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美國被叫做“文化大熔爐”,即他能夠讓人們同化於他的文化。(圖片:網絡圖片)
美國被叫做“文化大熔爐”,即他能夠讓人們同化於他的文化。(圖片:網絡圖片)

美中文化差異(4): 美國文化具有巨大同化包容力量

【希望之聲2019年9月13日】(根據本臺《走入美國》節目整理)在豐富的多元族裔、多元文化社會中,文化差異會導致不同的人對待同一事物的態度和做法有所不同,而人與人之間的很多誤解往往是由於彼此對於文化差異的不瞭解所導致的。所以,如果我們能夠更好地理解這些差異,就會更大程度地減少誤解的發生,達到更好的社會融合,和對人文現象、特點、人的觀念和行爲的正確理解。希望通過本系列,能夠幫助人們更好地瞭解美中文化的差異,以及美國人對這些文化差異有怎樣的看法。

本臺記者馨恬就此專訪了來自華盛頓的資深外交專家勘琵博士(Dr. Alicia Campi)。她是美國前外交官,現在華盛頓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國際研究所教書。能夠講一些中文的她,同時也是美國專門培訓外交官的學院,美國國務院外國服務研究院美中關係講員、協調人。她對時事尤其川普總統的政策方面具有獨到見解。

 華盛頓資深外交專家勘琵博士(Dr. Alicia Campi) (圖片:SOH)
華盛頓資深外交專家勘琵博士(Dr. Alicia Campi) (圖片:SOH)

(接上文:美中文化差異(3): 母國傳統的保持和移民國文化的融合)

美國文化具有巨大的同化包容力量

勘琵博士說,來到美國的各個族裔的移民,都是在打一場肯定會“輸掉”的戰爭,但並不是說你就不應該去爭取,你還是應該讓子孫輩瞭解他們的根。但是從美國這個國家的立場考慮,我們不能讓來到這裏的人,們老是想着他們母國裏的事情,因爲如果那樣,移民們會把原先在母國裏的對立和鬥爭等等帶到美國來,就會讓這裏的生活變得無法忍受。這就是爲什麼在美國不可以有伊斯蘭教法,不可以讓人把臉遮住,我們不希望人們因爲對方是女性或是某種膚色而不能觸碰或對話,否則所有那些其他國家的問題都會帶到美國來毀掉這個國家。

所以,當人們因爲經濟、追求、信仰等等原因而決定來到美國的時候,他們就會發現自己和子女後代是生活在了美國的文化中,他們無法把之前的鬥爭和糾葛帶到美國來,因爲他們會被美國文化同化。勘琵博士認爲,這是美國文化最厲害的地方,相比於法國、德國、中國來說,美國更能夠讓人們同化於他的文化。

因爲美國從建國開始,所有的人都是從某個地方逃來的,人們也都認爲在這裏可以比原來的地方生活得更好。因此,你或許並不喜歡你的鄰居,但也不會去害他;你或許不會跟那個人打交道,但也不會去跟他打架……人們在這裏可以相安生活。如此一來,理唸的差異、不同的偏見等等都會逐漸減弱,人與人之間會發現有更多的共同之處。加上孩子們上同一個學校,長輩之間互相更加瞭解,最後甚至兩家可能結爲親家,所有的障礙都被打破了。

移民的故事各不相同,但又有相同模式

與此同時,勘琵博士博士說,她也能夠感受到新移民心裏的那種悲傷情緒。她還記得自己的祖母,那個時候常常聽着收音機裏放着波蘭的歌曲,就會不停地流淚。但是她也不願意再回到波蘭,因爲她覺得無法回到那裏生活了,她的生活在美國。但是她在這裏不是很愉快,而她也意識到回到波蘭會更不幸、更不愉快。勘琵博士說,這也是很多華人移民的狀態,因此她能夠感同身受。

這裏我們可以感受到勘琵博士的同理心和善解人意。

她繼續說,另一方面,很多移民可能覺得這種事只發生在我們這個族裔裏。事實並非如此,同樣的故事,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各種族裔社區的人身上。不過,每個故事又不相同。每個人、每個家庭的經歷和故事都是獨特的,但又有相同的模式。所以,如果你能夠理解這些的話,你就會對別人產生尊敬,同時也不會覺得這個問題只是你個人的、就不會感覺壓力那麼大、人那麼不開心了。

總體而言,移民們身上的壓力都很大,基本上都不太快樂。因爲,如果是政治避難者,他離開自己的國家不是因爲自己選擇要那麼做,而是因爲無可奈何,留在母國情況會更糟糕;如果是因爲經濟原因而背井離鄉的,他的決定是基於金錢物質,說明他們把金錢、財產安全看得高於家庭和傳統。所以不管是窮還是富,作爲移民,可能整個人生中都在考慮,自己當初是否做出了正確的決定,來到這個國家結婚生子;看着他們的子孫輩所走的路,是自己以前根本無法想象、跟自己小時候截然不同的。

勘琵博士對移民的感受非常同情,因爲她看到自己所愛的祖母經歷過這些。但是,假設她祖母當時沒有做決定逃到美國來的話,她們家幾乎所有的男丁都會在二次大戰中被殺害。因此她感謝祖母。她說,在沙皇政府倒臺前夕,祖母家人希望她去看俄國的一位叔叔,如果是那樣的話,假如她在俄國生長,並在布爾什維克政權統治下存活下來,她就會變成一個共產主義者。幸虧祖母做了對的決定。她記得祖母從很多方面來說都是一個很不開心的人,但祖母很有能力、很聰明,在美國過上了很好的生活,並讓整個家庭在美國挺成功的。但祖母是有傷痛的,雖然她並沒有談論這些。

作爲移民的父輩和子孫各自都負有道德責任

勘琵博士博士在大學教課時,試圖告訴她的學生們:你們試圖與父母祖輩們不同,試圖融入美國社會,開創屬於你們自己的生活,但是,你最好還是要記得你的父母做了什麼,才能帶給你這些機會,讓你能夠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父母放棄了很多很多,即便是家境富裕的人來到這裏,他們也放棄了很多。因此我們必須尊重父母,雖然不一定要贊同他們的選擇或者對父母言聽計從,不是這個意思,而是說,至少你要尊重父母的決定和行爲,因爲移民到另一個國家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這是一個挑戰,人們能夠討論和思考這方面的事情是件好事。勘琵博士說,她不理解有些人說,我不會教孩子道德理念宗教信仰方面的事情,等他們到了21歲就可以自己去選擇了。但是,那時候他們按照什麼標準來選擇呢? 勘琵博士認爲,作爲父母是有責任教導孩子的,這是家長的責任、不是權力,你要教給他們好的道德理念和正的宗教信仰價值。

她說,或許你覺得是在判斷這些價值理念,但不管怎樣這就是你的責任,你不能說讓孩子自生自滅,等到了21歲他就會自動變成一個好人了,不是這樣的。

這就是爲什麼我們作爲上一代,就應該好好教育下一代;假如有一代人不承傳這個教育,可能就造成下一代產生很多問題,吸毒、自私自利,就會對下一代造成損害。

(待續,敬請關注)

點擊閱讀本系列所有文章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