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作者告誡習近平:黨亡不是人亡,只要活着就可以再建別的黨,亡黨天未塌,人照常活。(中央社)
作者告誡習近平:黨亡不是人亡,只要活着就可以再建別的黨,亡黨天未塌,人照常活。(中央社)

習近平 亡黨又不是亡國 有什麼想不通?

【希望之聲2019年8月19日】(獨立評論 作者:孫豐是也)亡黨的傷感,說到底是個胸襟寬不寬,境界高不高,是私心太重的表現。

入了黨不還是原來的人嗎?亡了黨也還是原來的人。以身殉黨與誓死保衛黨、忠誠於黨,維護黨核心,都出於心胸狹隘!

亡黨連根汗毛都沒傷——地球人不是已經歷蘇、東、波共產黨的解體了嗎?那些整天喊忠誠於黨的人在黨亡之後不是活得有滋又有味?何見他們以身殉黨呀!原共黨高官們不還是想吃就吃,想喝就喝嗎?一滴眼淚都沒掉呀!此證明亡黨本應是常態。忠誠於黨全是說給別人聽的,是騙術,此話普適於全人類!

黨亡不是人亡,只要活着就可以再建別的黨,亡黨天未塌,人照常活。所以老孫的遠見卓識就是黨要亡就讓它亡,何必整天拿亡黨來說事?以亡黨來說事的人全是心胸太狹,容不下物。只要沉下心來想它一想,別的黨、別的人能把國家管理好,哪個黨、哪個人來幹還不是一樣?

國家又不是黨的,人人有資格來競選!羅馬尼亞那老齊(編注:羅馬尼亞最後一任共產黨黨魁齊奧賽思庫)還想蹦蹦躂,不蹦至少還有條命,一蹦連命都沒了。習近平你也想一想,那個啥子庫(編注:羅馬尼亞最後一任共產黨黨魁齊奧賽思庫)與多數共黨國一人不死、平穩落幕相比,孰個更划算?而齊啥子庫的死就像秦檜一樣遺臭萬年!他不是咱的文天祥能留英明在人間,文天祥忠誠的是民族,抵禦的是入侵者!

中共是蘇俄的文化入侵,不是我中華的土產。建的是蘇維埃,只從名字上講就已是通俄賣國的漢奸,共產黨的滅亡是自身本性所決定,是歷史的不可抗拒的進程,證明瞭歷史的成孰,不是反對派的反對。讓它死,不讓它死它都非死不可,這是因它殺害了幾千萬同胞的必然!

習在2015年一次會上曾提出共產黨非亡不可,問官員們怎麼辦,誰有好辦法?有人說去掉“共產”換黨名。王歧山也多次說了:亡黨已不是虛言。證明你們在內心都肯定了你們黨就是害民黨,又何必假猩猩的惜猩猩呢?從猩猩堆裏跳出來,誠心去促成黨的平穩滅亡纔是明智,得到的纔是天也笑來,地也笑。

能派出楊潔篪與“美帝”去妥協,爲什麼不能與自己那血濃於水的港胞妥呢?反正都是妥協!

只要心至誠,不用怕香港問題丟面子,只要讓港人連同大陸人都過上無關意識形態的,常人的,只關乎擔水砍柴,吃米穿衣、庭院灑掃的人性日子。

只要元首能俯下身體裝孫子,丟的什麼臉呢?不只是沒臉可丟,得到的是渾身都被國民貼滿金。貿易戰一年多,已被劉鶴談成卻被你撕毀,難道是爲了面子?你那張臉並不難看,不需脂粉,爲臉面而讓國民吃草才真正丟臉。老孫要在你小習位置上,纔不管臉不臉面呢!走到哪裏都只求實惠:只說請多關照,請高擡貴手,像朱鎔基那樣說:請給我點面子!香港問題還不是你只有意志而不講實惠嚇破了他們的膽?哪怕向港人下了脆又有什麼臉可丟?原印度的甘地總理用哭來迫其大臣們賣命出力,丟臉了嗎?沒丟!原西德總理一下跪就消了波蘭人的氣,何況國又不是你的,你不幹別人來幹不還是幹嗎?有成功不必我習近平者,纔是真男兒!

老孫緊急呼籲:妥協,還是妥協!對不起,才能使香港復歸平靜,當孫子纔不是真孫!能吃虧纔是真福分!容天下難事纔是真英雄!只有鄧麗君的歌纔是人人愛聽的歌!用鄧麗君的泛愛的歌聲來保證中華民族的完整,不費吹灰力,何樂而不爲?!

鄧麗君的歌比馬主義、毛思想,新時代特色社會主義的什麼思想偉大了千倍萬倍。只要全中華都唱鄧麗君的歌,哪有敵對勢力,什麼社會危機不迎刃而解?

老孫頭沒活頭了,呼籲有活動能力的朋友用鄧麗君的名字來建一個無地區性的黨,這個黨沒有綱領,鄧麗君的歌就是一切,可用來解決一切困難。鄧麗君雖已死,她的歌將傳之千古,是克服一切危機的靈丹妙藥。誰若不服你挑頭試試看。

在下從三十歲就思考到底什麼是哲學,正天地思,怎麼概括也括不下這個名字能包含的思想,直到近八十的今天,才終於大悟:哲學不就是窮理之學嗎?在下的貢獻就是窮理。

責任編輯:嶽文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