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專訪斯伯丁將軍(1):中共的“隱形戰爭”包括哪些方面?

空軍使用飛機和武器進行的隱身攻擊,中共使用的是金融信息和財務。-斯伯丁將軍 (圖源:SOH合成)

專訪斯伯丁將軍(1):中共的“隱形戰爭”包括哪些方面?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18日】(本臺記者馨恬採訪報道)關於二十一世紀美國所面臨的最大威脅是俄羅斯還是中國?是美國媒體、政界和智庫近年來一直討論的議題。相信我們的讀者和聽衆朋友也都關心,畢竟絕大多數華人都是爲了給自己、家人和後代更好的生活才背井離鄉來到美國的。現在,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認同,美國目前面臨的最大威脅是中共治下的中國。

最近美國精英階層出版了好幾本相關的重磅書籍,包括前國會議長金裏奇的新書 《川普對決中國:面對美國的最大威脅》。而我們這裏談及的是今年10月1日發行出版的新書《隱形戰爭:中國是如何在美國精英入睡時掌控的》(Stealth War: How China Took Over While America's Elite Slept)。此書作者是中國問題專家、哈德森學院高級研究員斯伯丁將軍(General Robert Spalding)美國空軍准將(Brigadier General)、前五角大樓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中國首席戰略家,曾任川普總統的國家安全委員會白宮高級戰略規劃師。

斯伯丁將軍曾明確表示:前不久發生的NBA推文事件以及目前愈演愈烈的香港「反送中」運動,可以說是他爲什麼要出版此書的最好印證。他曾於2002~2004年在中國上海生活了兩年,這是因爲他當時入選了空軍的一項學者項目,並先行到位於北加州的國防語言學校學習了中文,之後他去到上海同濟大學。

本臺記者馨恬帶着《隱形戰爭》一書相關的諸多問題,對斯伯丁將軍進行了專訪。本文爲您呈現這次專訪的精彩內容。

 中國問題專家、哈德森學院高級研究員斯伯丁將軍(General Robert Spalding),美國空軍准將(Brigadier General)、前五角大樓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中國首席戰略家,曾任川普總統的國家安全委員會白宮高級戰略規劃師,於10月1日出版發行新書《隱形戰爭:中國是如何在美國精英入睡時掌控的》(Stealth War: How China Took Over While America's Elite Slept)。(圖源:AF.MIL)
中國問題專家、哈德森學院高級研究員斯伯丁將軍(General Robert Spalding),美國空軍准將(Brigadier General)、前五角大樓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中國首席戰略家,曾任川普總統的國家安全委員會白宮高級戰略規劃師,於10月1日出版發行新書《隱形戰爭:中國是如何在美國精英入睡時掌控的》(Stealth War: How China Took Over While America's Elite Slept)。(圖源:AF.MIL)

隱形戰爭》是一本什麼樣的書?

斯伯丁將軍說,這是一本沒有黨派立場的書,不管你的政治立場是傾向於左還是右,它講的只是中國共產黨對美國民主的挑戰。另一方面他也試圖讓這本書很容易讀,即便那些對中共不太熟悉的美國人都能讀懂。

這本書涵蓋的內容很全面,基本上是總結了過去五、六年來他對中共的觀察和對它們所做的一切的一個總結,包括對中共的工業政策等的分析,即那種掠奪和寄生於資本主義經濟、又反過來利用經濟關係來壓制國家的民主價值。

多年研究揭示中共在悄悄地、隱蔽地削弱着美國經濟

起初在2002~2004年到中國居住的時候,斯伯丁覺得中國是非常棒的地方,認識了很多中國人,對他很好,他挺喜歡住在那裏。當時他對中國政府和共產黨沒有任何概念,一直到他後來去五角大樓擔任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的中國戰略家之後,纔開始真正瞭解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解放軍和中國政府。

他閱讀了很多資料,包括中國共產黨黨章、中共9號文件(即中宣部《關於當前意識形態領域情況的通報》)、以及包括習近平在內的中共領導人的演講和文章等等。這使他開始意識到:

中國人民很了不起、對美國人很友好,但中國共產黨完全是另一回事。斯伯丁將軍說,其實,另外發生的一件事情使他徹底顛覆了對中國共產黨和中共政府的認識。他去五角大樓工作前,在紐約的智庫「外交關係委員會」工作了一年,在那裏有機會認識了很多金融公司、大律師樓的老闆,他從中瞭解到中共是如何影響這些公司和機構的。尤其是2014年,在他已經收到很多相關信息之後,一個金融方面的簡報驚醒了他,讓他意識到,自己其實完全不知道中共統治下的世界是如何運作的。

斯伯丁將軍意識到,中共在表面上對世界展現出好的一面,但實際上它在悄悄地、隱蔽地削弱着美國的經濟。這個時候,他才重視起來,正式投入到研究這些正在發生的、但很少人知道的事情中。爲了能夠真正瞭解情況,他得跟很多人去談、去深挖與中國各種關係的背後,包括美國大公司、投資、貿易、金融、移民、中國人如何來到美國的方式等,以及包括各地中文媒體基本上都已被中共掌控,美國的政客常常配閤中共去運作,他們怎樣利用網絡來對付美國……等等所有這些領域。他說,你只有非常仔細地去研究才能真正明白是怎麼回事。這就是他過去五、六年來所做的事情。

一份金融審計簡報徹底顛覆了對中共的認知

他說,那是由美國頂尖的審計公司所做的簡報,它非常精確地描述了中共方面如何爲了拿到美國的科技和智慧產權而脅迫美國公司,他們所用的不是通常看到的一般方法,而是非常複雜高超的運作手段,可以說是一種“工藝品”。

斯伯丁將軍在書中舉了一個例子,那是一個30億美元產值的化學公司,是私人投資管理公司,已經到了五年上市計劃的第四年,但當時銷售和後勤業績有少許下滑。這傢俬人投資管理公司於是解僱了銷售經理,在高層準備討論協商對策。就在這時,他們收到了一箇中國公司的收購提案,開價低於該公司總價值的30%(如果不考慮當時的銷售和後勤業績下滑的部分)。對於中國公司提出如此精準的收購價格,這家公司覺得很可疑,於是他們就找到這家審計公司出手調查。果不其然,調查結果顯示,不僅這個化學公司、包括它所屬的那傢俬人投資管理公司的全部電子郵件系統都被中國公司駭客了。

那箇中國公司所做的,是從化學公司的電子郵件系統中,抽掉一些訂單,讓他們遭受2-3%的銷售損失;還破壞了生產投入和後勤部分,導致公司生產成本上升,也只是影響了2-3%。非常巧的是,這個數字正好是那傢俬人投資管理公司所設的。這是中共機構針對一個美國中型公司的非常精準的攻擊,而這類事情卻發生在整個美國的各個行業。

斯伯丁將軍說,這讓他想起他們空軍使用飛機和武器所進行的隱身攻擊,只是中共這個攻擊使用的是金融信息和財務。他意識到,美國現在面對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完全是一場不同的競爭,這也是爲什麼斯伯丁將軍這本書的書名叫做《隱形戰爭》。

中共把自己裹在中國人民的外套裏,綁架了中國和中國人民

斯伯丁將軍說就像他開頭就說過的,他在中國居住生活過,他喜愛中國人民、也喜愛中國,而他的書寫的是關於中國共產黨的。他覺得,中共做得很成功的一件事,尤其是在八九天安門屠殺之後,中共把自己裹在中國人民的外套裏,綁架了中國的歷史、文化、以及中國人的活力,以此來隱藏中共的真正面目。因此,當有人批評中國所發生的比如勞改營、掠奪高科技智慧產權等等,中共的說辭就是:那是種族主義、或者是在試圖遏制中國的發展。

但事實上這些都是中共所乾的壞事。它本身就是一個獨裁專制政權,它替所有中國人說話,而中國人民卻不被允許爲自己發聲,因爲這是中共設立起來的一個極權系統。斯伯丁將軍說,還記得副總統彭斯10月31號在華府關於美中關係的演講,川普政府透過那次演講所表達的是:我們還是希望能與中國達成平等的貿易協定、與中國保持接觸,但前提是必須尊重美國是一個自由的國家,而且我們美國人民相信,民主是屬於每一個人的,而不是美國人所獨有的。

斯伯丁將軍記得在中國的時候,常常聽到一種講法:中國不能民主化,因爲中國人沒有民主素質。那時候他並不懂,但後來就明白了,中國人是可以有民主的,就像臺灣和香港的人民,而且那裏的民主在蓬勃發展。

因此他強調,當你能夠把中國共產黨、中國、以及中國人民這些不同的概念區分開,你就會意識到,其實是中國共產黨綁架、偷竊了中國和中國人民這兩個詞,這就是爲什麼當人們批評中共時,就好像變成了批評中國和中國人民。但是想想看,在美國我們批評某一個黨的時候,會不會有美國人說你是在批評美國和美國人民呢?所以,他覺得我們在講話的時候,要把這些不同的詞分清楚。在他的書中就分別得非常清楚,他熱愛中國和中國人民,但中國共產黨是一個邪惡的獨裁政權。

中共針對美國和西方的“隱形戰爭”包括哪些方面?

斯伯丁將軍指出,中共針對美國和西方世界進行的“隱形戰爭”,橫跨了全球化的各個領域,包括金融、貿易、投資、移民、媒體、政治、網絡、學術界等等,這些西方所有的開放機構,我們把它們看成是西方自由社會的優勢的這一套系統。

中共通過很多合作的方式把這一套優勢系統轉變成了西方社會的弱點,包括大公司、華爾街、大學、政客等等。有的是通過與中共的財務關係 – 中資資助,越來越多的是通過大數據、社交媒體和電子商務。

舉個例子。最近發表的一篇文章就是很好的例子,是關於曝光一個提供翻譯服務的中國公司。比方說,你買了華爲的機器,這個翻譯公司就幫你做大數據翻譯,導致每年有幾個PB的數據全都流歸到中共中央宣傳部門!所以這個公司實際上是中宣部所擁有的,它們在全球60多個國家運作,把所有數據都輸入到中共的情報機構和宣傳部門。這是它們在全球範圍破壞民主的一種方式。

另外一個突出的例子就是美國職業籃球聯賽NBA的推文事件。斯伯丁將軍說,NBA是美國具有標誌性的運動團體,說實話,NBA所做的是應中國共產黨的要求否認美國的價值。就像彭斯副總統在最近的美中關係講話中所指出的,不僅是NBA,包括蘋果公司,因爲中共政府的壓力,從中國的手機應用裏刪除了所有的VPN、以及一款可以定位香港警察的應用。這些都是違反我們美國價值理唸的事情,這些都發生在美國和其它民主國家的公司和機構身上。這在根本上就是跟從中共壓制言論自由、迫害宗教信仰的自由,而不是去推廣和捍衛人權與民主原則、公民自由與法治的理念。

中共用專制手段封閉事實真相,控制中國人民

對此,中方的態度是說,你NBA和蘋果公司既然在中國賺中國人的錢、吃中國的飯,就要照顧中國人的感受。怎麼看呢?

斯伯丁將軍說,既然你說要照顧中國人的感受,其實中國人是被中國共產黨控制的,他們從幼兒園開始就被灌輸,媒體宣導、防火牆控制網絡、在社交媒體上有五毛大軍控制言論,或把當局不喜歡看到的維尼熊等信息刪除掉……因此在中國,所有的東西都是被中共政府控制的。所以說,假如中國人民真正能夠瞭解到事實真相的話,他們就會知道,象NBA推文等在美國發生的事情,其實並不是反對中國人民或傷害他們的感情。但非常遺憾的是,中國人民是無法瞭解到事實真相的,因爲中共不允許他們知道。

那麼,斯伯丁將軍爲什麼說“美國精英睡着了”?美國民衆對於這種“隱形戰爭”瞭解多少?目前共和、民主兩黨對於應對中共挑戰和威脅已達成前所未有的共識,如何形成的?美國和西方國家有什麼對應之策?請繼續關注馨恬對斯伯丁將軍的後續採訪內容。

(待續,敬請關注)

專訪斯伯丁將軍(2): 美國兩黨對中共的共識是如何形成的?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