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歲月輪轉,欲說還休(圖片:pixabay)
歲月輪轉,欲說還休(圖片:pixabay)

當年“不過爾爾”的詩詞,長大後讀起來“欲說還休”

【希望之聲2018年11月27日】(本台記者王潤綜合報導)少年不識愁滋味,面對浩如煙海的詩詞,

只愛讀那些辭藻華麗的句子,

而有些初看不夠搶眼的篇目,則被我們擱置一旁。

歲月輪轉,而今識盡愁滋味,

在某個瞬間,恍然驚覺——那些當時覺得“不過爾爾”的詩詞,

竟有着令人潸然淚下的力量。

詩詞天地分享了這些觸及心靈的篇章。

 觸及心靈的篇章(示意圖片:unsplash)
觸及心靈的篇章(示意圖片:unsplash)

巷陌風光縱賞時,籠紗未出馬先嘶。

白頭居士無呵殿,只有乘肩小女隨。

花滿市,月侵衣,少年情事老來悲。

沙河塘上春寒淺,看了遊人緩緩歸。

——姜夔《鷓鴣天·巷陌風光縱賞時》

蘆葉滿汀洲,寒沙帶淺流。

二十年重過南樓。

柳下系船猶未穩,能幾日,又中秋。

黃鶴斷磯頭,故人曾到否?

舊江山渾是新愁。

欲買桂花同載酒,終不似,少年遊。

——劉過《唐多令•蘆葉滿汀洲》

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

愛上層樓,爲賦新詞強說愁。

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

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

——辛棄疾《醜奴兒 書博山道中壁》

 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圖片:wikimedia commons)
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圖片:wikimedia commons)

西城楊柳弄春柔,動離憂,淚難收。

猶記多情、曾爲系歸舟。

碧野朱橋當日事,人不見,水空流。

韶華不爲少年留,恨悠悠,幾時休?

飛絮落花時候、一登樓。

便作春江都是淚,流不盡,許多愁。

——秦觀《江城子·西城楊柳弄春柔》

平生臭味如君少,自是君難老。

似儂憔悴更誰知。

只道心情不似、少年時。

春風也到江南路,小檻花深處。

對人不是憶姚黃。

實是舊時風味、老難忘。

——呂本中《虞美人·平生臭味如君少》

 春風也到江南路(圖片:unsplash)
春風也到江南路(圖片:unsplash)

此日知何日,他鄉憶故鄉。

亂山深處過重陽。

走馬吹花無復、少年狂。

黃菊擎枝重,紅茱溼路香。

扁舟隨雁過瀟湘。

遙想萊庭應恨、不同觴。

——趙長卿《南歌子·此日知何日》

畫樓簾幕卷新晴。掩銀屏,曉寒輕。

墜粉飄香,日日喚愁生。

暗數十年湖上路,能幾度,着娉婷。

年華空自感飄零。擁春酲,對誰醒。

天闊雲間,無處覓簫聲。

載酒買花年少事,渾不似,舊心情。

——盧祖皋《江城子•畫樓簾暮卷新晴》

渡口喚遍舟,雨後青綃皺。

輕暖相重護病軀,料峭還寒透。

老大自傷春,非爲花枝瘦。

那得心情似少年,雙燕歸時候。

——王炎《卜算子·渡口喚扁舟》

飲量平常發興偏。留連光景惜歡緣。

悲慨慷人爭和,醉墨淋漓自笑顛。

麟閣畫,祖生鞭。拍浮多負酒家錢。

老來事事消磨盡,只有尊前似少年。

——元好問《鷓鴣天·飲量平常發興偏》

 老來事事消磨盡(示意圖片:pixabay)
老來事事消磨盡(示意圖片:pixabay)

長安古道馬遲遲,高柳亂蟬嘶。

夕陽鳥外,秋風原上,目斷四天垂。

歸雲一去無蹤跡,何處是前期?

狎興生疏,酒徒蕭索,不似少年時。

——柳永《少年遊•長安古道馬遲遲》

客路苦思歸,愁似繭絲千緒。

夢裏鏡湖煙雨,看山無重數。

尊前消盡少年狂,慵着送春語。

花落燕飛庭戶,嘆年光如許。

——陸游《好事近·客路苦思歸》

今年花事垂垂過。明歲花開應更嚲(duǒ)。

看花終古少年多,只恐少年非屬我。

勸君莫厭金罍(léi)大。醉倒且拼花底臥。

君看今日樹頭花,不是去年枝上朵。

——王國維《玉樓春》

(本篇文章和圖片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責任編輯:文思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