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中國人的迷思源於洗腦教育,很不合理卻難於克服。-勘琵博士 (圖片:公有領域)
中國人的迷思源於洗腦教育,很不合理卻難於克服。-勘琵博士 (圖片:公有領域)

美中文化差異(2): 探討美中文化的不同迷思和根源

【希望之聲2019年9月7日】(根據本臺《走入美國》節目整理)在豐富的多元族裔、多元文化社會中,文化差異會導致不同的人對待同一事物的態度和做法有所不同,而人與人之間的很多誤解往往是由於彼此對於文化差異的不瞭解所導致的。所以,如果我們能夠更好地理解這些差異,就會更大程度地減少誤解的發生,達到更好的社會融合,和對人文現象、特點、人的觀念和行爲的正確理解。希望通過本系列,能夠幫助人們更好地瞭解美中文化的差異,以及美國人對這些文化差異有怎樣的看法。

本臺記者馨恬就此專訪了來自華盛頓的資深外交專家勘琵博士(Dr. Alicia Campi)。她是美國前外交官,現在華盛頓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國際研究所教書。能夠講一些中文的她,同時也是美國專門培訓外交官的學院,美國國務院外國服務研究院美中關係講員、協調人。她對時事尤其川普總統的政策方面具有獨到見解。

 華盛頓資深外交專家勘琵博士(Dr. Alicia Campi) (圖片:Youtube)
華盛頓資深外交專家勘琵博士(Dr. Alicia Campi) (圖片:Youtube)

(接上文:美中文化差異(1): 中國人的“不一樣”所帶來的思考)

人人生而平等”的含義:人人都能獲得公平的機會

勘琵博士說,她的母親曾經常跟她講:《獨立宣言》裏說每個人都生來平等,但並不這樣,有的人生在富人家庭,從小就有錢;有的人生來就很漂亮;而有的人先天就有說話方面的缺陷……所以每個人生來是不一樣的,但重要的不是我們生來都一樣,而是我們每個人都能獲得公平的機會。這就是美國所提供的,給所有人公平的機會去爭取他們想要的生活方式,這纔是我們要努力爭取的平等權利。

而中國政府經常強調中國是有“特色”的社會主義,也有些中國人同意他們,認爲中國這麼大、人這麼多,不採用極權統治還管不了呢。當你說某人不值得享受言論自由、集會的權利、根據自己的信仰敬拜的話,你剝奪了他們的自由,還說這是爲了他們好,甚至詭辯說如果給了他們自由的話,他們可能會做出不恰當的行爲、造成社會問題。勘琵博士表示,這些說法讓她感覺退回到了200年以前,讓她感到痛心。

美國人對中國曾存在的迷思

美國人有一種理論:自由企業,包括自由貿易,將使人們變得民主。這是美國的迷思,或者說是從他們的經驗中得出的迷思,因爲美國就是這樣發展的。這就是爲什麼美國的前幾屆政府包括布什、克林頓、奧巴馬,都認爲假如我們幫助中國實現現代化、把中國帶入全球市場的話,就可以讓中國人的思維方式向民主轉變,最終共產主義就會垮臺,中國將走向民主。

但是,三、四十年都過去了,我們並沒有看到這樣的結果。

人易犯的錯誤:把一個羣體的經驗擴展到所有羣體身上

爲什麼沒有出現象美國人設想的結果?中國和美國有什麼不同才導致結果的不同呢?

有些專家學者認爲,臺灣、南韓的民主模式可以作爲其它亞洲國家的參照,因爲他們都是一部分開放的市場經濟、一部分有所控制的經濟。但關鍵性的問題是:如果完全不管文化和歷史的層面的話,將很難找到一種可以適合全球所有人的理論。

因爲關於政治掌控權、強大的政府等等,不同羣體有不同的傳統、不同的經驗,不管是正面還是負面的經驗,歷史上每一個羣體都有自己的經驗。而政治學家、哲學家們經常犯的錯誤就是,他們把一個羣體的經驗擴展到世界上所有的羣體身上。而事實並非如此。爲什麼呢?這裏有不同的答案。

一種答案是,與人本身的不同有關。人與人是不一樣的,有黑人、亞洲人,也有來自歐洲的人,等等,所以不同人導致的結果也不一樣。另一種答案是,與智力的不同有關。有的族裔更聰明,因此更有創新力,而有的則更缺乏創新力;或者有的更主動,有的更被動,等等,因此族羣智力、能動力的不同造成的結果就不同。

但是,我們不確定能否對這些問題去進行研究找出答案。因爲這樣可能顯得“政治不正確”,可能有人認爲我們生活的社會很多元化,我們最好不去觸碰這些敏感問題。其實不同族裔的基因成分是不一樣的,但是很多人對這些不同裝作不存在,而只去單純談論生存環境對人的影響問題。但儘管如此也不能給出合理的答案,因爲並不是所有生長在貧困環境中的孩子都成了毒品販子,也不是所有長得漂亮的人都成了好萊塢明星。

勘琵博士指出,這其中的問題是:我們總想把一種在微觀上的理論套在各種不同的人身上。其實真正的挑戰是:人本身腦子裏已經被灌滿了那些告訴你是什麼樣的人,你就應該有怎樣的行爲,等等這樣的信息,讓人徹底失去了想象力,甚至沒有意願想要跳出那些被設計的框框去思考。這實在是讓人感到非常沮喪。

中國人的迷思源於洗腦教育,很不合理卻難於克服

勘琵博士說,那些從中國大陸來到美國的精英,他們大多數都受過高等教育,其中有些人非常富裕,他們也到處旅遊。但他們還是有一些固有的觀念,比如說,他們認爲不能讓中國人擁有完全的自由,因爲中國人無法自己控制自己。這種觀點從哪兒來的呢?那是因爲中國政府從他們小時候就這麼教給他們的!

這讓勘琵博士想起阿拉伯國家的婦女爲什麼要遮住臉部,是因爲像沙特阿拉伯國家的婦女從小就被教育,如果不遮住臉的話,她們看到男性就會控制不住自己;他們把問題的原因歸咎於女性,而不是男性。這是很不合理的說法,也成爲一種難於克服的東西。

這是文化差異的一部分,或是對文化的誤解。因爲有時中國人自己貶低自己,說自己不能生活在民主國家。但是如果把同樣的中國人放到美國、英國,放到法國,他們不能生活在那些民主國家嗎?顯然不是!那麼對這種讓人無法理解的東西,在中國長大的人會說,從小就是被這樣教育的,就是這樣的!而且這種洗腦教育很有效果,並且不是很輕易就能改變的,因爲即便現在這代人,他們也會在家裏這樣教育下一代。

所以,生活在多元文化、多元宗教和族裔的社會中,是很具有挑戰性的,當然也很有意思,也是值得的,但絕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那麼怎麼辦?如何在這樣的環境中更好地生活?在後續文章中繼續請勘琵博士談她的看法。

(待續,敬請關注)

點擊閱讀本系列所有文章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