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领命抗敌  (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领命抗敌  (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轮回转世纪实故事:巴尔克什湖的波光云影

【希望之声2019年9月24日】(本台记者李文涵综合报导)题记:记得很小的时候,我就对于土地有着特别浓的感情,尤其上学时,当学到腐败无能的清政府与沙皇俄国签订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割让了中国西北和东北的大片国土的时候,心里的悲哀简直是无以名状的,这不简简单单的仅是一个国民、一个男儿的爱国情结,这种发自心底的悲哀和苦痛煎熬我好多年、好多年,自从修炼以后,渐渐才明白,这种心境来源于什么。下面就借此机会把事情的原委说将出来,来解开困扰自己十几年的心结。当然同样是想借此机会说明一个生命在历史上是怎样开创文化的。话不多叙,言归正传。

清朝守卫边界   今世眷念土地

话说清朝康熙大帝平定三藩之乱,收复台湾,一统华夏。由于圣祖皇爷体恤民情,时则百姓的生产秩序渐渐的从战乱中恢复,朝廷上下一片蒸蒸日上的景象。可是17世纪八十年代,本与中国并不接壤的沙俄开始骚扰我国东北边境,康熙大帝于1665年派兵两度攻占雅克萨等地,并与1689年9月7日与沙皇俄国签订了平等条约——《中俄尼不楚条约》。这段历史作为中国人可谓是人所共知。我当时在条约签定之后,被任命为边界巡使。在这黑土地的山山水水中日夜巡视。至今我还依稀的记得那片森林、那座山峰和那条不太长的河流——乌第河,还有那些物产。日日夜夜的带着将士守卫着祖国的边界,决不让外族入侵!后来终老于此。我的这段经历没有太多的波澜壮阔的事。因为提到关于土地的情结,我才提起此事,这也是今生今世怀有这个很重情结的一个原因。但此文的重点不是这儿。那是什么,请随我进入乾隆年间。

 在这黑土地的山山水水中日夜巡视 (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在这黑土地的山山水水中日夜巡视 (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善待金鲤来报恩 员外夫妻喜得子

乾隆皇帝的好坏我们在此不评论他,只说我。当时在承德因为有一个避暑山庄而天下闻名,在山庄附近有一个叫做夏王庄的村子,好像从前该村子里出了一位姓夏的王爷,所以当地百姓都想借个吉利,而且这个六七十户的人家只有几户是外姓人家,其余的都姓夏。在该村里有一户姓赵的人家,家境十分的殷实,真可谓是骡马成群、使奴唤婢。这家的主人赵员外是个十分精明强干之人,夫人朱氏因精打细算使家境过得十分的红火。怎奈二人膝下无一男半女,二人整日犯愁。一日赵员外一时兴起出外狩猎,忽遇一池塘,偶然想起夫人最近十分想喝鱼汤,于是想趁今日外出何不弄几条鱼回去,让夫人高兴高兴。于是用山里的土办法钓鱼:弄一根长树枝前边拴上线,找来一个小勾再放上蚯蚓。不知怎地,明明看着池塘里的鱼多的是,就是没有咬勾的,渐渐的日头已经偏西了,“再不回家夫人该惦念了”,赵员外想道。正当他要收勾的时候,发现一条鱼咬勾了。这使他惊喜万分,于是将鱼儿拉出水面,借着落日的余光方才看清,这是一条鲤鱼,这个鲤鱼不是一般的,而是全身上下都是金色的而且是透明的,从外边都能看到内脏。而且有五六斤重。赵员外一看更加高兴,于是将这条金鲤带回了家中。一进门就对夫人说,夫人您看,我给你带回什么来了?朱氏夫人正在缝纫,一听跑将出来一看,当时脸就变了,“你这是在哪弄的?!”“这两天你不是整天跟我念叨要喝鱼汤吗,今天正好外出打猎,打了一天也未遇到什么可打的猎物,在太阳要落山时我遇到一个池塘,我都快泄气的时候它才咬勾,不容易呀。赶快拿去做汤,好补补身子吧!”说完就拿着金鲤向后厨走去。“慢着!”朱氏夫人一声断喝道。“怎么啦!夫人,今天是谁惹你生气啦?”赵员外满脸堆笑。“你知道这鲤鱼不是一般的鲤鱼,它是一条金鲤!”朱氏夫人见他不明白,解释道。“金鲤又怎样?”赵员外还是不解。“你看它全身透明,而且浑身金色,这就说明它就是鱼王,鱼王你懂吗?”“人有王,有百姓,鱼还有王,新鲜!”赵员外依然不信。“龙有王,你听说过吧;老虎有王,你知道吧;狮子有王,你打猎时见过吧。”“是我见过,有一回我打猎遇到好几个狮子,其中一个大吼一声,那几个狮子一起朝我扑来,幸好我会上树,爬到了树上,然后顺着树枝跳将到另外的树上,就这样我跑掉了,保住了性命。”“既然如此,那鱼有王,就不稀奇了吧。”“这……”这时赵员外无意的看了一下那条金鲤,一看它正眼泪汪汪的望着它,似乎在哀求放过它一次。赵员外此时心也软了下来。于是向朱氏问道:“那夫人说该怎样办?”“放了它,马上放了它,越快越好。”朱氏夫人回答得干脆。赵员外看了看天,为难的说,天已经黑了,不如先把它放在水里明天再将它放回池塘不迟。“那就马上找水吧!”说完朱氏妇人便走入了内室。赵员外先是找来一个大盆,然后放了很多的水,也许是心血来潮,他从院子里找了几把草放在里边。这时那条金鲤很高兴,使劲的游来游去。

 金鲤很高兴,使劲的游来游去(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金鲤很高兴,使劲的游来游去(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当日晚间,朱氏夫人做了一个梦:说是他们做了一件好事,有人来报恩来了。当第二天天光大亮,他们发现盆子里的鲤鱼不见了,这下可急坏了夫妇二人,他们到处找也没有找到,最后只能默默的祈求上天保佑这条金鲤。从此过了三个月左右,朱氏夫人发现自己怀孕了,这使他们大喜过望。全家上下都是十分的高兴。乡里乡邻都来看看,都关心朱氏夫人的情况。一般的孩子都是十个月左右出生的,而这个孩子却是二十二个月出生的。出生时真是目光炯炯,十分英俊而且身体是金色而透明的。于是大家都叫他衷玉,就是十分的象玉一样通明。由于出生在猎户家庭,小衷玉从小就学一些武艺之类的,后来遇到一位很有名气的武术教头,跟着学武炼功。

 出生时真是目光炯炯,十分英俊而且身体是金色而透明的(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出生时真是目光炯炯,十分英俊而且身体是金色而透明的(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衷玉救乾隆帝于危难之时

衷玉16岁那年正赶上乾隆皇帝亲来承德避暑狩猎。一次乾隆的坐骑在一次狩猎中被老虎给吓惊了,马开始乱跑,不知怎的跑到了山庄以外,此时小衷玉正好与几个小伙伴一起比赛马,正玩得高兴,忽逢乾隆的马跑将过来,小衷玉二话不说,飞一般的跑到马前死死的抓住马的缰绳,也许是马被他这么一吓醒过来了,再不就是小衷玉用力太大了,反正马是停下来了,乾隆皇帝半天才缓过神来,“呀!是你救了寡人?!还不跪下领赏?!”这时乾隆的侍从也赶了过来,纷纷说:“你们见了万岁皇爷还不下跪,等待何时?!”“草民叩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小衷玉和几个小伙伴纷纷跪倒。这句话是小衷玉听村里上了年纪的人说书讲古时听来的,今天看来是派上了用场。乾隆仔细的端详了小衷玉一会儿,心里十分的喜欢,便道:“你叫什么名字,可否愿意随我进京,我让最好的老师教你识文习武,好不好?!”“在下赵衷玉,我得与父母商量之后,才能答应。”“还不赶快谢主龙恩,皇上说的就是圣旨,必须遵从,况且,从此后你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旁边的人帮腔道。“万岁说的是圣旨,但我也得与父母商量一下,这是礼数嘛,谁也大不出理去。”“这孩子,真有你的,去吧,什么时候想通了,与父母商量好了再来山庄找我,我就在这儿等你。”乾隆哈哈大笑道。说完乾隆带着卫士和随从回到了山庄。

随帝进京识文习武 成就事业儿孙满堂

衷玉就此别过了伙伴们回到了家,到家里对父母照实说了一遍。父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连说,这是我们家的大福分了,孩子你去吧,古人云:学会文武艺,会买帝王家。作为男儿就应该有一番做为,但是有一点,任何时候必须不可压榨百姓,与人为善,决不可助纣为虐!就这样赵衷玉就留在了乾隆身边,乾隆说话还真是兑现,给他找来最好的文、武老师。教他识文习武。这孩子天生聪慧,但是生性淡漠,不爱吱声,对于官场的勾心斗角的事从不去想。后来在他二十八九岁被派往甘肃任带兵督统。在处理边界和民族纷争中屡立战功,在他年近五十时被提拔为副统帅,此时他可谓是子女绕膝,儿孙满堂。

又过了两三年的光景,一次老妻陈氏要到伊犁去串门,无奈,衷玉只得陪她同去。快到伊犁时就听说沙俄兵已经入侵巴尔克什池(现名:巴尔克什湖)一带,朝廷也下来诏书,让衷玉带领十万官兵火速开往巴尔克什池一带。衷玉只有领命抗敌了。

决战沙俄蓦然醒悟:泽国江山入占图,生民何计乐樵苏?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当他率领十万大军到达阿拉木图附近的时候,沙俄军队已经越过边界线向中国领土入侵了,当时沙俄军队大约有三十几万。安营扎寨之后,衷玉找来众将研究破敌之策,有的说将沙俄军队引入沙漠,没水,他们自会大乱,我们趁机就能杀他个片甲不留!衷玉想想也对,于是设了一个兵法上称作请君入瓮之计,将三十几万沙俄军队引入沙漠深处,然后趁他们水会用尽之时杀将进去。至今我还清楚的记得那真是一场鏖战。但见天上黄沙滚滚,地上人喊马嘶,釿鼓齐鸣,刁翎箭象飞蝗一样。那真是尸体遍地,血流成河。我方凭着有利的地势和掩护,将敌人几乎消灭光了。

整个战斗从黎明持续到掌灯时分,我方亦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十万人的军队,战斗到最后,只剩下连我在内的十几个人!可见这场战事是多么的惨烈!!茫茫沙漠简直就被中土将士的鲜血染红!望着满地的鲜血和尸体,衷玉的心就像刀割一样,这使他想起一首唐代曹松的诗:泽国江山入占图,生民何计乐樵苏?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班师回朝后,乾隆要给他封侯,他坚决请辞,要求告老还乡。起初乾隆不同意,后来见衷玉态度十分的坚决,也就满足他的愿望了。于是衷玉一大家子又回到了夏王庄,与父母过着怡然自得的田园生活

 田园生活(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田园生活(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后记:人虽然有生有逝,但这段历史却深刻的留在了我的记忆中,挥之不去。至今想起巴尔克什湖的波光云影,附近沙漠的烈烈朔风还是那么的感慨万千!写出此文就是想将自己的这段经历拿出来,自己好将这份情结彻底放下,珍惜吧!走好今后的路,也不枉人世转生千百代!有道是:大漠忠魂蓦然醒悟,毅然决然田园生活,今世回忆心无执著,等神救度再返天国

(本篇文章和图片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责任编辑:田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