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森林大火(pixabay)
森林大火(pixabay)

鳥是森林大火的縱火犯?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15日】(本台記者田喆綜合報導)近日,澳大利亞東部森林大火肆虐,除了數上百幢房屋被焚燬,上千人正在被撤離,還有350只考拉在大火中喪生。一時間,深受人們喜歡的澳洲,現在滿目瘡痍。這次大火是由十月底的一次雷擊中引起,不過說出來你也許不相信,除了人類,能蓄意放火的還有。資深消防員迪克.尤森(Dick Eussen)曾表示:我親眼見過縱火。

據「微悉尼」報導,1980年代,尤森在澳大利亞北部卡卡杜國家公園附近的一個礦山執行滅火任務。面對這種野火,最有效的方法是先清理周圍的可燃物,開闢出一片隔離帶,等着火焰自然熄滅。

經驗豐富的尤森迅速控制了一塊着火點,並將周圍清空。沒想到他剛剛清理完,新火點居然出現了。

尤森納悶,明明可以已經隔絕火苗,怎麼就又突然着火了呢?他擡頭看了下天空,發現20米外的空中掠過一隻嘯慄鳶,爪子裏抓着一根還冒着煙的樹枝。之後它不慌不忙地將樹枝一丟,在另一塊地方點起新火,展翅高飛。那天,那隻嘯慄鳶一共點了7處火,而尤森也緊跟着滅了7處火……

 嘯慄鳶(Ed Dunens/flickr)
嘯慄鳶(Ed Dunens/flickr)

如果說尤森那天看到的只是意外,不值得人們以此斷定澳洲的會縱火,那麼接下來的經歷,就讓人不得不懷疑了。

2012年9月,昆士蘭附近的一條高速路旁着火,尤森又目擊了一次類似事件。當時尤森發現一隻黑鳶在沒着火的路側丟了根燃燒的樹枝,成功地把火引過了路。

 黑鳶(pixabay)
黑鳶(pixabay)

而同樣身爲消防員的內森.弗格森(Nathan Ferguson)也表示,2001至2002年間,他有一次親眼目睹數百隻鳶在火場附近盤旋翻飛,其中幾隻成功引燃了50米外本沒着火的草地。

這兩位消防員的發現證明瞭類縱火是故意爲之。如果是偶然,嘯鳶不會多次銜來樹枝試圖將一個地方及其周邊點燃;如果是偶然,迪克不會在兩個地方發現兩種類做着同樣的事情;如果是偶然,不會有上百隻兒結伴縱火。

而且,類縱火可能比想象的要頻繁,因爲類縱火的行爲不僅僅發生在澳大利亞,研究人員在美洲、非洲和南亞都發現了同樣的情況,也許在全球其他地區同樣存在,只不過人們沒有關注到。並且,雖然目前發現的只有鳶、隼等猛禽類的縱火事件,但並不能保證只有猛禽會縱火。

兒爲何要點火?

我們都知道,對於不會飛的野生動物來說,每一場火災都是致命的。但對於那些會飛且食肉的類來說,每場火災可能都是它們的盛宴。在森林火災中,經常可以看到類盤旋蹲守在火災附近,伺機襲擊那些試圖逃離的小動物。比如蝗蟲、老鼠和蜥蜴等,就是猛禽們重點觀察的對象。

有證據表明,某些類會故意的放火作爲一種狩獵策略。這種現象被稱爲「類火災」。

Roberts是個對類學和人類學都很感興趣的律師。從2011年到2017年間,他做了6年的實地採訪加民族誌研究。記錄了逾20件猛禽縱火目擊報告。目擊者包括牧民、消防隊員、研究者、以及原住民。

最後通過大量分析和觀察,Roberts發現澳大利亞常見的三種縱火猛禽分別是:黑鳶嘯慄鳶褐隼

 褐隼(Lip Kee Yap from Singapore/wikimedia commons)
褐隼(Lip Kee Yap from Singapore/wikimedia commons)

其實,關於類可以放火燒山的事,世世代代生活在澳洲土地上的原住民一直都知道。在當地的原住民社區中,他們將這些叫做「火鷹」。

人們通常認爲,使用火是人類獨有的能力。但科學家新近報告說,有切實證據表明,生活在澳大利亞的幾種猛禽會有意縱火,將藏身於草木中的獵物驅趕出來。這一發現意味着類學會用火可能比人類更早。

兒從火堆裏撿起燃燒的樹枝、扔到其他地方引發新的火情,澳大利亞一直有對這類現象的目擊報告。但一些質疑者認爲,這可能是無意的偶然事件,不是兒有意爲之。澳大利亞中央土地理事會的類學家對此進行了專門研究,收集了詳細的目擊資料。

研究人員在新一期美國《民族生物學雜誌》上發表報告說,在長達6年的研究中,他們收集到的目擊報告大部分來自生活在澳大利亞北部熱帶稀樹草原的原住民,涉及黑鳶、嘯鳶和褐隼等3個物種。

從目擊者觀察到的行爲模式看,這些兒是有意縱火,它們通過撿拾燃燒的樹枝實施“盜火”,這種行爲可能比人們原先認爲的更頻繁。它們通常只在野火蔓延受阻、可能熄滅時採取行動。雖然攜帶燃燒的樹枝可能威脅兒自身安全,但爲了維持野火燃燒,它們似乎“甘冒風險”。

目前還不清楚縱火行爲在類整體中的普遍程度,但美洲、非洲和南亞等全球多個地區都曾報告鷹隼等類縱火現象,如果這些報告得到證實,將意味着不同地區的類獨立進化出了這種行爲。

研究人員認爲,類縱火有可能引發嚴重火災,威及人類安全,野火管理需要把這些空中“縱火犯”也考慮進去。這一發現還有助於研究稀樹草原的變遷和人類用火的歷史。另有專家指出,人類用火的確鑿證據最早可追溯到40萬年前,考慮到類起源時間比人類早得多,它們有可能比人類更早學會了利用火爲自身謀福利。無論如何,事實證明,類比我們想象的要聰明得多。

(本篇文章和圖片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責任編輯:田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