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黃奇帆 (大紀元資料室)
黃奇帆 (大紀元資料室)

伍凡: 黃奇帆兩次演講是爲四中全會做宣傳

【希望之聲2019年9月25日】(主持人:伍凡)中共將在10月舉行四中全會,香港和中美貿易戰是全會的必議重題。黃兩次演講是配合四中全會

中共對香港“反送中”的政策和策略己被港澳辦、外交部發言人和《環球時報》搞臭搞爛了,沒有任何信譽可言。諸如《中英聯合聲明》已過時無效之大話被英國、德國和美國首腦批駁。

僅管現時香港經濟只佔中國GDP 2.7%,但外國投資中國大部分資金和大陸國營企業藍籌股集資都通過香港市場。香港獨特地位在於其是世界級金融中心之一,實行普通法保護自由貿易。外國資本願意進入香港。

黃講中國任何一個城市,如上海或深圳都無法代替香港,因爲香港是自由港,是“一國兩制”的特區。西方財團和在香港存有大筆資產的中共官僚們願意聽黃的講話。

爲何在“反送中”熱火朝天時,黃出面講話。我想他要達到以下二個目的。

其一,替中共洋務派們着想,保留香港這個金母雞;其二,黃的講話是給美國聽的,尤其是美國參衆兩院將在本週討論《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之際,並計劃在10月通過此法案。可以說黃的講話是大外宣的計劃和內容之一。

前幾天黃又作了講話:如何應對中美貿易摩擦。

黃的第二篇講話突出了幾個重點:

其一,“自認爲我們(中國)現在逐漸近入世界經濟的中央。我們的確接近了世界舞臺的中央”。這是黃的自吹自擂的大話,因爲中國資源缺乏,缺水、缺石油、缺鐵礦石、糧食不足、科技創造能力不足、人民幣嚴重依賴美元、16歲以下年青人比率逐年下降,中共專制獨裁壓制中國民衆的消費力,中國民衆長期反抗,以及世界民主國家對中共的對抗等等原因,中國無能力進入世界中心。

其二,黃講“誰掌握這‘三 鏈’,誰就是世界性大集團的龍頭。能夠在產業鏈上形成標準,在供應鏈上掌控紐帶,在價值鏈上掌控資源優化配置的樞紐。誰掌握這三鏈,誰就是世界性大集團的龍頭”。依目前中國經濟產業情況來看,還沒有對重大產品掌控“三鏈”中的任何“一鏈”。例如華爲手機並沒有掌握“三鏈”,中國對手機、汽車和大型飛機沒有掌握“三鏈”。

其三,黃講“從‘三鏈’的角度來看,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纔是適應世界貿易產業鏈發展要求的”。這是黃爲應對中美貿易戰、要求美國撤消巳增加的關稅,這是自打嘴巴的夢想。中國關稅比美國高,貿易壁壘和補貼是全球出衆聞名的。

其四,黃講:“2013 年的三中全會,推出特別重要的決定,這個決定的歷史意義不亞於 1978 年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的改革開放”。這應該是黃替四中全會預先做廣告內容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