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專訪斯伯丁將軍(2): 美國兩黨對中共的共識是如何形成的?

我們得重新思考在全球化和網絡世界的21世紀,國家安全到底意味着什麼?-斯伯丁將軍 (圖源:Youtube)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19日】(本臺記者馨恬採訪報道)最近美國精英階層出版了好幾本重磅書籍,包括前國會議長金裏奇的新書 《川普對決中國:面對美國的最大威脅》。我們這裏談及的是今年10月1日發行出版的新書《隱形戰爭:中國是如何在美國精英入睡時掌控的》(Stealth War: How China Took Over While America's Elite Slept)。此書作者是中國問題專家、哈德森學院高級研究員斯伯丁將軍(General Robert Spalding),美國空軍准將(Brigadier General)、前五角大樓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中國首席戰略家,曾任川普總統的國家安全委員會白宮高級戰略規劃師。

爲什麼美國政界、智庫人士越來越多的人認爲,二十一世紀美國面臨的最大威脅是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對這個問題斯堡丁將軍在書中提供了他全面的回答。斯伯丁將軍也曾表示:之前發生的NBA推文事件以及目前愈演愈烈的香港「反送中」運動,可以說是他爲什麼要出版此書的最好印證。

斯伯丁將軍曾於2002~2004年在中國上海生活了兩年,這是因爲他當時入選了空軍的一項學者項目,並先行到位於北加州的國防語言學校學習了中文,之後他去到上海同濟大學。將軍根據他在中國生活的兩年和之後對中國共產黨的研究說,他非常清楚,中國、中國人民和中國共產黨、中國政府完全是兩碼事,但中共非常成功地綁架了中國和中國人民這兩個詞,把自己的真實面目隱藏在下面,所以他希望不論是美國人還是華人,都應該把兩者明確地分開。

本臺記者馨恬帶着《隱形戰爭》一書相關的諸多問題,對斯伯丁將軍進行了專訪。本文爲您呈現這次專訪的精彩內容,我們可以來瞭解一下他呈現的事實。

(接上文:專訪斯伯丁將軍(1):中共的“隱形戰爭”包括哪些方面?)

世界在看清:中共不是一個和善的政權,它是一個嚴苛的獨裁者

上文結尾談到美國職業籃球聯賽NBA的推文爭議,斯堡丁將軍說,這樣的事件突顯了中國共產黨利用經濟和財務關係,脅迫美國人和公司主動放棄民主自由的原則。將軍說,這就是他爲什麼要寫這本書,因爲他看到,美中關係非但沒有讓中國變得更加開放、民主、加入到西方自由社會中來,相反,美國和其他民主國家則變得越來越受限制、越來越接受壓制言論和宗教信仰。因爲很多人覺得,我們在中國賺錢,就不應該談論我們的價值觀。斯伯丁將軍認爲,這正是問題所在。

這就是全球化和網絡帶來的問題,當你允許象中共這樣一個獨裁政權成爲開放的國際秩序的一部分時,它不希望開放,它要控制民衆所看到、所想和所說的一切,爲了能夠達到這個目的,它就必須也去控制其他國家的民衆所看到、所想、所說的一切。中共就是通過利用與這些國家的經濟和財務關係,脅迫這些國家去做它們所希望的行爲。

斯伯丁將軍說,正是因爲看到美國的民主自由因此而衰落,他決定離開了空軍並寫這本書,是爲了向公衆揭露中共的所作所爲。他最近剛剛從柏林和布魯塞爾訪問回來,發現隨着NBA事件的發酵,越來越多的歐洲國家也開始對中共有所警覺了。

中共曾經使用隱身、混淆視聽(obfuscation)等方法來遮掩它們的行爲,但現在人們都覺醒了,就不會再允許它們這麼做下去了。因爲中國共產黨不是一個和善的政權,它是一個嚴苛的獨裁者,它監禁無辜民衆,包括把維族人關進勞改營,摘取良心犯的器官……它們如此害怕中國民衆瞭解事實真相。

爲什麼《隱形戰爭》中說“美國的精英睡着了”?

斯伯丁將軍說,很多人都對這部分有所評論,他們說,美國的精英並不是睡着了,而是從與中共的關係中賺了很多錢。將軍自己也表示同意。他說爲什麼在書中特別指出美國精英層的原因是,現在他們很多人,包括美國大公司、華爾街、以及華府智庫或律師樓,都給川普總統施壓,要他不要對中國加徵關稅,是因爲這些精英都從中國共產黨那裏拿了錢、拿了好處。

將軍要指出的是,中共在民主國家裏培養建立起來的關係,不論是大學校長、政府要員、大公司和金融機構的老闆,一旦他們跟中共建立財務關係並從中獲取利潤的時候,他們就會傾向於按照中共的指令去做事。所以纔會發生Marriott酒店處罰了一位在推特上給支持西藏自由點讚的員工,因爲中共政府要求他們這麼做。這些公司不僅應該代表中共政府並不遵守的自由貿易原則,而且代表自由社會的民主原則,但很顯然,他們把這些原則都放諸了腦後。

將軍說,爲什麼認爲這樣的事件值得關注呢?因爲大多數人會覺得,要失去自由一定會經過戰爭,包括其他國家來侵略、取得控制、進行戒嚴和獨裁統治。但是他所看到的是,中國共產黨通過全球化和網絡建立起經濟關係,然後不用一槍一彈或任何軍事行動,就在美國社會產生巨大影響作用,通過這些經濟和金融財務關係,讓美國人主動放棄他們的自由,因爲賺到錢了。

爲什麼說中共所爲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

斯堡丁將軍認爲,如果你把國家安全看成是一個國家和它的人民建立起一個他們所希望的生活系統、有自主權、有民主和法治的話,看看美國的立國之父們爲我們所規劃的體制,再對比一下全球化之後的狀況,你就可以看到那些立國原則在腐化。所以,我們得重新思考在全球化和網絡世界中的二十一世紀,國家安全到底意味着什麼?

因爲,如今奪走民主自由的方式跟1968年蘇聯開着坦克進到布拉格時已經不一樣了,現在使用的方法是中共拿下NBA耐克鞋的合同……所以,你就看到NBA籃球隊員就不願意說任何冒犯中共政府假稱的“十四億中國人”的話;連布魯克林網隊(Brooklyn Nets)球隊的老闆都是阿里巴巴集團的創辦者之一,可以想象他跟中共政府有多少關係!如此下去,逐步地,不僅是中國人受中共控制,整個世界的人都要受它的控制了。

美國民衆對於中共這種“隱形戰爭”瞭解多少?

將軍認爲,美國大衆對於這種“隱形戰爭”的瞭解很不夠,不過NBA推文事件對美國人瞭解中共是怎麼回事起到了幫助的作用。另外,香港民衆站出來爭取權利的「反送中」運動也很說明問題。因爲中共如此鎮壓爭取自由權利的香港人,就把它們是什麼樣的一個政權曝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事實上,香港問題有助於全球的人民看清中共是什麼樣的政權。

美國是在爲我們自己的理念而站出來

中共官方在香港問題上指責美國是“幕後黑手”,當然了,當年“天安門廣場大屠殺”的時候它們也是這麼說的。每當中國人民要求他們的權利和自由的時候,中共就會說是美國的黑手在背後製造麻煩。事實情況是什麼呢?如果你去讀一下中宣部的9號文件(中共中央中宣部《關於當前意識形態領域情況的通報》),你就知道,那是因爲中國共產黨憎恨美國憲法和民權法案,因爲裏面說的是:所有人都應該得到自由,所有的人都應該擁有言論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免於受迫害的自由、免於捱餓的自由。但是中國共產黨要決定誰能獲得自由,誰不能得到自由,以及人們該想些什麼。這就是爲什麼中國共產黨對美國感到生氣,總認爲美國是要推翻中共政權,或是要遏制中國發展。

但事實是,美國只是爲我們自己的理念而站出來而已。沒有哪個美國人告訴香港人他們應該出來抗議,這全都是香港人自己的決定,因爲他們曾經擁有過自由和權利,所以當中共政府要奪走他們的自由、讓他們向大陸老百姓那樣生活的時候,他們就起來說“不”!但是中國大陸的人民因爲沒有享受過自由,他們當然不知道自由的味道,所以他們可能不知道他們沒能享受的是什麼。但是香港和臺灣的民衆可是知道的,所以他們纔會抗爭。

美國共和與民主兩黨在對中共態度上的共識是如何形成的?

我們看到,雖然目前美國民主黨和共和黨在很多問題上看法南轅北轍,但在對中共的態度上確實是很一致的。這種共識是怎麼形成的?

將軍說,首先,他在白宮擔任國安顧問的時候,還有其他人在華盛頓做了很多的工作,他們向智庫、國會議員、行政機構和官僚部門等等揭露中共的所作所爲和美國面臨的挑戰。另一個因素是目前川普總統不是來自於建制派的,他不是基於延續從尼克松總統開始的四十年一貫的政策,川普對於國家安全的看法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他能夠直面迎戰中共政府,因爲他無法容忍他們繼續在經濟上對美國採取掠奪性政策,以及壓制美國的價值觀。

在華盛頓做這樣的工作,讓人們改變對中共及中共政府的看法,最重要的是有事實根據。而中共非常擅長的就是把事實隱藏起來。但是假如你能夠提出基於事實有說服力的看法,人們就會聽。當然,在奧巴馬時期是不可能的,就算在布什時期和克林頓時期都沒有可能,所以這跟政黨政治無關,而是跟建制派在後冷戰時期的外交政策觀點有關。

加上全球化和網絡又增加了額外的挑戰,我們卻沒有及時意識到,中國和其它三個與中國關係密切的獨裁政權俄羅斯、伊朗和朝鮮,都操縱了全球化和網絡的力量來影響西方社會。這就是它們爲什麼很早就進行了網絡封鎖,因爲它們不想讓民衆感受到西方的自由。

中共還建立了奪取西方先進科技、人才和資本的系統,同時防止西方文化和價值進入到中國;它們反過來利用這些關係向西方輸入中國共產黨的價值觀和原則。這是我們面對的首要挑戰。

當你把這些事實都列出來給華盛頓之後,加上我們有了一位四十年以來終於願意與中共對決的總統,所有這些因素加起來,所以這樣的觀點就會站得住腳。

歐洲國家對中共威脅挑戰的覺醒,與美國和川普政府有關

斯伯丁將軍談到,他發現越來越多的歐洲國家也開始對中共的威脅和挑戰有所覺醒,這與美國和川普政府的所爲有關係,美國國務院官員在世界各地的盟國和夥伴對話,與他們分享美國所面臨的關於中共挑戰的事實。將軍覺得這已經在產生效果,他認爲,當各國越來越認清中共的真實本性,他們就會採取行動保護自己的國家。因此,未來中共應該會遇到阻礙。

美國和西方國家如何應對中共的挑戰?

斯伯丁將軍認爲,美國當然應該從不同方面保護自己。比如關稅就是與中國重新平衡貿易的一種重要方式;另外,不允許那些不遵守審計和透明度要求的中國公司在美國上市,除非他們願意按照美國的規則做;除了保護美國的金融、貿易系統和各種機構之外,我們還應該對自己進行各種投資,因爲美國已經幾十年沒有對基礎建設、工業基礎、數理化科學(STEM)教育、研究開發等等方面做針對性投入了;最後,斯伯丁將軍還認爲,爲了保障數位時代的民主,要在網絡上進行數據加密,使人們的數據都爲自己所擁有,而不會被商業公司或中國共產黨拿走,用在人們不想讓它們用的地方。

將軍認爲,西方所建立的系統很開發、透明,但卻被中共濫用了,所以當我們開始保護那些機構,我們對自己進行投資,以及保護人們的數據,他相信未來就會發生很大的變化。

此前斯伯丁將軍提到他在中國生活的時候,經常聽到有人講:西方民主不適閤中國,認爲中國變得強大了,中國人的地位也就提高了。斯伯丁將軍怎麼看?另外,對川普總統的貿易談判策略,以及美中關係走向怎麼看?美中是否可能達成雙贏?是否會發生新冷戰?請關注後續的採訪報道。

(待續,敬請關注)

專訪斯伯丁將軍(1):中共的“隱形戰爭”包括哪些方面?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