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安邦吳小暉母爆遠洋集團以底價競得西溪置業100%股權。(圖片來源:吳小暉母親推特)
安邦吳小暉母爆遠洋集團以底價競得西溪置業100%股權。(圖片來源:吳小暉母親推特)

吳小暉母爆中共吞299間民企 評論指政權倒臺先兆

【希望之聲2019年10月30日】(本台記者楊正綜合報導)安邦集團創辦人吳小暉入獄後,其母林香美連續28次申請探視均遭拒絕。一怒之下,林香美開推特賬號,爆中共借接管安邦之名乘機侵吞299間民企。有分析指,中美貿易戰已開打一年多,中共儲備已見不足,因此藉機搜刮民脂民膏,並指這是中共倒臺的先兆。

吳小暉的母親林香美日前在推特發佈了一封舉報信,信中說,2018年2月,中國保監會(現中國銀保監會)發佈公告,宣佈何肖鋒以保監會發改部主任的身份擔任安邦接管工作組組長,明確了工作組接管的標的是安邦保險集團。

但是,接管工作組在進駐接管安邦保險集團時就直接擴大了接管範圍,利用接管安邦保險的名義,口頭通知以工作組的名義全部接管299家“產業公司”(包括非吳小暉所有的公司)。接管工作組直接強行收走了這些公司所有的印章、賬戶U盾和財務憑證。

其中的浙江國恆西溪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西溪置業”)系浙江國恆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公司項目國恆·西溪公館地塊(位於餘杭五常,佔地面積245畝,項目總建築面積約43萬平方米)已全部建設完成,達到現房銷售標準,項目價值130多億元。

2018年5月,也就是在吳小暉案一審判決剛剛作出、吳小暉還在上訴期間,判決尚未生效之時,在西溪置業與安邦保險集團無任何股權關係的情況下,何肖鋒指令接管工作組將該公司“國恆西溪公館”項目直接委託給李明的遠洋集團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稱“遠洋集團”)管理,將該西溪置業的所有印章、賬冊、管理權全部交給遠洋集團,遠洋集團進駐接管西溪置業,同時對外將“國恆西溪公館”直接改成“遠洋西溪公館”。

2018年5月10日,安邦保險集團與遠洋集團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將全資附屬公司北京邦邦置業有限公司50%股份以0元轉讓給了遠洋集團。

2019年5月21日,上海立信資產評估有限公司出具西溪置業100%股權評估報告,評估價值僅爲8.5億多元。

2019年7月21日,在只有遠洋集團控股有限公司旗下北京邦邦共贏企業管理有限公司一家參與競拍的情況下,以起拍價5.98億元競得西溪置業100%股權。

公開資料顯示,遠洋背後的大股東,是中共國務院操控的中國人壽保險。

舉報信還指,在非法接管299家“產業公司”期間,接管組利用強行收走的企業印章在“產業公司”之間炮製數十起民事訴訟,已知訴訟金額超300億元,僅訴訟費就數億元,以民事訴訟之名行侵吞資產之實。

上海一中院受理了大量接管組安排的民事訴訟後,沒有告知被告,所有被告都沒有參與訴訟審理,單方配合接管組徑直做了一系列的民事判決。

吳小暉的申訴代理人周澤律師質疑,“對吳小暉的追訴及對安邦的所謂接管,分明就是一場洗劫!”他表示,“之前曾被關押,取保期間曾被脅迫簽字授權處置資產未從的吳小暉妹妹,最近又被關押,想必還是脅迫配合處置資產吧?這樣的吃相,是否太難看了?!”

安邦集團創辦人吳小暉是鄧小平的前外孫女婿,陳毅的兒子陳小魯證實爲他邀得前中共總理朱鎔基之子朱雲來、博鰲亞洲論壇祕書長龍永圖等出任集團董事,爲安邦添加了無限的政治資本。

僅用了十幾年,安邦集團就成爲中國保險行業的龍頭老大,在世界500強中排名第139位。在吳小暉被捕前,集團資產規模達近2萬億元人民幣。

2014年,安邦曾豪砸19.5億美元(合約123.77億人民幣)買下紐約地標華爾道夫酒店,轟動一時。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對《蘋果》表示,像安邦這些大型企業早已能走出國際,成爲了國家級走資渠道。中共雖然可用金融方式處理,但無法完全杜絕資金流失,加上不少黨內高乾子弟都通過大型民企走資,實際上是“撬中央牆腳”,故中央想在民企參一腳盯實。

資深銀行家、美國銀行及中國建設銀行(亞洲)前高級副總裁吳明德認爲,安邦的情況不算孤例,阿里巴巴的馬雲、騰訊徵信的馬化騰及百度的李彥宏突然全數辭任,政府亦派代表進駐民企。此舉其實是中共奪取民脂民膏的另一種方式。他解釋,中國大量資金外流,目前中美貿易戰已開打了一年多,體制內的儲備已見不足,沒有真金白銀打不了仗,“最好就是將大企業的現金自己拿來用,接管他們,充實國庫。”

吳明德認爲,搜刮民脂民膏是中共的最後一步,證明經濟問題嚴重,當民脂民膏在民間搜刮到盡的時候,政權便步向倒臺邊緣。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