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方偉談金裏奇(3): 川普——被民主黨選出的共和黨保守派總統

川普總統對全國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與會者說:你們終於有你們的總統了。(圖源:時代網)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6日】(本臺製作人方偉、記者馨恬採訪報道)目前美中貿易戰顯示,美國與中國正在進行空前的、公開的角力。尤其川普上任後,雖然民主黨共和黨兩黨對很多政策和理念看法不同,但兩黨對當今中國的看法卻出乎意外地相當一致。彭斯副總統10月24號針對美中關係的演講中定義兩國關係爲“戰略和經濟上的對手”。

最近美國著名保守派人士、前國會議長紐特·金裏奇(Newt Gingrich)的新書《川普對決中國:面對美國的最大威脅》(Trump vs. China: facing America’s greatest threat),闡述了他對中國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的看法,和爲什麼他認爲中共的崛起對美國的持續繁榮與安全構成了最大的挑戰,以及美國的應對策略和計劃。他的這部書引發了各方關注。金裏奇共和黨籍政治人物,曾於1995年至1999年間擔任美國國會衆議院議長,是美國國會歷史上最具權勢的衆議院議長之一,是2012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他也是一位歷史學家,被認爲是當下美國最注重經濟、社會、政治和安全事務的保守派領袖之一。

《希望之聲》資深節目主持人方偉對金裏奇進行了專訪,本系列文章將陸續爲您呈現這次專訪的精彩內容。本文(採用第一人稱)將開始展現當代保守主義代表人物川普總統,是如何與保守派理念一拍即合的。

(接上文:方偉談金裏奇(2): 里根總統復興保守主義的三大成就)

川普是被民主黨選出的共和黨保守派總統

美國復興保守主義的第四位代表人物,就是現任總統川普。但是,對於川普到底是不是一位保守派,這是很多人,尤其在大選的時候以及川普上任初期,很多人都持有的一個問題。

因爲我畢竟採訪了很多關於這方面的人士,我這麼來說吧:川普民主黨所選出來的共和黨保守派總統。其實就是因爲民主黨極其左傾的政策,讓很多原來美國民主黨的基礎羣衆,就是藍領的中西部工人,讓他們失望至極,而川普他能夠和這樣的民衆對話。其實2016年大選,川普也不是共和黨全體出動把他選出來的,很大程度上是這些民主黨的基本羣衆選擇的結果。鐘擺擺到極處,物極就必反,所以民衆態度就是:適可而止 (Enough is Enough)!他們就把票投給川普川普就是這麼進的白宮。

川普入主白宮之後,保守派共和黨發現:發生了什麼?!我們竟選出了一位比我們能夠選出來的最保守的總統還要保守的總統,就是川普。對他們來說可以說是目瞪口呆。他們沒有想到川普是這麼一個人。

想想看,川普早先是民主黨人,後來是亨利·羅斯·佩羅(Henry Ross Perot)的改革黨人;而大家都認爲他是個商人。商人就是機會主義者,川普又給民主黨候選人捐款,又給共和黨候選人捐款,他誰都捐款,他什麼都通吃,所以川普應該是個“不講原則的機會主義者”。他選上總統之後,怎麼就變成了一位徹徹底底的保守派了呢?這也是保守派搞不明白的事情。

金裏奇川普總統與保守派一拍即合的原因

金裏奇就說(我幫他總結兩個原因):第一個就是川普畢生經商,非常聰明,非常知道民意,非常知道常識(Common Sense)。就是說,川普的那個常識性很強,他知道老百姓真的在想什麼,他能洞悉社會的實際面。在他眼裏看,保守派的政策纔是行得通的,奧巴馬代表的那一套自由派政策是行不通的,他能感覺到,他能看到。

另外一個是,川普已經年齡夠大了,70多歲,他其實不僅經歷了美國保守主義的興起,從古德沃特一路過來,他也知道美國的建國原則,當初學校還教的時候,他知道美國建國原則的歷史是什麼。所以說穿了就是,他是一位懂美國曆史的老爺爺跑來當這個總統,他能循着美國先父的指點一路迴歸,並且他能夠知道整個幾十年下來,到底什麼是行得通,什麼是行不通的。

這是金裏奇所講的就是爲什麼川普總統跟保守派一拍即合的原因。

川普對美國保守派的應答:你們終於有了你們的總統

但是我的看法有一點點不一樣。我其實同意金裏奇說的這兩點,同時我要補充的一點是什麼呢?你要仔細觀察川普的話,他在2010年之前,他確實是對那些只要是跑到頭位的,不論什麼黨,或者他認同的人,他都給他們捐款。2010年以後,他再也沒有給民主黨捐一分錢,他就只給共和黨人捐錢。

還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很微妙。我在2007年參加過美國全國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Conservative Political Action Conference,簡稱CPAC),這是保守派陣營每年最大的集結。在那一年我去的時候,大概總共3000人,有1000人是小孩,他們自己把自己小孩帶來,從小就教育:你就要跟着爸爸媽媽繼承我們美國的傳統。所以湊起來就3000人而已。

川普後來也參加了CPAC,他被請去做發言人之一。但他並不是他們之一,因爲川普他從來不講保守派的哲學,不去講他們的綱領,他就是個商人。在川普選上總統的第二年,從那至今,川普年年都去CPAC。以前大會請總統去是不容易的,有的時候派個副總統打發一下就完了。川普第一年去的時候跟他們說了這麼句話:你們終於有了你們的總統(You finally got your president.)。什麼意思呢?因爲川普對他們的感受就是我在2007年對他們的感受,他們非常苦悶。

美國的保守派其實是美國的玄門正宗,他跟美國的建國憲法是一路對過來的。但是在現代這個政治版圖的漂移之中,保守派被邊緣化,他成了一堆異類,包括茶黨(Tea Party)那幫異類,其實他是美國傳統思想、美國價值的玄門正宗。但是他們已經被擱置偏門了,被現代社會推到非常偏門了。他們非常苦悶。

2007年時總統是小布什。小布什來,他們一邊聽小布什講話,一邊在那兒嘆氣說,這個人不是我們的總統。所以當川普跟他們說出這個話的時候,川普是在應答他們長久以來的苦悶:你們盼你們的總統盼了太久了,盼得也太苦了,你們今天終於等到你們的總統了。所以即使他們那時還沒認定川普是他們的人,川普已經認定:我是你們的人了。

川普 — 美國復興保守主義、迴歸傳統的第四顆珍珠

在我看來,近10年川普的思想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他就是一步步讓自己走進了保守派陣營。但是他沒有講,他不去唱高調的。川普講話,他不跟你唱高調的,除了正式的國會演講,人家寫手給他寫的東西之外,他平時講話不講高調。但是他的思想確實在過去10年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他真的走進了保守派陣營。

保守派講正統道德的,所以川普以前年輕的時候,你說他花花公子也好,你說他講話口無遮攔也好,隨便什麼都講,等這些方面,如今老年了大家就以這個事情詬病他:就這麼個人,他怎麼能領導我們的國家呢?他肯定是一個不好的總統嘛。那些反對派的人就這個論調。

但是川普他在晚年確實是發生了很大很大的變化,他自己走進了保守派的陣營,而這個保守派的陣營秉持的就是上帝所訂下的道德理念、政府原則、經濟原則等等。所以川普所推出的所有政策,你今天看,全部都是清一色的保守派政策。所以對保守派陣營他們來說,你看當他們上電視那個表情啊,這兩年每個人都笑開了花一樣的。他們從心底裏高興,他們撿了個大驚喜,他們根本就不曾想到川普是位保守派總統。川普保守派在美國復興保守主義、迴歸傳統的四顆珍珠中的第四顆。

小故事:金裏奇用“異類”說自辭川普副總統

我先講個小故事,金裏奇川普的關係。川普投入共和黨競選的時候(因爲川普其實都不是個共和黨人),共和黨的十幾位那麼棒的人在那參選,他就稀里嘩啦把大家都打下去了,大家都很恨他對不對?還拼命攻擊他。在很多共和黨建制派的人攻擊川普、罵川普的時候,金裏奇是很少的最早跑出來說服大家、支持選川普的這麼一個政治人物。結果川普後來選副總統的時候,大家都傳出來說,金裏奇川普的副總統人選之一。當時川普有三個人選。

金裏奇後來對媒體說,那個時候,有一次他跟川普吃飯,他就跟川普說:你呢是個異數,一個異類,我也是個異數,也是個異類,我們倆加在一起,人家會聽不懂我們在說什麼。你一定要找這樣一個副總統,他能讓大家聽得懂的幫你說話,幫你在老百姓跟你之間做連結,這樣比較好。所以我不能當你的副總統。金裏奇自己把這個副總統推掉了。當然後來就選了彭斯。金裏奇說,彭斯非常好,彭斯大家都能接受,這太好了!川普當總司令,彭斯來當跟大家解釋的人,這非常合適。從這裏可以看出,金裏奇川普的關係和對川普的影響力。

金裏奇新書《川普與中國對決:面對美國的最大威脅》是一本怎樣的書?

話說到這裏,就說到金裏奇的這本新書了。這本書對川普的影響也會很大。這是怎樣的書呢?

金裏奇在過去近十年之內,他寫的書都是宏觀政策,題目都很大。可以說,上下五千年,縱橫幾萬里,但真的不爲過。他從中國春秋戰國開始說起,然後說到今天的亞洲、歐洲、非洲幾個大陸的事情,“一帶一路”的事情……他講的就是美國的國策,他對美國國策做了一個很大的分析。這本書觀點非常鮮明。

我就用他新書的最後的話來概括說明這是一本怎樣的書。他說:川普有一個美國夢,叫做「讓美國更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習近平有箇中國夢,讓中國成爲世界的第一強國。這兩個夢,是互相排斥的,如果川普的美國夢成功了,習近平的中國夢就不會成功;如果習近平的中國夢成功了,就再也沒有美國夢了。這是他的核心觀點。

最後他強調說,習近平不代表中國的人民,習近平代表的是一個黨、共產黨;中美之間的較量,不是民族之間的較量,也不是東西文明的較量。因爲什麼呢?想想看,中國如果今天執政的政府不是共產黨,而是一個正常的政府的話,所有的這些政策、川普的政策都不會拿出來。

所以從此可以看出,他其實是講美國川普對決的是中共,並且是你成我就敗,我成你就敗,不存在雙贏的。書裏講出了所有的道理,所有論據,包括解決方案。他說,我不光給問題,我還給解決方案。因此這是一部非常全面的書,300多頁,叫做《川普與中國對決:面對美國的最大威脅》。

10月29日,金裏奇在南加州大學就這本新書做了演講,方偉和記者馨恬都有參加,並和金裏奇有所對話。有關方偉對金裏奇的專訪內容,請繼續觀看後續報道。

(待續,敬請關注)

方偉談金裏奇(1): 美國保守主義的復興與四大代表人物

方偉談金裏奇(2): 里根總統復興保守主義的三大成就

方偉談金裏奇(4): 美中思維方式存在“雲泥之別”

方偉談金裏奇(5): 中共的“轉型”是把其獨裁統治現代化

方偉談金裏奇(6): 香港問題對中共來說是一場不知如何應對的災難

方偉談金裏奇(7): 中共威脅構成對美國的第五次生存威脅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