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蕭恩點評(上): 岑子傑遇襲是爲尋找實施更高一級鎮壓藉口之所爲

香港民陣召集人岑子傑10月16日晚在旺角遇襲,躺到街邊,半身是血。(圖源:網絡圖片)

蕭恩點評(上): 岑子傑遇襲是爲尋找實施更高一級鎮壓藉口之所爲

【希望之聲2019年10月23日】(本臺記者金石採訪報道)香港“反送中”運動已經是進行了四個多月,上週香港也是發生了很多事情,都值得我們關注。10月20日大遊行中,警方使用水炮車驅散遊行羣衆,將清真寺染成了藍色;香港民陣召集人岑子傑遇襲受傷被送醫救治;香港“反送中”運動導火索,港男在臺灣殺人案嫌犯陳同佳認罪,該案司法管轄在臺灣、香港間引起爭議;同時發生的還有,臉書CEO扎克伯格批評中共互聯網審查制度;全球最紅的Youtuber“PewDiePie”製作播出了涉及NBA和《南方公園》內容嘲諷中共的節目,他在中國的貼吧被刪除一空;美國導演昆汀·塔倫蒂諾(Quentin Tarantino)則是拒絕刪減他的電影《好萊塢往事》以滿足中共的審查而被中方撤檔。

爲了清晰瞭解和分析香港新近事件和影響,以及NBA事件的持續發酵,本臺記者金石邀請了本臺在香港前線的記者李晶和本臺時事評論員蕭恩,爲我們介紹香港的最新情況和對各個事件作出分析。

抗爭者衝擊在港中資企業目的明確:中資是中共管制香港的工具

主持人:10月20日(週日)港人舉行了“廢除惡法、獨立調查、重組警隊”的九龍區大遊行,這個遊行的活動情況怎麼樣?

前線記者:在當天10月20號週日的時間,遊行依舊是沒有得到警方的批准,但在這個情況下,還是有35萬的香港人蔘加這次的活動。這次活動是從尖沙咀巴黎花園遊行到西九龍站,途中也經過了一些警署啊等建築物,有部分示威者在旺角警署和油麻地等多個地方爆發了警民衝突的情況。警察也是有發放催淚彈和使用水炮車驅散示威羣衆。

主持人:我們看到這次的香港遊行是爆發了一些勇武派對中資企業的衝擊,有沒有瞭解到他們爲什麼要這麼做呢?

前線記者:前段時間暫時沒有示威者討論和系統整理出針對中資企業衝擊的原因,但最近這方面的討論就比較多,主要是示威者們非常在乎國際媒體對於示威者報導的形象,但是在政府沒有正面迴應,而示威者其實也沒有辦法退讓的情況下,他們目前來說的方向是集中在衝擊中資的商店。他們認爲,中資是中共管制香港的一個工具,它不止是一個資本這麼簡單,而且它是中共政權的一部分。所以象週日的遊行中,示威者是有衝擊到包括是小米、中國銀行,另外也是由中聯辦控制的香港出版社和教科書聯合出版集團旗下的中華書局。

另外,他們也是希望通過這個對中資企業的衝擊,讓這些中資的商人會對香港政府進行施壓;也希望直接能夠損害中共各大企業在港的利益;香港的大企業很多都是來自中資的背景,也希望能讓港人花更多的金錢去扶植中立背景、甚至是支持示威者的商家和經濟圈;另外也希望通過沖擊香港的穩定令評級機構有機會能夠降低主權評級,令本身就已經有債務問題的中資機構有破產的風險。這些是示威者目前的想法。

所以目前來說,可以看到很多的示威活動也是針對着一些中資的商家,進行了一些一定程度上的衝擊。

蕭恩點評一:水炮車染藍清真寺引發港人強烈反應,是大陸警察習慣動作帶來的惡效應

主持人:剛剛香港的記者李晶也給我們更新了週日香港人舉行的大遊行當中,警方的水炮車射向了清真寺,使清真寺染上了藍色。警方後來發聲明說是誤中清真寺。但是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指責香港警察在林鄭政府這幾個月的包庇下,已經是徹底失控了,野蠻行徑無處不在,才導致了這次事件的發生。您覺得這次事件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呢?

蕭恩:從我自己的判斷來看吧,因爲看了各方面對這件事情的報導,我覺得其實是因爲這件事情很可能是屬於大陸警察的習慣動作。

爲什麼這麼說呢?因爲現在香港警察的成分已經有很大的變化了,大陸來的警察已經充分的混合在香港警察之中,所以現在你在香港街頭看到的警察,很多人實際上是大陸的警察,大陸的公安,大陸的武警。因爲長期在中國大陸的那樣一個環境下,他們所受到的一些教育,受到的指令,他們其實對伊斯蘭教本身,很多人是有很大的歧視,這也是爲什麼中共可以在新疆大規模的監禁穆斯林教徒。所以大陸來的人本身對這些宗教團體有很深的歧視,因爲幾十年的教育造成的。所以他們本身並沒有本土的香港警察所擁有的對不同族裔、不同宗教團體本身的一種很自然的尊重,所以這些大陸的人他就沒有這些概念。所以我覺得很可能是這些大陸警察的習慣動作,他們看到清真寺就向他們炮擊,就相當於他們是對外開個水炮車過去來衝擊這些地方。在他們來說,這個在大陸可能是拆毀教堂,拆毀清真寺,這已經是經常做的了,拿個水槍衝一下,根本不算什麼事,對他們來說真是小事一樁。但是沒有想到在香港引起這麼大的反應。

所以我覺得林鄭月娥她們敢於出來道歉,她們可能也意識到這個事情超出她們自己把控的範圍。她們畢竟是本土香港人,她們知道宗教問題在香港的敏感的力量,因爲即使是在香港一地,這個穆斯林的信徒也有將近18萬到20萬。這本身對香港就幾百萬人的地方,這也是很大的力量。而且香港還有天主教徒、基督徒,在天主教徒的話,他們的信衆應該也是接近40萬,還有基督徒。所以這些大的宗教在香港的力量是相當大的。所以我們也可以看到,之前如果警察說不批准這個遊行的話,但是如果是宗教團體,申請禱告的事件,香港警方是沒有權力拒絕的。宗教自由和宗教信仰的力量,他本身在香港是比較根深蒂固的,所以這件事情應該是屬於大陸警察習慣動作帶來的惡效應。

蕭恩點評二:岑子傑遇襲是爲尋找實施更高一級鎮壓藉口、減少自身壓力之所爲

主持人:我們看民陣的召集人岑子傑10月16日晚再次被襲擊,有傳聞說是南亞人乾的。但是岑子傑呼籲大家:不要私下報復,要善待南亞人。在昨天的遊行當中,當遊行隊伍經過重慶大廈,也是南亞人居住的一個地方的時候,確實也表現得很和平,沒有任何暴力和衝突的事件;同時南亞人也是支持香港的示威者,很多南亞人說:大家都是香港人。但是《星島日報》在頭版頭條報了一篇報導,它的題目是《網民號召攜刀私了,八千警察高度戒備》,這與岑子傑的呼籲截然相反。您覺得從岑子傑再次受到襲擊這個事件當中,有哪些點是值得我們關注的?

蕭恩:我覺得岑子傑遇襲這個事情,實際上說明瞭香港警方,或者說是在中共中央整體的策略之下,香港政府它其實一直希望能夠找到能使香港警方、政府進一步對抗議民衆,進行更高一級鎮壓的藉口。

他們一直在尋找這個藉口,對於抗議人羣中比較積極的這樣的人士進行毆打,然後挑起勇武派抗議者的不滿情緒,同時又在網絡上利用他們的網民來煽動進一步的暴力,然後找到香港警察進一步加強鎮壓或者進一步實施戒嚴法的理由和藉口,他們也一直希望有這樣的藉口。

同時它也希望這個事情不僅僅侷限在香港人針對港府的矛盾上面,它會希望在香港出現不同族裔之間的衝突,比如香港本地人和南亞人的衝突,比如宗教之間的衝突,也可能它希望穆斯林教徒對抗議羣衆表示不滿,可能就變成好象是一種宗教的衝突,信仰的衝突……它希望這個事情有不同的轉向,以減少港府本身的壓力,減少中央政府的壓力。如果說香港出現南亞人跟香港本地人的衝突,或者造成傷亡事故,它馬上就可以說香港出現了種族之間的衝突,必須馬上進一步管制、戒嚴等等,它都希望找到不同的理由。

所以我覺得這個是現在港府特別希望能夠減少自己的壓力採取的一些措施。

(待續,敬請關注下集)

蕭恩點評(下): 陳同佳案是在用表面司法角逐掩蓋背後的別有用心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