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2018年3月28日,上海市第一中級法院開庭審理安邦集團董事長吳小暉集資詐騙案。(上海一中院發佈圖片)
2018年3月28日,上海市第一中級法院開庭審理安邦集團董事長吳小暉集資詐騙案。(上海一中院發佈圖片)

中共政策矛盾 吳小暉成樣板 民企陷困境怨聲載道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2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習近平召開民營企業座談會一年後,許多民企仍步履蹣跚。企業信心不足之外,在強調“政治學習”要求下,民企也被迫投入非生產活動,引發怨聲載道。而早前被判入獄又被收繳鉅額財產的安邦集團創辦人吳小暉,成爲引發民企擔憂的官方整肅樣板。

據中央社11月3日報導,一名在民營企業工作的員工在受訪中抱怨工作中的困難,其中一個原因是她唯一的組員是箇中共黨員,於是整個公司辦理各項政治學習活動都找他來拍照、整理報告、辦員工培訓等,多數是很形式主義的內容,但又不得不投入相當時間完成。

這名黨員員工叫苦連天卻難拒絕,而組員無法分擔業務工作,組長自然就必須擔起更多的工作份量。

報導援引一名不願具名的經濟學者表示,當前中國面臨經濟成長壓力,但是現在的做法只會讓情況惡化。在“黨管一切”之下,企業頻繁舉行政治學習,且民企也都有黨支部,有黨務活動的要求,這些都會增加開支、降低生產。

據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副所長向鬆祚10月份在一篇文章中說,現在到處是安檢和非生產性勞動,這些都要財政支出,但今年前3季財政收入成長只有3.3%,支出成長達到9.4%,“一方面經濟活力嚴重不足,另一方面非生產性財政支出快速成長”。

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中國經濟下行嚴重。有鑑於民營企業獲利下降、投資不足、經營困難,過去一年多來,中國人民銀行藉由定向降準、調整貸款考覈標準等舉措,試圖促進銀行放貸給小微企業,中共財政部也力推減稅降費。不過,降低融資成本只是改善民企經營的一個方面。

雖然當局實施減稅降費,但同時對企業提出政治學習的要求;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說民營企業只能做大、不能弱化,但也強調公有製爲主體,且要「理直氣壯做強做優做大國有企業」。

中央社點評道,中共官方這些對經營效率、經營公平性產生矛盾的做法,眼前沒有改變的跡象。

報導說,在企業信心方面,除了大環境需求疲弱影響企業投資意願外,法令對企業財產保護不足,也讓中國民營企業家始終生活在陰影下。

安邦集團董事長吳小暉遭判刑,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宣佈接管安邦兩年,並在今年7月公告成立新的大家保險集團,受讓安邦股權。

中央社引述不具名大陸經濟學者表示,安邦集團有“紅二代”背景都還會面臨這種變化,許多民營企業家看在眼裏,更擔心自己沒有後臺,私有財產難獲保護。

作爲鄧小平前外孫女婿,安邦集團前董事長吳小暉去年5月10日,被以“集資詐騙罪、職務侵佔罪”判處18年有期徒刑,被沒收財產105億元人民幣。之後,吳小暉不服一審判決,提起無罪上訴,但被駁回,維持原判。

2019年6月底,吳小暉母親林香美曾在網絡發佈一份公開信,提到法院追繳吳小暉752.4851億元的財產。

希望之聲近日有報導,吳母林香美連續28次申請探視兒子遭拒後,大爆中共當局還借接管安邦之名侵吞299間民企

曾任全國工商聯農產商會代表的蔡曉鵬,一篇有關民企的文章近日又在網上流傳。他說,企業爲什麼恐慌,因爲“公權太任性”了。中央政府這兩年發了不少文件,涉及民企財產保護的卻沒有落實,也沒有頒佈追責公權濫用的法定程序。

過去兩年,有關“國進民退”的吹風不斷,引發民企集體恐慌。

儘管習近平和李克強先後發聲安撫民企。但上月底結束的四中全會,其公報顯要的是強調“必須堅持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聲稱“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把黨的領導落實到國家治理各領域各方面各環節。”核心是要求國家治理一切工作和活動都依照所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展開。

當中,在經濟方面,公報提到“要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

相比較中共國務院於2005年2月印發並實施的《國務院關於鼓勵支持和引導個體私營等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若干意見》提出,放寬非公有制經濟市場准入、 允許非公有資本進入公用事業和基礎設施領域以及允許非公有資本進入金融服務業等。在14年後,十九屆四中全會公報對有關對非公有制經濟的論述,僅提出“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並無“放寬”或“允許”兩字出現。與此同時,對公有制經濟則提到“要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

對此,自由亞洲電臺引述中國學者張先生分析說:“可能會逐漸收緊民營經濟的信號”。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