體。

綜觀現代歷史畫卷,自由的勝利總是伴隨着或長或短的坎坷與抗爭,不屈與堅守,最終迎來勝利的曙光。

二戰結束以及柏林牆倒塌後,整個西方自由世界在很長一段歷史時間裏,都是在不斷反思與分析人類罪惡產生之各類因由與隱憂,深入研究如何避免該類罪惡的再次發生。故此,西方民主意識之強盛,絕非一個口號式政治表態所能涵蓋,和中共完全相反的是,它是完全貫穿於整個西方的道德與價值體系與立國之本之中,並付諸於實際行動的。

慣於生活在黑暗裏的人,乍逢陽光,總會覺得陽光非常的刺眼。這是條件反射。那麼,慣於存活在專制禁錮時空中的人,乍逢自由民主,定然也會覺得無所適從,視自由民主爲異類怪胎,給其自由不知如何量裁自由之度。

中共洗腦和豢養的黨子黨孫們,也是極其的可憐的。他們從未像人一樣的堂堂正正的活着或活過,因爲他們從出生到成長,在狼奶的餵養下,如何能夠瞭解真正的人是怎麼個活法?於是乎,便在自由民主的國度大放闕詞,搖旗呼喊,恨不能讓所有自由國度的人們,都像自己一樣變成不自由的奴隸,方纔解恨。

從這一點來看,香港的反極權“時代革命”的光亮,像火焰一樣,盡照民主價值體系漸漸被中共的滲透所蠶食殆盡的灰色天空,並以其單純的信念之力量,驅除了自由世界的陰霾,喚醒了西方自由世界尚存的天良和勇氣,爲維護幾近喪失的自由而發聲撐港,支持香港民衆的正義之舉。

當然,從《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通過到具體的執行,使其變成現實,還需要一個過程,也需要一點時間。但筆者以爲,這個時間恰好可給那些應該覺醒卻依舊曖昧的政府與民衆一個極短的選擇機會,就好像希特勒不投降的下場已經擺在那裏,就看各位看官如何選擇各自的結局一樣。然則,上天有好生之德,雖給出其合理的時間供其選擇,卻不會很長。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自由中國進行時

自由的力量來自於哪裏?自由的力量有多大?

筆者曾看過一部叫做《自由中國》的紀錄片。這部影片在美國費城獲得“2012言論自由電影節”大獎。影片講述了兩位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遭受中共迫害的遭遇。其中一位叫做李祥春,是華裔美國人,因嘗試圖用電視插播的方式幫助中國人瞭解法輪功真相,曾兩次去到中國大陸,在第二次嘗試的時候不幸被捕。

李祥春在了中國大陸被判刑三年,期間遭受了非人的迫害。回到美國後,他在接受採訪時說:“當1999年對法輪功的迫害發生之後,我感到了這樣一個責任。我出生在共產中國。我知道法輪功學員會遭遇什麼。所有中國人會遭遇什麼,所以,當我決定回去幫助他們的時候,我知道會有危險。但即使會有傷害,它不會阻擋我去做應該做的事情。

現在想來,港人遭受殘酷鎮壓,一如六四大屠殺和法輪功學20年來在中國大陸所遭受的迫害。而港人在強權面前捍衛自由的意志以及爲他人犧牲的無私,也酷似法輪功學員李祥春的大善和無私。

想當年中共黨魁江澤民揚言三個月內剿滅法輪功,而今二十年過去了,法輪功依然屹立不倒。反迫害的過程中,雖有數以萬計的無辜生命被殘酷殺害,但真善忍的信念卻深深的植根於法輪功修煉者的心中,無法撼動。可見,真理的力量非對邪惡所能戰勝。

筆者觀察到,法輪功學員的反迫害,多數以他們自稱的”講真相“爲主要形式,從中也積累了大量的啓迪社會各階層人士良知的經驗。在中共高壓下,他們的《講真相》雖並不盡爲人所理解和瞭解,但他們和平的、寧靜的、堅持不懈的、默默的堅守,已經改變了這個世界,也爲今天港人的反極權運動,提供了經驗,奠定了基礎,樹立了標竿。

這樣一對比,筆者未免會突發奇想。法輪功能夠和平反迫害二十年不衰,且不斷壯大,必有其要竅,港人不妨前去取經,多多結交,以獲利好。

港人的爲自由而戰,在筆者看來,是法輪功學員和平反迫害的延續,是天滅中共大結局曲目的開啓,必將會拉開自由中國的大幕,展現自由中國的畫卷。

而目前,各位透過媒體、網絡和各類渠道所能看到的,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新疆集中營的罪惡以及鎮壓香港示威者的罪惡,正是自由中國這幅歷史畫卷展開的進行時。

置身於如此的歷史畫卷中,並選擇了正義與自由,身爲人傑,幸哉。樂哉。難得也。無愧也。

司馬遷在《報任安書》中說:“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自由的勝利是永恆的,經得起時間這個神的考驗,並通過時間將自由勝利的所有正因傳承至世代,以致永恆。時間不變,自由永存。

“有的人活着,他已經死了;有的人死了,他還活着。”臧克家的詩句,鍼砭的雖是當時的時局,但於今卻仍有着非常現實之鍼砭意義。讓我們爲自由而獻身的香港勇武者們致敬,讓我們爲香港的未來祈福。

願榮光歸於香港。

(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