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你今生的丈夫是你前世的什麼人(pixabay)
你今生的丈夫是你前世的什麼人(pixabay)

【希望之聲2019年10月16日】(本台記者田喆綜合報導)輪迴轉世是東方信仰的一個重要概念。它在中國是如此深入文化底蘊,以至屢屢被文人寫入詩詞歌賦,和春花秋月、暮鼓晨鐘一起吟詠如夢人生。與此同時,它還常常被老百姓掛在嘴上調侃以至變得有幾分庸俗。但不管是俗是雅,中國人,尤其是現代的中國人,對輪迴轉世都是姑妄言之、姑妄聽之,至多作爲一種心靈寄託。可是令人驚奇的是,在科學昌明且文化中並無轉世概唸的北美,一些醫學界人士對轉世現象已經做了大量的研究,不僅令人信服地指出轉世的可能性,而且發掘了很多深層的知識,而且這次轉世與下次轉世都是有因緣關係的。比如上一世欠了誰的錢沒還、或誰的恩情沒報答,那麼下一世就又會碰上,還得還。或者這一世的戀人沒有成爲夫妻,轉生後又會碰上,並根據他們上一世的願望成爲夫妻。

在前世回溯的研究者中,最著名的可能是BRAIN L. WEISS博士,他的第一本著作《多次前世,多位大師》(Many Lives, Many Masters) [3] 已發行了二百萬冊,被譯成二十幾種文字。中譯本名爲《前世今生》也曾在臺灣暢銷。WEISS博士在哥倫比亞大學獲得學士學位,在耶魯大學醫學院獲得醫學博士學位,畢業後曾任教於比茲堡大學和邁阿密大學。在這之後的11年裏,他任邁阿密西奈山醫學中心的精神科主任。在80年代初就任西奈山精神科主任時,WEISS博士已經發表了40餘篇學術論文,作爲一個受過正統教育的學者,他對一些超心理現象不屑一顧,對於前世和輪迴的問題一無所知,也毫無興趣。

 布萊恩.魏斯(Brian L. Weiss)博士(大紀元)
布萊恩.魏斯(Brian L. Weiss)博士(大紀元)

可是這時,他遇到了一位叫凱瑟琳的病人。凱瑟琳年近30歲,患有多種恐懼症和憂鬱症,在當時她的症狀變得非常嚴重。WEISS醫生對她進行了一年的傳統心理治療,可是她病情依舊。凱瑟琳非常恐懼窒息,拒絕服用任何藥物。最後,凱瑟琳同意嘗試一下催眠治療。WEISS醫生認爲凱瑟琳的心理疾病可能來源於被抑制的童年記憶,如果在入定狀態下,病人回想起這些被壓制的記憶並釋放當時的負面情感,其心理疾病就可能痊癒。凱瑟琳的確在入定狀態中回憶起了童年的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可是令WEISS奇怪的是她的症狀並無好轉。於是WEISS決定將凱瑟琳推回更早的童年記憶。在下一次治療中,WEISS對入定中的凱瑟琳說:“回到你症狀產生的時間。”下面發生的事情是WEISS始料不及的:

“我看到一些白色的臺階通往一所建築,一個有柱子的白色大型建築。前面空曠,沒有門廊。我穿着一件長裙,一種用粗布做的袍子。我梳着辮子,長長的金色頭髮。”

WEISS很不解,就問她那是哪一年,她當時叫什麼名字。“阿朗達,18歲。我看到那座建築物前面有一個市場。有籃子,把籃子扛在肩上。我們住在一個山谷裏沒有水。那年是公元前1863年,那裏土地貧瘠、炙熱、到處是沙子。有一口井,沒有河。水從山上流入山谷。”

凱瑟琳回到了大約四千年前位於近東的一個古老時代,她有着和現在不同的面容、服飾、身體、頭髮和名字。她記得有關地形、服飾和日常生活的細節,直至她死於洪水,而她的孩子則被大水從她的懷中沖走。當她死後,她的神識飄到她身體的上面。在這一次治療中,凱瑟琳還回憶起她的另外兩個前世,一個是18世紀的西班牙妓女,一個是公元前的希臘婦女。

 凱瑟琳還回憶起她的另外兩個前世(示意圖)(pixabay)
凱瑟琳還回憶起她的另外兩個前世(示意圖)(pixabay)

WEISS的詫異可想而知。他知道凱瑟琳沒有臆想症,也沒有多重人格,沒有吸過毒。他當時想,凱瑟琳也許是處在幻想或做夢的狀態。可是令他吃驚的是,凱瑟琳的病症開始得到神奇的好轉,而幻想或做夢不會達到這種效果。在以後的治療中,凱瑟琳回憶出了十幾個前世,重新經歷了造成她今生各種恐懼的久遠原因,這種高層次的理解使得她從恐懼中解脫出來。凱瑟琳在入定中,常常發現她今生所熟識的人出現在她的前世裏,扮演着不同的角色。WEISS博士曾經是她的老師,而她的已婚男友曾經在久遠前的部落戰爭中殺死過她(當時她是個男孩子),他們今世的關係也不很和諧。

每次離開人世時,她的元神都飄離到身體的上方,被慈祥的光吸引回性靈世界,她還會遇到性靈導師,這些高級生命甚至可以通過凱瑟琳的口向WEISS傳達一些精神信息。在這種狀態下,凱瑟琳的精神覺悟遠遠超出她平時的自我。

在這個過程中,WEISS的懷疑也逐漸消退。尤其是在一次治療中,凱瑟琳在入定中經歷了一個古老年代的離世之後,飄離了自己的身體,並被引向她已經熟悉了的精神之光。她對WEISS說:

“你的父親也在這裏,還有你的兒子,是個很小的孩子。你的父親說你應該知道他,他的名字是AVROM,你的女兒的名字就是隨他起的。他死於心臟病。你的兒子的心臟也很重要,因爲它是倒過來的,象雞心。他因爲愛你,爲你做出了很大的犧牲。他的靈魂是非常高級的,他的死還了他父母的債。他也想讓你知道醫學只能做那麼多,它的範圍非常有限。”

WEISS目瞪口呆、無言以對。凱瑟琳對他並不熟識,對他的家人也一無所知。WEISS一生中最大的悲哀就是他第一個兒子的夭折,這個孩子出生10天后被診斷有心臟疾病,心臟就如同是倒過來的,這種病的發病率是千萬分之一。這個孩子出生23天后離開了人世。WEISS的父親死於心肌梗塞,他的猶太名字是AVROM。WEISS的女兒在WEISS的父親去世四個月後出生,被取名爲AMY,紀念WEISS的父親。這些都是凱瑟琳無法知道的。

驚異的WEISS問凱瑟琳:“誰在那裏?誰告訴你這些事情的?”

“是那些師父,”她柔聲道,“那些精神大師告訴我的。他們還告訴我,我已經在這個世上活了86次。”

治癒凱瑟琳後,WEISS醫生對心理治療的觀念有了巨大的轉變,我們今生很多恐懼和病痛都源於古老的過去,讓病人進入其宿緣世界,重新經歷當時的創痛,是一種直接的釋放痛苦的方法。這件事情過去四年之後,WEISS終於鼓起勇氣,冒着學術地位的風險,寫出了他的第一本關於輪迴轉世的書,告訴人們生命的不朽和意義。

WEISS的第三本書《唯愛是真:性靈伴侶重聚的一個故事》(Only Love Is Real: A Story of Soulmates Reunited)[5] 詳細記錄了一個有趣的案例。有一位男士和一位女士在大約同一時間找到WEISS進行治療,WEISS驚異地發現互不相識的她們回憶出相同的前世,在其中一世中,那位男子是個住在耶路撒冷的猶太人,善於製作陶器,他被羅馬士兵活活拖死,在女兒的懷中停止了呼吸。而那位女士從女兒的角度回憶起同樣的事件。WEISS以前曾經將一些夫婦和親人分別回溯到相同的前世,可是這一次這兩個人並不相識。根據職業道德,WEISS博士不能告訴這兩人對方的回憶及個人信息,他只是有意安排約見的時間,使得兩人在WEISS的辦公室有過一面之交。當這兩人的療程結束時,WEISS博士仍然沒有勇氣突破職業規定。可是這時命運之手展現了自己的巧妙安排。這兩人在同一天去機場搭乘飛機去不同的地方,可是其中一個人的飛機因故不能起飛,被轉到另一個人將要乘坐的班機上,於是兩人得以相識、相愛。

 能結成夫妻的,都是有緣之人,無緣不聚(pixabay)
能結成夫妻的,都是有緣之人,無緣不聚(pixabay)

當然,能結成夫妻的,都是有緣之人,無緣不聚,只是有的是善緣,有的是孽緣。

葛居士年近六十,信佛多年。當她見到妙法老和尚時,含淚道出了自己的苦衷:她二十幾歲與丈夫結婚,從未體會到什麼是家庭幸福,什麼叫恩愛夫妻。夫妻即使在一起,帶給她的也只是恐懼。更令她痛苦和無法容忍的是,雖然現在自己都當上了奶奶,可有時還會遭到丈夫的打罵。她這幾十年就是在訓斥和打罵中過來的。就是這個無情的丈夫,在外卻是個公認的好人。信佛後,她想自己可能是前世欠他的吧,所以也就逆來順受,才湊合到了今天。但是,她很想知道自己究竟欠丈夫什麼孽債,這一世怎麼就還不清了?

妙法老和尚滿了她的願,這也許是她唸佛多年的感應吧。說到:從前有一個富商,家有妻妾多人,卻又看上了家中一個有幾分姿色的女傭,於是強行佔有了她,花言巧語地答應等機會納她爲妾。過去的女人講究從一而終,既然已是他的人了,就一直企盼着這一天。然而這個主人,高興時就找她發泄獸慾,不高興時非打即罵,使這個女傭時時處於痛苦之中,欲死不成,欲走不能。然而她的企盼一輩子也沒能實現,心裏積下了對這個富商刻骨的怨恨。這一世冤冤相報他們結爲真正的夫妻,葛居士就是那個富商轉世,她在遭受女傭的痛苦,她丈夫就是那個女傭投生,今生向她發泄着前世的積怨。正所謂“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

 遭受痛苦的女傭(授權圖片)
遭受痛苦的女傭(授權圖片)

葛居士聽了妙法老和尚講的故事,眼含熱淚,看得出她已心生懺悔。她說她相信師父講的是真的,因爲她覺得自己性格外向、好交際、工作能力很強、像個男人;而丈夫爲人本分、實在,又喜歡幹些洗洗刷刷、針針連連的女人活計,除了對自己不好,對誰都不錯,完全像女人。她說現在自己受苦真是自作自受,今後再也不怨恨丈夫了。

還有另一個網友分享的故事,他有一個很好的朋友,年輕時回頭率百分百,後來一次偶然的機會,被介紹給一位億萬富翁,那位富翁緊追不捨,希望她表態能夠答應做自己的妻子。但是眼看要成的姻緣卻突然被另一位男子打斷了。

後來她成了這個男子的妻子,結婚那天她就後悔了,她發現原以爲最完美的丈夫卻是最糟糕的、最無法忍受的丈夫。她原本打算忍耐一生,但後來還是離婚了。離婚時她把自己做生意賺到的錢分給丈夫一半,並且給他買了很多東西。後來擁有宿命通特異功能的人告訴她,她過去世曾欠過他的錢,所以這一世看起來他非常愛她,非要娶她不可。而娶到的那一天,他纔不再掩飾自己的虛僞。她着急的問:“這世我還清他的錢沒有?”那人說:“你還清了。”她才鬆了一口氣。

(本篇文章和圖片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責任編輯:李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