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胡佛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汉森(Victor Hanson)教授。(SOH图片)
胡佛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汉森(Victor Hanson)教授。(SOH图片)

美国著名学者:前辈如此伟大,我们何时成了侏儒?

【希望之声2019年10月10日】(本台记者凌浩综合报导)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资深研究员、美国著名的古典学家汉森(Victor Hanson)教授周四(10月10日)在福克斯新闻网站撰文,盛赞美国前辈们的开拓和大无畏精神,像巨人般创造出了无数的奇迹。相比之下,现在的美国社会官僚风气盛行、相互抱怨指责,难有昔日的辉煌,不知不觉中变成了侏儒。

汉森教授在文章中说,后人崇拜希腊神话中的英雄,因为他们失去了昔日的辉煌文明。

今天21世纪的人们回首我们失去的史诗时代,惊异于那些无名英雄留给我们的、无法复制的古迹,而我们只是利用,甚至嘲笑。

有人会相信现代的美国人能够在6年内修建一条横贯美洲大陆的铁路吗?

加州曾经试图修建一条高速铁路,但经过十几年的折腾,由于政府无能、诉讼、成本超支和不停的官僚争吵,最后不得不放弃。其结果只是在弗雷斯诺市(Fresno)修了一个半完成的立交桥,连一尺铁轨也没有铺。

那些在1960年代修建我们国家州际高速公路的伟人是什么人呢?

加州现在的公路绝大部分都是那时修的,虽然现在全州的人口已增长到3倍,我们几乎没有修新的高速公路,因为我们或者是忘了怎样修高质量的路,或者是更愿意在重新分配路权上花钱。

当加州不得不修建被地震损坏的旧金山湾大桥的1/3路段时,几乎成了灾难,经历了11年的激烈争吵、抗争、成本超支,仿佛我们堕入了原始的黑暗时代。

而在82年前,我们的祖先在不到4年的时间里新建的路是我们翻修旧金山湾大桥路段的4倍。他们只用了2年时间设计整个旧金山湾大桥并获得建筑合同。

我们这一代人需要5年的时间才能制定出修补一段大桥的计划。考虑到通货膨胀,我们修补大桥1/4的长度花了6倍的钱,需要13个管理机构的批准。而在1936年,只有一个机构审理整个建桥项目。

加州已经40年没有修建大水坝了。相反,我们先辈设计的加州水项目和中央谷项目为我们存储和分配水资源,我们的官员却为这些水资源而争吵不休。

如果没有这些水资源调配,现代加州人的食物和水将极度缺乏,但他们却常常藐视和诅咒修建这些水资源系统和拯救我们的那一代人。

美国人依靠原始的计算机和并不先进的工程技术在1969年登上了月球。有人相信今天我们敢做类似的事情吗?在过去的47年里,美国人再没有登过月,也许以后的50年也不会。

好莱坞曾经创作出轰动一时的史诗巨著、精悍的西部牛仔片、扣人心弦的侦探片和经典喜剧。而现在好莱坞只是无休止地拍动画片超级英雄,或对先前经典作品进行可怜的翻拍。

今天我们的作家、导演和演员已经没有了他们前辈的技能,有的只是懦弱,炒作种族、阶级和性别这些东西,无趣又无聊。

我们在阿富汗苦战了18年,什么结果也没有。而我们的先辈帮助打赢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在四年内就击败了轴心国。

在学习方面,有人相信2020年的大学毕业生所知道的东西有1950年毕业生的一半吗?

在1940年代,年轻人要读威廉·福克纳(William Faulkner)、斯科特·菲茨杰拉德(F. Scott Fitzgerald)、珍珠.巴克(Pearl Buck)、约翰.斯坦贝克(John Steinbeck)这些名家的书。今天的小说家能够写出任何可比的作品吗?今天的高中毕业生读过《美好的大地》(The Good Earth)或《愤怒的葡萄》(The Grapes of Wrath)吗?

当然,社交媒体很不错。互联网能够让我们及时知道全球的事情;我们的社会也更包容,至少理论上是这样。但脸书不是胡佛水坝,推特也不是巴拿马运河。

我们的前辈们是建设者和开拓者,大多无所畏惧。而现在的我们是监管者、审计师、官僚、审判员、审查员、评论家、原告、被告、社交媒体迷和气度狭小的谩骂者。我们是完全不同的一代人,大多是慢腾腾、懒惰和爱抱怨。

当我们行走在满目垃圾、针头和排泄物、充满恶臭的城市时;当我们在拥挤的老旧高速公路上动弹不得时;当我们在常春藤校园里痴迷于推特和在社交媒体上大发牢骚时,我们是否会问:“给我们留下这些神奇丰碑的人是谁?我们在使用,却无法模仿或理解。”

对现在的我们来说,他们就像是神。

责任编辑:杨晓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