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香港民衆在“反送中”運動的覺悟和無私無畏,是最令中共膽寒的。(大紀元圖片)
香港民衆在“反送中”運動的覺悟和無私無畏,是最令中共膽寒的。(大紀元圖片)

新元:香港何去何從 —— 無私者無畏篇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19日】(本臺評論員 新元)在全球支持香港時代革命”的呼聲此起彼伏的同時,人們也在擔心香港這次因爲反“送中條例”引發的“天滅中共”的“時代革命”運動到底能撐多久。那些手無寸鐵的青年、少年,甚至小童和銀髮族們,如何能夠對抗的了武裝到牙齒的中共武警部隊,以及有香港黑社會和大陸便衣警察混編其中的港警隊伍。更難以預料的是,那些假扮抗議者,到處毀壞公共設施、傷害路人的便衣警察,導致不瞭解真相的媒體和民衆對抗議者產生誤解、謾罵和仇恨,這些又如何應對?

11月17日晚的香港理工大,水泡、催淚彈和槍聲大作,完全被港警包圍。不僅抗議者被困,堅持留守的各路記者也被困其中。

充滿懸唸的一夜,使全球關注香港局勢的人們時刻關注網絡信息的變換。更有媒體暨評論家對香港不斷變幻的局勢不斷的做出新的分析和解讀,得出的判斷基本不出其左右,即香港理工大戰況傳遞出香港版“六四”迫在眉睫的危險信號。

我愛手足

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那些手無寸鐵的青年、少年,甚至小童和銀髮族的抗議者們,根本就是無視這些完全現代化的武裝,竟是那麼決絕的放下了生死,選擇以已之犧牲換取香港的未來和下一代的自由與民主的生存空間。這是一種什麼力量使人們覺醒並義無反顧呢?

今晨一大早,筆者就從臉書上看到在港好友發出的消息說:“學生們付出換來正義裁決!高院裁定緊急法違憲!”。這讓筆者提心的守候頓然放下。旋即,又看到香港立場新聞網發大圖標題報導:“收到的遺書之中,最多人講的一句:我愛手足”,唏噓之餘,更讓人感慨。

什麼樣的愛可以使人放下生死,以命相赴?那些遺書中的“我愛手足”告訴我們,是無私。

無私者無畏

老子曰:“天長,地久。天地之所以能長且久者,以其不自生也,故能長生。是以聖人後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無私邪?故能成其私。”意思是說,天地之所以能長久,是因爲其存在並非爲己,所以能夠長生。因此,聖人逢爭必謙而退讓,反而獲衆推崇;置己於度外,卻因此而全身。難道不是因爲他的無私,反而使其獲得成就嗎?

記得上個世界90年代中期,筆者曾在香港駐港工作一年。那時的香港還沒有被中共接管。大英帝國的社會管理體系與中華文明的合壁,使得香港凸顯出其特有的港島文化,不僅有井然的西化社會秩序,同時也保有傳統的中國習俗。

當時的筆者,雖感嘆於香港中西文明的契合,但亦在日常交往中感受到了港人自嘆的“香港是一個文化的沙漠”。感言港人多專注於賺錢,而少有精神層面的追求。儘管如此,仍感覺香港的天空是自由的天空,沒有大陸的那種時時被禁錮於政治氣氛中的壓抑感覺。

1997年後,因工作關係,筆者仍往返於大陸於港島之間。那時的香港,社會氛圍已與大陸相差無幾,自由的空氣已漸漸稀薄。但生長在自由民主體制下近一個世紀的港人,對此儘量的保持剋制和理解,希望中共的所謂“一國兩制”50年不變是可以兌現的承諾,也期待這不變的50年後,大陸的政治民主能夠在經濟大幅度提升下獲得實現。

然而,這樣的期待幾乎可稱其爲“黃粱一夢”。僅5年時間,中共即懸刀香港於頂。2002年,錢其琛促《香港基本法》的第二十三條立法,引發“2003年香港七一大遊行”,終以撤回立法告終。此舉引發港人的警惕,亦深感對中共是否抱有太多幻想。

2014年9月26日至12月15日,爲爭取“真普選”,香港又爆發了“雨傘運動”。這是香港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公民抗命運動,據統計,整個參與人數達120萬人,僅次於2019年“反送中”運動的200萬人次。但此次訴求全部被北京當局拒絕,運動以失敗告終。

這無疑給習慣於民主社會生活環境的港人頭上壓上了一座大山。如果港人無法自治,這意味着民主自由的社會體繫到此結束。

筆者觀察到,這次“反送中”運動中,港人看不到民主自由能夠在港延續後,開始絕望。在這次抗暴運動中港警和中共的表現使他們清楚的意識到,在過去的二十年中,那些在大陸遭受中共迫害的團體,無論因信仰、宗教還是政治,特別是法輪功修煉團體,對中共暴行的揭露是真實不虛的。港人開始向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道歉,並拋棄了對中共的幻想,在現實面前徹底覺醒。抗議者們在太平山上拉起了“天滅中共”的橫幅,向全球昭示,他們會用和平的方式爲奪回自己自由的生存空間而戰,絕不放棄。

這樣的勇氣,需要放下生死,決不偷生。這樣的勇氣的支撐,只能來自於港人覺醒後,明瞭了生與死的關係,從而返出本性,無私而無畏。特別是諸多主流人士走入了抗議人流,他們用各種自媒體方式表示,“錢不是萬能的,沒有自由,有錢何用?”;“無自由,毋寧死”。

無私者無慾,無慾者無懼。沒有恐懼的人自然便會剛強。老子又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港人對人性如此透徹的解讀,對中共殘暴如此透徹的認知,在暴力面前如此不屈服的勇氣和無私情懷,使得香港的《時代革命》成爲中共喪鐘響起的歷史時刻和人類歷史轉變的關鍵節點。

青山遮不住 畢竟東流去

近幾天,筆者還觀察到,一些大陸客也通過各種渠道和方式進入香港,用各種方式表達他們支持香港民衆的“反送中”運動。很顯然,這纔是讓中共在極度恐慌中,不顧國際輿論,對香港痛下狠手的根本原因。

自中共篡權建政以來,每十年都要發起一次對中國民衆進行殺戮政治運動。從五零年代的“思想改造”、“鎮壓反革命”、“三反五反”等運動;六零年代的“大躍進”、“反右”、“文革”;七零年代的“批林批孔”運動;八零年代的“六四鎮壓”;九零年代的“迫害法輪功”;兩千年代的“新疆反恐”;到目前發生的“新疆集中營”和對香港反送中”運動的鎮壓,被中共迫害和殺戮的人數千萬計,遠遠超出了人類數次戰爭死亡人數的總和。

暴力雖令人感到恐怖,但不如人性喪失來的更加讓人恐怖。那些被中共獨裁殘暴徹底洗腦的人,帶着對民主自由的莫名仇恨心理,被中共利用來散步於世界各地,對中共的種種暴行起着助紂爲虐的作用,或假意僞善的收買各國政客,或恐嚇威脅小國寡民。

香港民衆在“反送中”運動的覺悟和無私無畏,是最令中共膽寒的。不少從到香港旅行、度假或購物的大陸客,被香港人的義勇所震感,可以說是瞬間就意識到了大陸的民衆也應該像港人那樣爲自己的生存權利而戰。

這樣的表達在網絡迅速傳開,引發中共在大陸的全面封網。同時,中共的所有官媒喉舌開足馬力,在大陸和全球對香港的“反送中”運動極盡黑白顛倒的能事。可見,中共的恐懼已經進入毛孔,深入骨髓。

在大陸抹黑香港抗議民衆爲所謂的“暴徒”,除其一貫的謊言彌天的本性外,更主要的目地是擔心香港成爲大陸民衆抗命榜樣。如果大陸民衆依葫蘆畫瓢,這對中共來講就是末日真正的來臨了。中共雖手握200萬軍人的部隊,堪稱世界上最強大的軍事力量,但如果舉國上下民衆真如港人那樣無私無畏,這200萬軍人相對十幾億民衆來講,就如區區之牛毛。更何況這200萬軍人也有家有口,一旦明白真相,誰還願意爲中共枉作替死鬼呢?對此,中共自上而下都心知肚明,大陸的局勢就如干柴烈火,一碰就着。

中共對香港局勢在海外大作文章,目地是試探一下中共這二十多年來的政治經濟滲透和收買,在西方政府和國家所起的作用到底有多大,換句話說,有多少西方政客被收買後爲中共站臺,有多少西方民衆在利益的誘惑下被蠱惑後相信中共官媒的謊言。

習近平11月14日在巴西金磚會議期間,首次對香港局勢公開發表強硬措辭的表態,看似殺氣騰騰,實則強弩之末,非但不能挽救天滅中共的命運,只能讓全世界人民更加清楚的透視中共的本質。

港人之無私,已然成爲東西拜金一族再識黃金本質的典範,讓更多的拜金族認識到,爲金錢而喪失自由,一如今天的港人,一旦身爲人奴,如何消受那黃金萬兩?如此,則必棄因利親共之幻想,唾棄中共,還後代一個清淨和平的世界。

引用香港歌手、社運人士何韻詩在接受路透社專訪時說的:”我相信香港處於這場全球爲人性而戰的前線。同時,香港的勝利或者失敗也意味着人性的勝利或者失敗。”

“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爲自由故,兩者皆可拋。”這首兩百多年來爲全世界人民所廣爲傳誦的匈牙利詩人裴多菲的詩篇,堪稱年輕港人爲自由而戰生動而真實的寫照。

雖然香港目前依舊硝煙瀰漫,但筆者甚爲樂觀。筆者深信,依港人如此的無私無畏,必獲上天之護佑。如若中共政府膽敢血洗香港之時,必是中共完結之日。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