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奥福特城堡。(图片:geograph/ Ashley Dace,CC BY-SA 2.0)
奥福特城堡。(图片:geograph/ Ashley Dace,CC BY-SA 2.0)

画意英国:五十位作家心中的宝藏之地和最爱之旅(五)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20日】(本台记者李靜柔综合编译)英伦宝岛充满著浪漫风情、典雅气质。这里有最美的乡村、原始的高地、秀丽的岛屿、古朴的城堡……这里文化底蕴深厚,人文资源丰富;这里也是世界艺术和时尚的先锋。

然而随着英国脱欧的步履维艰,人们渐渐忽视那些壮观秀丽,曾经使人流年往返的经典游览胜地。《卫报》由此邀请50位英国作家重温他们心中的宝藏之地,以及最爱之旅,共同领略英伦魅力

卡达 伊德里斯山 雪多尼亚

 卡德尔伊德瑞斯山。(图片:Wikimedia Commons/NotFromUtrech)
卡德尔伊德瑞斯山。(图片:Wikimedia Commons/NotFromUtrech)

《卫报》旅游专栏作家凯文 拉什比 (Kevin Rushby)表示,“我不知道为什么雪多尼亚的卡达 伊德里斯山(Cadair Idris mountain, Snowdonia)会成为我们全家最喜欢的山。我的孩子们小时候相信亚瑟王就埋在山下,他们禁不住时常回来看他是否会出现。 实际上,对于攀岩外行来说,这是一个伟大的山峰:它看起来巨大而令人生畏,虽然只有893米高,最短的来回路程也有4英里。冬天站在山顶可以让我们领略到北极的味道,我们曾经因为风太大而折返。山顶上的石屋有时是个不错的避难所,但更让我们着迷的是,在灿烂的阳光下俯瞰爱尔兰海的景色。”

舰队群岛 加洛威

 舰队群岛中的小岛Ardwall Isle。(图片:flickr/julie Izon-Williams)
舰队群岛中的小岛Ardwall Isle。(图片:flickr/julie Izon-Williams)

加洛威舰队群岛(Islands of Fleet, Galloway)中的小岛隐藏在苏格兰西南部的偏远地区,靠近盖特豪斯(Gatehouse)、人烟稀少的索尔韦(Solway)海岸。除非你有自己的船,否则你只能看着它们迷人地躺在海面上。《苏格兰最佳》 (Scotland The Best )的作者皮特 欧文(Pete Irvine)在从附近的奶油奥加洛韦农场(Cream O’Galloway farm)买冰淇淋和美味的奶酪时,偶然看见了这个永恒的海滨。他沿着一个叫卡里克(Carrick)社区里一些小木屋边的小路走着,找到了可以游泳的海湾和可以看日落的岩石峭璧。沐浴在灿烂的索尔韦阳光下,似乎永远无法到达的小岛近在眼前。这仿佛被人遗忘的小岛却如此令人难忘。

瓦尔哈拉博物馆 特雷斯科 锡利群岛

瓦尔哈拉博物馆(Valhalla Museum)位于锡利群岛(Isles of Scilly)的特雷斯科(Tresco ),纽林艺术学院( Newlyn School of Art)的亨利 加菲特(Henry Garfit)认为,“这是对发生在锡利周围危险水域的许多航运灾难的最感人、最悲惨和最浪漫的纪念”。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普利莫斯(Primos)号,它唯一的幸存者被发现抓着船头而生还。博物馆里有大约30个挂名的彼此相邻的头像,让人感觉仿佛置身于在这些灾难中丧生的水手、商人和平民周围,乘坐小型飞机和小船前往特雷斯科。

利斯河步道 爱丁堡

 利斯河步道局部。(图片:flickr/zoetnet)
利斯河步道局部。(图片:flickr/zoetnet)

预算旅行者(Budget Traveller)网站的创始人卡什 巴塔查里亚(Kash Bhattacharya)最喜欢的道是爱丁堡的利斯河步道(Water of Leith walkway, Edinburgh)。从城市西南部潘特兰德(Pentland)丘陵脚下的巴雷洛(Balerno)开始,沿着河流距利斯港12.5英里,环绕着森林,绿意盎然,穿越城市中心。他个人最喜欢的经典线路是从斯托克布里奇(Stockbridge)到迪安村(Dean village),那里的亮点包括斯托克布里奇本身,有优雅的乔治亚式和维多利亚式连栋房屋,圣伯纳尔德井

(St Bernard’s Well)的圆形罗马神庙,秀丽迪安村的半木结构的房屋都让人流连忘返。来到这里就像时光倒流。

沃蒙伍德丛林 伦敦

 伦敦沃蒙伍德丛林。(图片:Wikimedia Commons/Chrisfow)
伦敦沃蒙伍德丛林。(图片:Wikimedia Commons/Chrisfow)

作家戴维 林多(David Lindo) 对伦敦沃蒙伍德丛林(Wormwood Scrubs, London)如此着迷。这是一个占地183英亩的公园,毗邻同名监狱,并出现在詹姆(Jam)的单曲“Down at the Tube Station”中。“我很早就发现它是林林总总的鸟儿栖居之所,其中有些是全国罕见的。在丛林中举眸瞬间,便是惊奇。清晨朦胧的雾气,神秘莫测。如硍的旷野,感觉自己宛若只身在伦敦西部的乡下。”

圣母玛利亚教堂 坎佩利芬 黑山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黑山坎佩利芬的圣母玛利亚教堂(The Church of St Mary the Virgin, Capel-y-ffin, Black Mountains)始建于1762年,但几个世纪以来,它一直是人们的精神寄托地。据说在诺曼(Norma)时代圣母玛利亚的显象出现在这里。这座被粉刷成白色、钟楼摇摇晃晃的小楼里面只有8米长,4米宽。从玻璃窗望出去,可以看到陡峭的山谷和石南荒原,窗上刻着《诗篇》第121篇里的一行字:“我要举目眺望拯救我的群山。”。漫步周围的山丘,感受到的是宁静祥和的气息,这便是弗朗西斯 基尔弗特(Francis Kilvert)、埃里克 拉维里乌斯(Eric Ravilious)、戴维 琼斯(David Jones)和布鲁斯 查特温(Bruce Chatwin)慕名前来的原因。

巴顿布罗德的木板路 诺福克

诺福克( Norfolk)的布罗德(Broads)地区成为旅游圣地由来已久,这座125英里长的迷宫般的通航水道是爱德华七世时期的一个时髦的游乐场,无论是亚瑟 兰瑟姆(Arthur Ransome)或是乔治 福比(George Formby),大家都乐此不疲的前往观光。从那时起,这个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就与豪华的摩托艇度假联系在一起。然而,正如博物学家泰德 埃利斯(Ted Ellis)所写,布罗德仍然可誉为“抚慰灵魂的安宁空间”,而最能慰藉心灵的非巴顿布罗德木板路((Barton Broad Boardwalk)莫属。

 巴顿布罗德的木板路。(图片:geograph/ DS Pugh)
巴顿布罗德的木板路。(图片:geograph/ DS Pugh)

作家帕特里克 巴卡姆(Patrick Barkham)介绍,这是一条可以坐轮椅前往的小路,通入神秘的英国雨林。在沼泽中萌芽而生的橡树和桤木与金银花交相辉映。小路蜿蜒曲折,沿路上鸣鸟飞舞。突然,一个巨大的淡水湖奇迹般地出现在眼前。竟然发现水獭和沼泽鹞在此栖居,它们是一种比金雕还稀有的华丽的芦苇猛禽。

迪格贝斯 伯明翰

拨开伯明翰迪格贝斯(Digbeth,Birmingham)的面纱,令人感到惊喜。通过将破旧的仓库改造成充满活力的场所,画廊、餐馆和办公室等,这个位于市中心南部的前工业中心地带如今变得五光十色,多姿多彩。工业传统和创新在这里得以彰显,这里有“知更鸟”(The Mockingbird)电影院,提供鸡尾酒和18洞迷你高尔夫体验的“Ghetto Golf”。和英国最大的零废物超市“Clean Kilo”。下三一街(Lower Trinity Street) 的 “午夜猫头鹰”(Night Owl)是广受喜欢的乡村俱乐部,它的邻居迪格贝斯餐饮俱乐部(Digbeth Dining Club)提供各种街头小吃。这个街区总是让人心驰神往。

苏塞克斯海岸

 席福德海岸。(图片:flickr/Barry Marsh)
席福德海岸。(图片:flickr/Barry Marsh)

那些想从南方城市生活中寻求片刻休息的人,最后往往选择了苏塞克斯(Sussex)海岸。那些前往布莱顿(Brighton)或伊斯特本(Eastbourne)海滩的人们往往没有留意到席福德(Seaford),但这没关系——它意味着我们在海滩上拥有更多的空间。日出或日落观看潮汐涨落,气势磅礴,壮观无比。若从西福德开始一天的旅游行程,可以沿内陆进发,在午饭前到达刘易斯(Lewes)的佩尔斯池(Pells Pool)。这英国最古老的淡水泳池,让游泳成为一种乐趣,而刘易斯和西福德一样,也有独特的美味佳肴,享受了野餐后向北走几英里,到达巴尔科姆(Barcombe),黄昏时还可以在乌斯河(River Ouse)继续游泳,一天过得充实而有意义。

奥福特城堡 萨福克郡

和许多怀旧的人一样,“英国探索”(Discovering Britain)项目经理卡罗琳 米勒(Caroline Millar)也喜欢古老的城堡。她对城堡的热爱可以追溯到20多年前她第一次萨福克郡(Suffolk)去奥福德(Orford Castle)的时候。

 奥福特城堡。(图片:geograph/ Ashley Dace)
奥福特城堡。(图片:geograph/ Ashley Dace)

“我走进城堡里一间昏暗的房间,眼前是一个黑黝黝的男人蜡像,上半身是鲁滨逊(Robinson Crusoe),下半身是鱼。但曾在12世纪时被当地渔民捕获并囚禁在城堡里奥福德人鱼的故事,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中,并逐渐定义了萨福克海岸奇特的风情。城堡顶部可俯瞰奥福德尼斯(Orford Ness)的壮丽景色。尼斯是一片狭长沙砾状的土地,被河水一分为二,伸入北海。这里曾经是原子弹试验的绝密军事基地,如今却为这片魔幻的土地增添了另一层神秘色彩。”

相关文章:

画意英国:五十位作家心中的宝藏之地和最爱之旅(一)

画意英国:五十位作家心中的宝藏之地和最爱之旅(二)

画意英国:五十位作家心中的宝藏之地和最爱之旅(三)

画意英国:五十位作家心中的宝藏之地和最爱之旅(四)

(本文由希望之声编辑编译综合,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责任编辑:袁心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