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蕭恩點評(下): 陳同佳案是在用表面司法角逐掩蓋背後的別有用心

10月23日服刑期滿出獄的香港男子陳同佳又因在臺灣殺害女友而面臨刑訴。(圖源:中央社)

蕭恩點評(下): 陳同佳案是在用表面司法角逐掩蓋背後的別有用心

【希望之聲2019年10月23日】(本臺記者金石採訪報道)香港“反送中”運動已經是進行了四個多月,上週香港也是發生了很多事情,都值得我們關注。10月20日大遊行中,警方使用水炮車驅散遊行羣衆,將清真寺染成了藍色;香港民陣召集人岑子傑遇襲受傷被送醫救治;香港“反送中”運動導火索,港男在臺灣殺人案嫌犯陳同佳認罪,該案司法管轄在臺灣、香港間引起爭議;同時發生的還有,臉書CEO扎克伯格批評中共互聯網審查制度;全球最紅的Youtuber“PewDiePie”製作播出了涉及NBA和《南方公園》內容嘲諷中共的節目,他在中國的貼吧被刪除一空;美國導演昆汀·塔倫蒂諾(Quentin Tarantino)則是拒絕刪減他的電影《好萊塢往事》以滿足中共的審查而被中方撤檔。

爲了清晰瞭解和分析香港新近事件和影響,以及NBA事件的持續發酵,本臺記者金石邀請本臺時事評論員蕭恩,爲我們介紹香港的最新情況和對各個事件作出分析。

(接上文:蕭恩點評(上): 岑子傑遇襲是爲尋找更高一級鎮壓藉口之所爲)

蕭恩點評三:港府利用陳同佳案攪混水、轉移關注焦點;用表面司法角逐掩蓋背後的別有用心

主持人:這幾天香港又出現了一個新進展,導致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導火索就是當時的一件香港男子在臺灣的殺人案件。前幾天案件嫌犯陳同佳表示願意到臺灣自首,但是卻被臺灣方面拒絕了。臺灣方面說,這是有背後政治力量在操作。港府處心積慮地想要顯示其對在香港以外的中國大陸地區的犯罪港人沒有任何管轄權,必須送回大陸審理;而且用相同邏輯企圖也把臺灣納入“一箇中國”的政治框架裏,強調陳案也只有臺灣纔有管轄權。其實港府與世界上30個國家有司法互助協議,也就是相當於引渡的協議。但問題是,港府把臺灣看成是中共治下的中國的一部分,所以不能與臺灣簽署司法互助協議,如果要簽署的話,也只能是把中國大陸也包括在內。故此,臺灣與香港之間的司法問題就變得非常棘手,可能會出現明知是誰犯了案,是誰殺的人,但就無法治他的罪這樣一個局面。您是怎麼看待這個問題呢?

蕭恩:我首先說一下,其實我們媒體中經常依然把香港目前這個運動叫做“反送中運動”,在一定程度上,我覺得這個名詞已經過時了,已經不是那麼準確了。我個人認爲,更準確的應該把他叫做「香港時代革命運動」。“反送中運動”它其實只是一個引子,而且4個多月過去了,特別是林鄭撤回了《逃犯條例》之後,其實這個已經不再是一個焦點。

現在港府又重新把這個事情挑到檯面上來,我覺得總體的策略它是想轉移矛盾,轉移民衆關注的焦點,同時也希望把臺灣拉進來。因爲臺灣一旦介入香港事務,成爲其中的一個力量,或者成爲爭議的焦點之一的話,那民衆就會考慮,是否有臺灣的臺獨力量跟港獨力量的配合,中共就可以找更多的鎮壓理由。表面上這個事情會成爲一個司法力量的角逐,但實際上卻是背後的政治考量更多。所以我覺得,總體上是港府和中央政府的一個策略,想把水攪混,讓人覺得又回到“送中”問題上,可以進行進一步的司法爭論,進一步的司法討論,然後轉移焦點。

實際上這件事情的本身,陳同佳是港人在臺灣殺了同是港人的女友,這件事情在過去一年多時間裏,實際上所有的調查、口供、證據都是在香港蒐集的。香港即使說沒有發現充分證據能夠對陳同佳殺人案進行起訴立案,但香港本身其實它是可以做進一步調查的,而且它可以尋求臺灣方面的調查配合,仍然可以在香港通過司法修正在香港審理此案。然而港府不僅非得要將陳同佳送回臺灣去,而且之前臺灣司法部門也提出過多次要求,就是在“反送中”運動還沒有起來,還沒形成國際事件之前,從去年6月份臺灣司法部門就一直向港府要求去處理這個事情,要求合作,通過司法渠道正式合作,但是港方一直沒有配合。

現在到這個時候,港府重新又把這個案件浮出表面來,說是陳自己要求到臺灣去自首,所以這件事情本身就比較奇怪。因爲陳同佳在香港他本身是不會被判死刑的,而且他10月23號就出獄了。因爲當時他被香港指控的只是他盜用他女友的信用卡,是經濟犯罪。但是陳同佳本人卻要到臺灣去自首,去接受死刑。這本身就很奇怪!任何一個正常人,除非是良心大發現,他願意去接受懲罰。但是這個時機點就變得很怪。

所以臺灣政府方面考量覺得,這個事情有很大的政治操作的含義在背後。我覺得也算是很自然。但是臺灣方面其他的在野黨,確實有很多在野黨的領袖人物出來譴責目前的蔡英文政府,說他們是罔顧司法,是沒有尋求公益,認爲陳同佳應該到臺灣來受審。但是我覺得這也只是一個角度。臺灣完全可以在陳同佳仍在香港、對案件做進一步調查的過程中進行配合。而且就算臺灣政府願意接受陳同佳到臺灣來自首,也仍該通過正式司法渠道的一個過程,這可能也很長,而且牽扯到怎麼樣進一步能夠取證調查的問題,事情也不是那麼簡單。

現在其實是港府想把這個燙手山竽甩給臺灣,同時把水攪混,讓人們的關注點又重新回到“送中條例”上。所以媒體報導你會看到,陳同佳好象說是他自己引起了香港“反送中”運動,表示很愧疚,實際上就是港方想把事情縮小,使事情淡化;所以林鄭月娥也很高興:如果能夠把這個燙手山芋甩給臺灣,港府也會減輕壓力。所以基本上這是政治操作。

蕭恩點評四:NBA等類似事件的發生髮酵,是催醒更多美國人認清共產主義危害的過程

主持人:下面請您就新近發生的一些事情對中美關係的影響做出一些分析。上一週NBA的事件還是在繼續燃燒。首先發生的是臉書CEO扎克伯格批評中共對互聯網的審查;其次在10月17號,全球最紅的Youtuber“PewDiePie”製作播出內容涉及NBA和《南方公園》等,嘲諷中共的節目後,他在中國的貼吧被刪除一空;同時,美國導演昆汀·塔倫蒂諾(Quentin Tarantino)因拒絕刪減他的電影《好萊塢往事》以滿足中共的審查而在中國被撤檔;10月19號,美國駐華使領館官方推特引用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和國務院發言人摩根·奧塔古斯(Morgan Ortagus)的推文,讚揚昆汀並說言論自由的權利不應當被出售。您怎麼看類似NBA的這種事件還在持續的發酵當中?目前發生的這些事情對美中關係和美國對中共的策略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蕭恩:有一句俗話叫做,不作死就不會死。現在中共其實它本身並沒有意識到,美國民衆其實也在一個覺醒的過程之中。因爲在過去40年裏面,特別是象基辛格爲首這一派親中的力量,他們一直在美國社會喧鬧一個概念,就是要合作(Engagement),跟中共政府合作,要給它們各種各樣經濟方面發展的機會,希望通過這樣的合作,能夠讓中國有經濟的發展,使中國社會出現中產階級的力量,使中國社會能夠逐漸轉型走向民主。他們一直在繼續這樣一個理論,而且大部分左派媒體也是非常支持這樣一個理論,所以在美國社會過去幾十年裏面,經常看到報刊、媒體、電視,所有的報導都強調中國崛起(China rising),China是美國最大的債券國,然後中國對美國會帶來多大的挑戰等等,使得美國人模糊了自己很長時間對共產主義邪惡的認識。

但是在里根政府期間,與蘇聯對抗的很多人對共產主義有比較清醒的認識。但是蘇共一垮臺,當時馬上學術界、政界有很多人就強調冷戰已經結束了,很多人就混淆了中共與中國的區別,很多美國人忘記了這箇中共本身是一個集權的共產主義國家,而且中共一直在殘害自己的老百姓,它一直在把它的集權思想、它們迫害人的方式輸送到其它國家去……

美國民衆也有這麼一個逐漸覺醒的過程,現在通過這樣的一些人們日常生活中比較容易關心到的方面,象NBA啊,或者是遊戲、電影啊,讓人們看到中共的霸權在不斷施展。我覺得對美國人來說,是一個很好的覺醒的機會,讓他們重新意識到,這個共產主義對整個人類的危害,讓人們進一步看清楚這箇中共不等於中國。所以是有一個區分的過程。

中國大陸人也需要分清中共不等於中國,美國人也同樣需要過程。這件事情在不斷的發酵過程當中,其實我覺得是催醒了更多的美國人,而且其實會對將來更多的美國公司他們選擇如何跟中國做生意、打交道,都會增加一個重新考量的機會。

(全文完,感謝關注)

蕭恩點評(上): 岑子傑遇襲是爲尋找更高一級鎮壓藉口之所爲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