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那条“人转世”的忠犬(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那条“人转世”的忠犬(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纪晓岚与义犬四儿的故事

【希望之声2019年10月31日】(本台记者吴永健综合报导)历史上确实曾经发生过很多轮回转世的事件,虽然科学难以考究轮回的真实性,但在不同国家及不同时期,都曾发生间接应证轮回的案例,这也让许多人深信轮回的存在。

比如,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中也记叙着关于人转世为狗的事迹。或许有人会认为,这不过是纪晓岚自己对于梦境的解读与巧合罢了。

 纪晓岚(图片:维基)
纪晓岚(图片:维基)

他在《阅微草堂笔记》之《滦阳消夏录五》义犬四儿段落原文的末尾写道:何以作犬反忠荩?岂自知以恶业堕落,悔而从善欤?亦可谓善补过矣。

那么,纪晓岚又是如何推断和得知的呢?

原来,纪晓岚在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时因罪被发配边疆,贬谪到乌鲁木齐。回顾当初翟孝廉赠送他四儿时的前一天夜晚,纪晓岚梦见已故的仆人宋遇向他叩头说:“我思念主人从军万里,现在前来服役。”下面就来看看他是怎么说的:

我在乌鲁木齐时,养了几只狗。辛卯年离开乌鲁木齐东归,一只名叫四儿的黑狗,恋恋不舍地跟随队伍前行,驱赶也不回去,竞随同队伍到达京城。

 黑狗(示意图片:pxhere)
黑狗(示意图片:pxhere)

途中,四儿守护行装箱物非常严格,不是我亲自上前,就是僮仆也不能取出一物。稍微靠近,它就像人一样站立起来怒咬。一天,经过关展的七达坂,这是一个七重曲折,非常陡峻的险要地带。四辆车子,一半在岭北,一半在岭南,天已漆黑,不能全部过岭集中一处。四儿于是就卧在岭巅,左右望,双方监护,一见人影就奔驰察视。

我曾为四儿赋诗二首:“归路无烦汝寄书,风餐露宿且随予;夜深奴子酣眠后,为守东行数辆车。”。“空山日日忍饥行,冰雪崎岖百廿程。我已无官何所恋,可怜汝亦太痴生。”记录了四儿的实际情况。

到达京城一年多后,一天晚上,四儿中毒死去。有人说:“家奴们嫌它守夜太严,因此用计把它杀死,而推说是盗贼毒死的。”这不过是一种主观推断罢了。我收葬了四儿的尸骨,打算为它起个坟,题字“义犬四儿墓”;然后再雕琢成随我出塞的四个家奴的石像,跪在四儿墓前,各在胸部刻上他们的姓名,依次叫赵长明、于禄、刘成功、齐来旺。

有人说:“将这四个家奴安置在四儿墓旁,恐怕四儿是不愿接受的。”于是,我就终止了这一打算,仅在家奴们的住室上题写了“师犬堂”三字。当初翟孝廉赠送我四儿时的前一天夜晚,我梦见已故的仆人宋遇向我叩头说:“我思念主人从军万里,现在前来服役。”

第二天,得到四儿,因此清楚地知道这是宋遇转生。然而,宋遇生前阴险狡黠,是群仆的罪魁祸首,为何作狗以后反而忠心耿耿起来了呢?难道是他自知恶业堕落,悔而从善吗?若是这样,也可谓是以善补过了。

(本文由希望之声编辑综合,保留版权。未经希望之声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楊述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