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員工正在清除NBA上海賽的宣傳海報,目前中共正開始全面封殺NBA。(AP Photo)
員工正在清除NBA上海賽的宣傳海報,目前中共正開始全面封殺NBA。(AP Photo)

NBA如果離開中國,誰的損失更大?

【希望之聲2019年10月9日】(本台記者鮑天雨綜合報導)

近日由於NBA主帥莫雷支持香港民衆的事件,所引發的NBA被中共媒體封殺等一些列事情正在持續發酵中,目前中國主流網站中,要求“抵制NBA”的聲音已經層出不窮,中央電視臺和騰訊均宣佈暫停NBA的賽事轉播,很多企業也紛紛準備從NBA撤資。

 中國某知名網站NBA版首頁截圖。
中國某知名網站NBA版首頁截圖。

在有關這一事件的文章和網民評論中,最常見的一種論調,是認爲NBA在中國掙錢無數,還要給中國製造麻煩,“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同時認爲只要進行徹底抵制,NBA無法承受巨大的商業損失,必然會道歉服軟。

一些觀點認爲,中國現在有好幾億的NBA觀衆,已經超過了美國觀衆人數,是NBA真正的大客戶,甚至聲稱中國市場佔據NBA七成份額,少了中國市場,NBA球員的工資都會減少很多,他們個人代言的品牌產品會受到打擊,所以必然會向聯盟施壓,到時候他們就會求着來道歉,云云。

但真相果真如此麼?

據悉目前NBA在中國的市場估價超過40億美元,去年NBA總收入的80億美元中,有大約10%,也就是約8億美元來自中國市場,遠遠不是中共媒體所描述的七成。

ESPN和TNT兩家美國本土媒體,每年支付NBA的轉播費爲26.7億美元,是騰訊的19倍.

再有,NBA球隊的主要來源,其實是轉播權費用,其中美國的TNT和ESPN兩家媒在2014年就以240億美元從NBA拿到了爲期九年的國內轉播權,自那時起,聯盟三十支球隊球隊市值猛增,因爲絕大多數球隊收入的一半都是來自轉播費,並非源自海外市場。

2015年騰訊體育以7億美元得到了五年NBA的轉播權,最近則剛剛又以15億續約5年(2020年至2025年),而上賽季依然是舊合約的每年1.4億,平分到每個隊伍是460萬美元,這依然是很多錢,大約可以買120萬個巨無霸漢堡,或者547萬套煎餅果子。

騰訊和民衆最受傷

騰訊的15億美元恐打水漂.

此外,騰訊已經與NBA簽署合同,也就是說,這15億的損失,需要騰訊自己承擔(當然不排除騰訊違約的可能,因爲是分期付款),因此真正在封殺行動中,受到直接衝擊的,是騰訊體育的員工,騰訊的直播會員用戶,以及在中國從事NBA相關事務的工作者。

再有這超過40億美元的在中國的產業,又涉及到多少中國員工,更是難以統計,還有其他並未算在40億之內的周邊產業鏈,比如各個體育網站,因爲目前NBA的影響力,遠遠超過其他所有賽事熱度之和。

目前NBA是中國最受歡迎的體育節目。

另外,要全部封殺NBA產業鏈,還涉及到是否政府干預民企的行爲,而在目前中美貿易戰的當口,中共已經是如履薄冰,很難想象到其會進一步刺激川普。

當然,中共是有能力不顧這一切後果,一意孤行進行封殺,對NBA來說,受影響是肯定的,但遠不及目前中共媒體所宣傳的那樣,NBA二十年來在中國的耕耘,其實依然處於起步階段,看重的是未來的潛力,這一點毋庸置疑,但現階段遠遠未達到能動搖根基的地步。

與金錢無關

目前中國輿論有關NBA的信息,集中點都放在要用金錢壓迫NBA服軟這一點上,認爲這一切都是因爲美國人沒有意識到中國市場的重要性,而諷刺的是,美國相關輿論也和金錢有關,只是他們認爲NBA還不夠強硬的態度,已經是在人民幣前低頭,《底特律自由報》就直接發文:“NBA爲了金錢將靈魂出賣給了中共 它付出的只是道德制高點”。

數日前NBA首席媒體官巴斯表示,對莫雷的言行“表示遺憾”,這樣中性的用詞已經讓很多美國民衆不滿,因爲在他們看來,莫雷支持香港民衆爲自由而戰,是在維護普世價值觀,完全沒有理由對此道歉,甚至NBA應該公開支持這些價值理念。

“我認爲NBA球員如今更加活躍的部分原因,是他們承傳了前幾代人所積澱的文化底蘊——義務感、社會責任感、對社會問題直言不諱的慾望,這些都是成爲NBA球員重要的一部分。”

這是NBA總裁肖華去年接受採訪時所說的,如今被民衆挖出來檢討,認爲對比現在NBA在這莫雷事件上的處理方式,這些言論非常虛僞而無力,甚至還要跑到中國去進行溝通。

 湯姆·斯科卡在slate網站發表文章“NBA應該離開中國”
湯姆·斯科卡在slate網站發表文章“NBA應該離開中國”

美國政論作家湯姆·斯科卡發表了一篇名爲“NBA應該離開中國”的文章,其中最後兩段這樣說道:“爲什麼中共是唯一可以迴應挑釁的實體?NBA的主權和完整性又在哪裏?...中國可能有14億人口和價值40億美元的籃球市場,但只有NBA擁有NBA籃球,這是不可置疑的事實——如果NBA願意爲自己站起來的話。”

責任編輯:鮑天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