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方偉談金裏奇(4): 美中思維方式存在“雲泥之別”

金裏奇演講中說:美中雙方的差距實在太超過人們的想象了,誤判後果會很嚴重。(圖源:SCU)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8日】(本臺製作人方偉、記者馨恬採訪報道)最近美國著名保守派人士、前國會議長紐特·金裏奇(Newt Gingrich)的新書《川普對決中國:面對美國的最大威脅》(Trump vs. China: facing America’s greatest threat),闡述了他對中國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的看法,和爲什麼他認爲中共的崛起對美國的持續繁榮與安全構成了最大的挑戰,以及美國的應對策略和計劃。他的這部書引發了各方關注,10月22日一面世便已經成爲紐約時報暢銷書。

金裏奇是共和黨籍政治人物,曾於1995年至1999年間擔任美國國會衆議院議長,是美國國會歷史上最具權勢的衆議院議長之一,是2012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他也是一位歷史學家,被認爲是當下美國最注重經濟、社會、政治和安全事務的保守派領袖之一。10月29日,金裏奇來到南加州大學,面對青年學子作出主題爲“美國面臨最大威脅”的精彩演講。他以自己的親身經歷,講述了他對中共極權統治理解的轉變。

《希望之聲》資深節目主持人方偉對金裏奇進行了專訪,本系列文章將陸續爲您呈現這次專訪的精彩內容。本文記錄了金裏奇從兩個親身經歷談美中思維方式的“雲泥之別”以及曾經對中共的誤判。

(接上文:方偉談金裏奇(3): 川普——被民主黨選出的共和黨保守派總統)

從北京買睡衣的經歷,懂得了美中思維方式相差甚遠

金裏奇對川普總統的影響很大,對美國當代政治圈的影響也非常大,他是美國保守力量復興的四位重要人物之一。金裏奇10月29日在南加大的演講,一開始就談到他自己曾經對中共是有誤判的,假如在10年前,他就不會做出象現在這樣的演講。但是在過去的10年裏,他的看法徹底改變了。10年前他就象大多數美國人的想法一樣,覺得中國在轉型,會變得更加西化、開放民主。但是他逐漸意識到,美中雙方的差距實在太超過人們的想象了,誤判後果會很嚴重。爲什麼?

金裏奇舉了一些例子,包括象目前的美中貿易談判。他舉例說,大概在十幾年前,2005、2006年時他訪問中國,因爲在北京住過蠻長一段時間,也結識了兩位前國安顧問,他們也是中國通。一次他跟兩位顧問去逛北京虹橋商場,他想買兩件睡衣送給自己的小孫子們。中國通顧問告訴金裏奇:不管對方給出什麼價,你一定只還價到10%,砍掉九成。

來到櫃檯前金裏奇就問:“這個睡衣多少錢?”對方答:“200塊人民幣”。他就照圖索驥還價說:“20塊”。對方說:天啊,你怎麼可以這樣子對我,你不是讓我破產嗎?我家裏小孩都沒飯吃了。過了一會兒,對方就叫價到“180塊”。顧問就給金裏奇出計:你給他加5塊——“25塊”。結果就討價還價來去幾個回合,花了40多分鐘,終於金裏奇抵擋不住了,花了50塊人民幣買了那個睡衣。

聽起來不錯嘛,從表面看金裏奇省了150塊,很好的交易,但是他卻被顧問怪罪了:其實你30塊就可以買到的,因爲30塊他都是賺錢的,結果你白給了對方20塊。花了40分鐘把要價200元的商品砍價到50元買下來,之後卻得知還是被商販賺了。這件事的經歷,讓金裏奇學到了很多,他說:大家好好想想,那商販假裝吃了大虧,實際對討價還價40多分鐘樂在其中。美國人根本無法理解中國人的這種思維方式

美中貿易談判也是這樣,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走進房間,想的就是要有結果、要能達成協議。但是結果卻做不成,美方人員會很緊張、很沮喪,覺得沒有效率,想怎麼辦,下一次要怎麼能達成。而中方談判代表進去,只是談談看,達成達不成覺得沒什麼,回去後喝一杯去,覺得無所謂。金裏奇說,美中思維方式相差太遠,所以兩方談判代表的心態是不同的,在談判中有時會因爲不瞭解對方的套路,而陷入“心理劣勢”。

從中方談判負責人三年“隱瞞”,明白了美中存在着非常不同的模式

金裏奇舉的另外一個例子是,他在明尼蘇達州的一個朋友經營美國第二大電池公司,他在中國“改革開放”初期,就想到中國建廠。於是這位美國朋友就跟中國貿易部門的負責人談判。每次談判這個美國朋友就講英文,對方翻譯就翻給中方負責人,然後對方用漢語講給翻譯,翻譯再翻英文給美國人。就這麼來來回回翻譯來翻譯去,結果談了3年,最終交易達成了。在慶祝晚宴上,這個美國人就坐在貿易負責人對面,突然對方用一句英文問他,“Golden Golfer(明尼蘇達州籃球隊)怎麼樣了?”這讓他這個明尼蘇達州的美國人大吃一驚。對方用英文說:我曾在明尼蘇達大學讀書,我給這個球隊當過球童!

這讓那位美國朋友覺得非常不可思議:他能說流利的英文!金裏奇也很震驚:怎麼可能他在三年談判期間毫不顯山露水,假裝不會英文!其實是爲了給自己更多時間思考迴應。金裏奇說:中共官員的“隱瞞”程度之高,“欺騙性”功力之深,讓西方人吃驚;這對美國人來說是難以置信的,因爲這完全違背了美國人做生意講速度、講效率的理念。金裏奇從中意識到,自己好象有些東西沒理解到,有很多東西誤判了。他因此感嘆說:“他們不是我們的鏡像,他們的確是來自一個非常不同的模式。”

導致美中思維方式“雲泥之別”的根本原因是什麼?

這裏有兩點觀察:一個是對於美國人來說,你明明會英文,卻硬是裝作不會,一裝裝多少年,美國人打破頭都想不出來人怎麼會這樣做。另一個觀察是,你要賣一個東西,把價錢炒高10倍去賣,然後在販賣期間可以談到多少是多少,從而保證賺錢,對於美國人來說,想都不會想象到那個份上。西方社會以誠信爲基礎,所以這事情在美國絕對不是常態。

那麼在中國來說,從大陸出來的朋友們,也許大家都會理解,認爲這是正常的,我能炒到10倍,有了180塊錢的空間,我可以有巨大的迴旋空間;這樣十有八九我是贏家。另外,我明明會英文,我就是裝作不會,我不佔他便宜嗎?對於中國大陸出來的華人朋友,都會覺得非常能夠理解。但是我們要問自己一個問題:爲什麼美國人不把這種動作、這種手法當作常態?他們永遠不會這麼使用?

而在我們中國,在共產黨統治中國以前的中國,這樣做是不是常態?中國傳統文化是怎麼樣的?奉行「仁義禮智信」。再說實實在在的,叫商有商道、盜亦有道。連盜都有盜道,做盜賊也有他的規矩,他也不會是沒有底線的。

所以說,明明值20塊錢的東西,然後我炒成200塊錢,說穿了很清晰的目的就是,我要攫取很多。

那麼明明會英文,裝作不會英文,這種做法,也就是一種欺騙的手法。這些手法在當今的中國已經成一個常態了。但是依我的觀察,我覺得這是後共產黨時代,就是共產黨建政以來傳給中國人的,叫得好聽一點叫做“文化”,叫做“習慣”,現在有人把它叫做“黨文化”。這個“黨文化”就是浸在中國大陸來的很多很多人身上: 他到海外旅遊,他奇奇怪怪的這些動作,在餐廳門口,在豪華店門口,小孩在那兒拉屎,甚至在臺灣「鼎泰豐」餐廳的桌上,小孩子把尿尿到杯子裏去……就這麼去做!

我覺得不是我們華人愚笨、我們的文化就這樣,而我們中國是一個禮儀之邦,同樣的中國人在臺灣、在世界各地都不會這樣,就是因爲共產黨的關係,造成的這種“黨文化”蔓延,很大程度上取代了我們中華民族真正的傳統文化,而且我們現在是見怪不怪。其實在這里長大的美國華人,我都聽他們講過,他們對這個完全覺得不可思議,也覺得好丟臉。西方國家它是以誠信爲基礎的,所以當我們剛剛來到美國時,就覺得美國人“真傻”。但是如果人人都象“黨文化”薰陶下來的那麼“聰明”的話,那整個世界……咱們還想生活在那樣的世界裏嗎?美國也到處欺詐,看你能不能咬住別人一口而不被別人咬住,可是咬你的人周圍都是。我們想這樣生活嗎?肯定是不想!

金裏奇還講到自己對中共誤判的另外的事例,是什麼?請關注我們的後續報道。

(待續,敬請關注)

方偉談金裏奇(1): 美國保守主義的復興與四大代表人物

方偉談金裏奇(2): 里根總統復興保守主義的三大成就

方偉談金裏奇(3): 川普——被民主黨選出的共和黨保守派總統

方偉談金裏奇(5): 中共的“轉型”是把其獨裁統治現代化

方偉談金裏奇(6): 香港問題對中共來說是一場不知如何應對的災難

方偉談金裏奇(7): 中共威脅構成對美國的第五次生存威脅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