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經濟學家俞偉雄教授認爲,中共短視近利,有很多誤判。(SOH合成圖片)
經濟學家俞偉雄教授認爲,中共短視近利,有很多誤判。(SOH合成圖片)

經濟學家談貿易戰(4):中共短視近利多誤判 集權效率似納粹模式

【希望之聲2019年9月3日】(本台記者馨恬採訪報導)美中貿易戰打打停停、停停打打。9月3日,川普總統發推文狠批中共想拖延到2020美國大選後等一個親共政府上臺。但是川普對自己連任充滿信心,他說到那時,他給出的條件將更苛刻,而中國的供應鏈會在這期間的16個月時間裏崩潰。

我們繼續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安德森管理學院的經濟學家俞偉雄教授,對美中貿易戰進行一個分析。

安德森管理學院是美國的頂級商學院之一,俞偉雄教授也是UCLA中國研究中心的經濟學家,他在中國經濟及其對美國經濟的影響和預測方面,以及對亞洲新興經濟體方面都很有研究。

 美國頂級商學院之一的安德森管理學院的經濟學家俞偉雄教授。
美國頂級商學院之一的安德森管理學院的經濟學家俞偉雄教授。

接上集:經濟學家談貿易戰(3):中國或被制裁 排除在世界自由市場之外

這一集和下一集的內容是馨恬對俞偉雄教授在8月上旬一個採訪的回顧,當時中共方面放手讓人民幣破7,緊接着美國財政部將共產中國列爲“貨幣操縱國”,川普總統也表示要切斷與中國電信巨頭華爲的關係。美中貿易戰的緊張局勢陡然升級。俞偉雄教授當時的分析對於時下美中貿易戰進展的局勢仍然十分中肯。

北京政府短視近利 想要以拖待變 但是越拖對中國經濟越不利

馨恬:俞教授,您對目前美中貿易局勢怎麼看?

俞偉雄:一個僵局的局面對中國來講是很不利的。過去,中國在全球化扮演的角色就是能夠透過大量出口到美國市場,以享有高速經濟成長,現在因爲雙方的貿易逆差太大了,美國希望中國可以做一些結構性改革,但是中共不願意,結果美國市場可能會對中國變得越來越遙遠。

現在北京政府有個策略,就想以拖待變,等拖到明年11月之後,如果美國總統大選搞不好就不是川普了,是另外的民主黨總統的話也許就比較好對付。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大的錯誤判斷。

越拖越久,其實對中國經濟越不利,因爲現在有越來越多的廠商、製造商搬離出中國。每搬出一個製造商,就是對中國經濟的一個傷害。

我不知道他們是怎麼算計的,可能是政治考量大於經濟考量,但是,很不幸的發展是,北京政府走錯了好幾步的路。其實川普當選之後,美國也釋出善意,加上習近平又訪問美國,那都是很好的一個開始。

美國要求中國做結構性改革,這個要求都很正確的。其實是以一個外在力量幫助中國做一些改革,其實對中國經濟發展是有長遠的幫助,但是,北京政府就是短視近利,這是很可惜的。

現在演變到這個地步,讓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變得越來越競爭的狀態,最後中國可能就會失掉很多本來擁有的優勢。這是我的基本看法。

所謂“中國夢”是21世紀版本的“超英趕美”  是誤判

馨恬:那關於北京政府爲什麼會做這些決定,您剛纔提到的他們可能在政治上的考量多於經濟上的考量,能不能解釋一下?

俞偉雄:有可能中國的策略,所謂的“中國夢”,“中國製造2025”,也許是根深蒂固在北京政府領導人的心中,尤其是最近這10年,中國經濟實力起來,現在是個時間點,對過去中國百年的羞辱(是個大翻身),這個時候一舉發展工業,然後就能夠一舉超越美國,成爲世界第一大強國、富國。

這是一個很錯誤的判斷。

幾十年前中國也是超英趕美,現在是一個比較新的21世紀的版本。就是爲了要這樣做,什麼樣的手段都不顧了,這是很不正確的,反而欲速則不達。

中共領導人自認爲中國的政治模式有效率 因此不同意美國的要求

俞偉雄:這裏有很多誤判,我只是推測,因爲我們沒有辦法去分析中國領導人心裏是怎麼想的。我覺得他們心裏會覺得所謂的中國政治模式是最好的模式,就是有一個精英領導來做這些事情,非常有效率,很快;他們認爲西方民主制度是很沒有效率的,很糟糕的,大家吵吵鬧鬧,很多事情沒有效率。中國的方式不是這樣的。

這也是一個很錯誤的概念。他們覺得如果同意了美國的要求的話,也許就會讓中國的經濟成長速度緩慢下來,就沒辦法超越美國了,這就不是“中國夢”的最終目標了。

但是我覺得這樣反而讓所謂的“中國夢”更加難實現,因爲你跟美國對抗的話,未來在整個全球的地緣政治、經濟、科技等各方面的發展,對中國都會有越來越多的侷限、制約。

過去幾十年美國扶持中國變富再欲變民主 但是反而助長了中共領導人的野心

俞偉雄:中國一些領導人有些想法是不切實際的,可能他們自己對過去幾十年的發展覺得洋洋得意,覺得中國政府的模式很好。孰不知,是有重大原因的,是美國從尼克松總統之後,扶持中國來對抗蘇聯。1990年代蘇聯垮臺之後,美國就希望中國能夠更富強,能夠蛻變成象西方的自由民主社會。那時候很多人都是這樣天真的想法,認爲當一個國家人民富裕之後,就會崇尚民主自由。但是這個模式好象沒有在中國發生,反而助長了中國領導人的野心、不切實際的夢想,導致現在一連串的錯誤決定。

馨恬:所以美國和西方自由國家沒有想到,中國經濟發展了之後,執政的中共政府並不想把手中的權力民主化?

俞偉雄:是的。

中共集權統治的“高效率”與納粹很相似 也可能走上納粹式的悲慘結局

馨恬:您提到一點,我聽到一些來自中國大陸的朋友也有這樣的觀點,甚至在美國已經生活很多年的華人,他們覺得美國的這種民主制度很沒有效率,修個馬路、建個地鐵花好多年也弄不成,但是在中國的制度下,一聲令下很快就能夠建成。所以他們認爲集權還是有好處的,做事情很快有效率。您怎麼看?您覺得這種觀點的誤區在哪裏?

俞偉雄:誤區就是把歷史發生的一個點產生的現象誤解成這是一個長期的真理。

舉個例子,在二次大戰之前的納粹德國,也有類似這樣的情況。納粹在修高速公路、各方面的科技、經濟都很先進。那時候,世界第一條高速公路或鐵路,納粹就是修得很快,跟中國現在情況很象,就是一個集權政府,說要幹什麼,民衆要拆遷就馬上拆遷,所以很快,很有效率。

可是孰不知,這樣的效率長期下來,沒有辦法永續發展。爲什麼?因爲這個權力集中在一少部分人手中,最後會引發很多資源的嚴重錯置,最後納粹就引發了二次大戰,導致德國很悲慘的結局。

中國很難講以後不會這樣,當這些領導人很得意,有這麼高效率成長的模式,但是如果這樣持續下去,不顧絕大多數人民的想法跟觀點的話,最後可能一不小心就走上錯誤的政策,最後就會讓整箇中國的發展沒有辦法挽回。

所以長期來看,這個東西是最不可靠的,決策集中在少數人手中,這是比較短視近利的。

比較美中模式 沒人想移民中國 大家都嚮往美國的自由民主空氣

俞偉雄:我們來看下去,未來發展會怎麼樣。有一點很重要的是,我們就講這兩個國家的模式:美國模式,中國模式。象美國這樣的模式,民主自由,雖然吵吵鬧鬧,象美國南方邊境,雙方政黨吵鬧搞不定,但是美國依然還是全世界大家所有人都想要移民的國家。

中國就沒有這個情況,沒有聽到說什麼樣的人民都想要移民到中國去。可能有短暫在那邊工作的,但是想要真正以中國爲一個國家移民的,還是比較少的情況,反而是很多中國人想要移民到美國來。

這是爲什麼呢?就是背後的制度,美國整個政治體制和自由民主的空氣,這種精神,是人類嚮往的最終目標,而不是說有中央集權的一些人來告訴我們要怎麼做,大家在這種所謂的爲了國家目標,每個人去聽從指揮。這是美中之間的天壤之別。

馨恬:反對川普總統的美中貿易談判策略的人稱,加徵關稅也會傷害美國經濟,尤其是消費者;貿易戰激化對川普總統競選連任會有影響。俞偉雄教授是怎麼看的,請關注下一集內容。

相關報導

經濟學家談貿易戰(1):中共特色“自信”會給其帶來意外之災

經濟學家談貿易戰(2):有遠見企業要及早重新佈局 李嘉誠最聰明

經濟學家談貿易戰(3):中國或被制裁 排除在世界自由市場之外

經濟學家談貿易戰(4):中共短視近利多誤判 集權效率似納粹模式

經濟學家談貿易戰(5):川普有使命感要打贏對中方的貿易戰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