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蕭恩七評彭斯演講:展現善意和遠見 首提尊重美國發展模式

彭斯第二次演講首次提出希望中共尊重美國的發展模式和傳統價值觀。(圖源:WilsonCenter)

蕭恩七評彭斯演講:展現善意和遠見 首提尊重美國發展模式

【希望之聲2019年10月25日】(本臺記者馨恬、子涵採訪報道)時隔一年,美國副總統邁克·彭斯週四(10月24日)美東時間中午時分,在華盛頓DC的威爾遜中心The Wilson Center)發表了就任以來的第二次對華政策演講,涉及美中貿易協議、香港問題、臺灣問題、中國人權及宗教自由問題、南海問題等等。

彭斯副總統的這次演講與一年前的演講相比有何不同?這次演講的核心問題都是什麼?在他的兩次演講中都提到了“人看眼前,天看未來”,這意味着什麼?本臺記者馨恬和子涵邀請本臺時事評論員蕭恩對此做出點評。

蕭恩點評一:彭斯副總統兩次演講——第一次全面批共,第二次展現善意和遠見

記者:這次是彭斯副總統的第二次美中關係演講了,對這次演講您整體的一個感覺是什麼?

蕭恩:整體的感覺如果跟第一次比較起來,其實這一次彭斯副總統的演講我覺得他多了一些善意和遠見(Compassion & Vision),不是象第一次,大家剛剛聽到他去年全面批評中共的演講時,給世人很多的震驚,因爲當時是美國政府第一次這樣做對華政策的全面調整,給世人的震動很多。今年第二次演講我覺得他不侷限於對中共的多方面批評,而更多增加了善意,對中國人表達了更多的善意;也講出了他的遠見,就是希望美中雙方聯合起來共同發展的遠見,他做了善意的表達。我覺得這次整體上看下來與第一次的感覺相比有比較大的不同。

在這次演講中提到了這一年多以來美中貿易戰起起伏伏、變故很多,也提到了談判的難度;同時也提到了香港的事情、最近NBA的事情等等,這都是今年跟去年比起來沒有的一些新的內容,我覺得還是有很多可以點評的地方。

蕭恩點評二:對華策略上更務實;首次提出希望中共尊重美國基於自由、民主的發展模式和傳統價值觀

記者:您覺得他爲什麼今年跟去年有這樣一個不同?之前有路透社的評論預測說,他可能會比較謹慎、平衡,因爲美中正面臨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簽署。您覺得跟這個有關係嗎?還是其它的原因?

蕭恩:我覺得跟這個肯定是有關係。那另外一個比較重要的問題就是,自從川普總統在今夏宣佈他要競選連任以後,其實他在對華的政策上就有一些調整,我覺得他更趨向一些務實的做法。所以這一次彭斯副總統的演講當然也是代表了川普總統的這樣一個立場,他基本上是從方方面面的技術層面上批評中共,比如說貿易方面的問題,知識產權的問題,還有對宗教自由的迫害等等,包括在香港的問題上他也是提到了要人道地處理等等……等於是說從技術層面去批評中共,但是他不在整體的意識形態上去挑戰。比如說中共自身的合法性問題,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對全人類帶來的危害等等,他不從這些角度去談了,而是侷限在技術層面批評。這一點大家如果去跟川普總統現在競選連任的演講比較的話,你會發現蠻大的區別。往往川普總統在他真正的競選演講中,他會比較強調美國堅持不走社會主義道路等等,他例舉委內瑞拉馬杜爾政府等等這些社會主義的實踐給當地國民帶來的危害,還有共產主義在過去一百年裏給全世界帶來的危害等等。

所以就是說,川普這個政府本身對於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的危害其實是有很清晰的認識的,但是他現在在對華政策上不從這個角度去針對中共去談,而是從比較技術的層面去批評中共,比如說貿易不公,希望中國更加開放(Open),強調公平(Fair)還有正義(Justice),希望在一個公平競爭的層面上來對待中共。

而且這次是第一次彭斯提到,希望中共也尊重美國的發展模式——基於自由、民主的這樣一種發展模式,而且特別尊重傳統的價值觀,從國父傳下來的傳統價值觀。在總統的演講中也強調了這一點。這是美國獨有的獨特模式。他第一次有這樣的表達,希望中共能夠尊重美國的模式和價值觀,他第一次用這樣的口氣來說這樣的話。

蕭恩點評三:彭斯演講的一個亮點——強調“美國公司應在國內和世界各地捍衛美國的價值觀”

記者:彭斯副總統演講中有一句話也讓人感到比較震驚,就是對NBA一句批評的話講得是蠻嚴厲的,他說:“NBA的行爲就像威權政權的全資子公司。”

蕭恩:對,我也看到這句話,我覺得這是目前爲止對整個NBA批評最重的一句話了,我相信他的話還會使NBA的事情進一步發酵。而且他其實是強調了目前中共其實是把言論管控的審查制度(Censorship)輸入到美國來了,脅迫美國的公司跟它(中共)站在一條線上,他點名批評了Nike,因爲Nike當時在中國把休斯頓火箭隊的產品下架了,等於在中共的壓力下,或者說在中共挑動國民反NBA的時候,Nike做了這樣的行動,這其實與Nike公司的信條是相違背的。我覺得他舉的這些個例子就是很實實在在地說明這次演講中的一個亮點,就是強調:“美國公司應在國內和世界各地捍衛美國的價值觀。”這是蠻重的一個亮點。

蕭恩點評四:美中關係定位——以階段性目標來定位美中關係,目前是很務實也很複雜的一個狀態

記者:您覺得從彭斯副總統的演講中來總結一下美國政府是怎樣定義美中關係的,您會怎樣來總結呢?

蕭恩:我覺得他現在仍然是很明確地把中共定義爲一個戰略競爭對手,這點是很明確的,但是他不把它變成一個完全對立的對手,不是真正對峙的對手。他還是希望中共能夠跟美國在貿易方面達成一個協議。所以彭斯副總統在演講中他也提到了,當時150多頁的貿易協定都幾乎要籤成了,但是中共反悔了。這一點上我覺得美國政府也有一定的挫敗感。

同時他現在也看到,中共方面可能有特彆強的願望,希望達成一個協議。川普總統也希望在他競選連任過程中和中國達成一個階段性的協議,能夠成爲他的政績之一。所以彭斯副總統也希望促成這樣一個協議。所以我覺得他們這次把整個批評中共的調子給它調低了。

我覺得其實是希望在這方面有所進展,在美中貿易對抗中能夠有一個階段性的協議。所以要用這個階段性的目標來定位跟中國的關係,我覺得是很務實、也很複雜的一個狀態。其實這個把握的度很難,因爲中共方方面面都要批評,技術層面上不管是人權,還是盜竊知識產權,輸出言論監控,還有5G方面華爲和中興的行爲,等等,方方面面的技術層面都可以批評中共,可是又不想把中共逼到那樣一個死角。他們很可能覺得,如果中共認爲還有希望達成那麼一個協議的情況下,有可能中共不會走極端,它可能會有一定程度的妥協,比如說在香港問題上可能並不會真的走到非常極端的狀態。所以我覺得他是期望中共能夠妥協。其實這是蠻複雜的外交政策的一個定位。

這次彭斯副總統還用到了“接觸”(Engagement)這個詞,這是川普總統行政當局一直是批評過去40年來從尼克松總統到基辛格那一整套的Engagement,但這次彭斯使用了Engagement這個詞,但是他強調了公平原則和遵守國際貿易規則;他又借用了這個詞,這也是比較讓人驚訝的用詞,但他還是強調對中共不是要完全對峙。

蕭恩點評五:對香港相當於道義的、底線性支持,與港人「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較高要求相比有一定差距

記者:彭斯副總統演講中幾次提到香港問題,而且也明確表示香港問題與貿易談判是會有掛鉤的。您怎麼看他所談到的這方面呢?

蕭恩:我覺得他們目前對香港的支持其實是強調美國是站在自由這一邊的,尊重香港人民的自由和他們的權利,他希望中共在香港問題上能夠顯示出它的剋制,要尊重香港人的權利;他也強調香港人抗爭的路徑應該是非暴力、和平、理性的這樣一種渠道。在這點上,他實際上相當於說是一種底線,就是說不希望香港成爲一種大流血、象“六四事件”的翻版那樣的事件發生。但實際上美國行政當局的態度跟國會的態度是有一定差距的,跟香港本地人所要求的“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這樣比較高的要求也是有一定差距的,因爲香港人要的是「時代革命」,而不僅僅是一個簡單的反《送中條例》的問題。這次彭斯副總統演講中沒有提到關於香港普選的方面,他也沒有譴責香港警察的暴力和目前的一些暗黑操作等等,這些他都沒去批評。所以實際上這次演講中對於香港的支持是比較有限的,這當然也和過去幾個月來川普總統推特上的表達是一致的。

蕭恩點評六:軟性角度駁斥中共論調和誤導,強調是中共自己在和自由社會脫鉤

記者:您覺得彭斯副總統演講中有所提、有所不提的做法是什麼原因呢?

蕭恩:我覺得整體上他們想要延續去年以來對中共的批評,方方面面中共給世界給美國帶來的威脅,這方面他還在堅持他們和以前美國政府很大不同的這樣一個立場,但是他又不提共產主義、社會主義本身對中國、對全球帶來的危害,我是覺得他不想把這個問題現在就升級爲意識形態的對抗,他也一定程度上想要破除中共現在的這種宣傳,象中共說是美國要“迫使中國脫鉤”等等。彭斯在演講中強調,是中共自己在跟自由社會在脫鉤,他實際上在從比較軟性的角度在駁斥中共一些目前想宣導的這種言論和其對國際社會的誤導。同時美國政府可能也面臨一些其它跨國公司的遊說所帶來的一些壓力。所以他整體的調子會稍微往下調整。

總體來說,如果總結的話,我確實覺得目前的這次演講還是爲了保住川普總統明年連任的順利,這對他們來說是最核心的,因爲他們覺得中共的問題不是短期的問題,需要比較長的時間,所以他們希望能夠在連任以後會有更實際的行動吧。

蕭恩點評七:兩次演講引同一句中國古語有深意,多方面警醒世上人

記者:彭斯副總統在演講結尾的時候用了他去年演講用的同樣一句話,就是中國的一句古話叫做:“人看眼前,天看未來。”您怎麼來看這件事情?

蕭恩:我覺得他再次引用這句話確實是挺有深意的,因爲大家知道彭斯副總統是比較虔誠的基督徒,也許他不完全理解這句話本身強調的輪迴的概念等等,但是有一點他很明確,就是人的智慧是相當有限的,而神的智慧是超越於人的,所以會看得更久遠、看到未來。

我覺得他實際上是在強調多方面,包括中國目前在中共集權治下,它會有很多象追逐利益的那些做法,爲了發展不擇手段,輸出監控……等等,這些事情看似能短期帶動中國經濟的發展,但是帶來的對全社會的危害其實是長期的。中國人自己可能有一些人覺得現在生活比以前好了,但是如果長遠的來看,現在的享受是不是一種建立在其他人的利益被犧牲的前提下所得到的發展呢?

我覺得有很多方面是可以警醒的,這也可以點醒美國的那些跨國公司和民衆,不能夠只看重利益,不能只看重中國的市場,不要只看眼前,應該更長遠地看怎麼樣纔是真正對中國人有好處,怎麼樣纔是真正爲美國人謀福利。

所以我覺得他這句話是挺有深意的,那如果回頭看這句話原來的出處,是馮夢龍《喻世明言》中的一句話。總而言之,天道的報應,或遲或早、若明若暗,但終究會有。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