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少年問道》拍攝地之一的北京白雲觀。(圖取自維基共享資源;作者Gene Zhang,CC BY 2.0)
《少年問道》拍攝地之一的北京白雲觀。(圖取自維基共享資源;作者Gene Zhang,CC BY 2.0)

中共“封殺”金馬獎 陸片《少年問道》罕見堅持參賽

【希望之聲2019年8月17日】(本台記者劉瑩綜合報導)中共國家電影局在8月7日發佈“暫停中國影片和人員參加2019年金馬影展”的消息後,紀錄片《少年問道》仍然堅持公開表態參加金馬獎,引發外界矚目。(更新消息:《明報》報導,17日《少年問道》導演朱昱在微博中表示,“由於我報名時國家電影局尚未發佈消息,現在我鄭重聲明,我和我的影片退出參加金馬影展”。)

8月16日,中央社報導,中國電影局公開表示,暫停中國電影與人員參加今年的第56屆金馬獎後,電影公司又於昨天發佈新聞稿表示,中國紀錄片“少年問道”至今仍一本初衷,堅持報名金馬獎,也是目前唯一公開表態參賽的中國電影。

少年問道》是一部講述四名修道青年不帶分文、一路乞行,自北京白雲觀徒步走到山東棲霞,展開行走15天、600公里“朝聖之旅”的故事。

根據2019第56屆金馬獎早前公佈的“競賽規章”,該片目前正由臺北金馬影展執委會進行初選程序。本屆金馬獎入圍名單將於初選與複選流程結束後在10月1日公佈。

少年問道》堅持報名金馬獎意外引發風波。具有西安長安區政協委員身分的道士樑興陽15日起在微博發表多篇文章,質疑北京白雲觀,至今未與紀錄片劃清界線,聲稱“國旗升在了道觀,卻沒有在他們心中升起”,云云。

據悉。樑興陽還在微博上傳多張北京白雲觀管委會委員、道長陳理真過去的留言截圖,舉報陳理真曾說臺灣保留傳統中國文化較佳、“希望臺灣解放大陸”等言論,又要求道教協會及中國國家宗教局、統戰部對北京白雲觀住持李信軍以及陳理真的“反動言論”進行徹查。

先前多家臺灣手搖飲料店近日深陷“被臺獨”風波,部分中國網友便發現,不少舉報者均具營利性質,有“發愛國財”的嫌疑。

樑興陽是在中國宗教極具爭議的人物,亦官亦商“道”,長期經營社羣媒體賬號,凡要透過微博向他私訊提問,均須支付人民幣99元。樑興陽在2015年左右便與白雲觀人士因網絡發言多有論戰。

目前未知樑興陽有關舉報對於陳理真以及《少年問道》赴臺有何影響。

中共打壓臺灣 金馬獎成陸港電影禁忌

此前,據香港《蘋果日報》報導,儘管中共刻意撞期金馬獎,但一度仍有不少大陸電影,包括由王小帥執導的《地久天長》、入選戛納影展競賽單元的《南方車站的聚會》、剛入圍威尼斯影展的《蘭心大劇院》等都在7月31日前報名。

而在香港電影方面,劉德華和古天樂主演的《掃毒2天地對決》、張家輝主演的《使徒行者2:諜影行動》,以及楊凡入選威尼斯影展的新作《繼園臺七號》等大批作品早已申報金馬獎,但在壓力下,現在片方已陸續取消報名。

對此,臺灣導演林正盛認爲,平常心看待,不來就不來,臺灣還是會繼續邀請、舉辦。也尊重那些由於自己的處境決定不參加金馬的電影人。

曾任金馬評審的林正盛說,金馬評審沒有意識型態和政治,也不會考慮中國電影得的獎比臺灣電影多,得獎的中國電影直接在臺灣放映,不用抽配額,對好電影和新導演很有幫助,這樣中國還要抵制,大陸片商還進一步干預香港電影,這都是集權統治下的結果。

林正盛說:“集權統治、獨裁統治下的結果,因爲他們沒有辦法民主、沒有辦法自由,他幾乎把他的人民當他的人質在看待,所以他可以我要怎麼樣,就綁架他的人民當人質,你不能怎麼樣,就下禁令,我是覺得蠻遺憾的、很可惜。”

據報導,去年金馬獎結束後,中共就已有意打壓2019年的金馬獎

爲了打壓臺灣金馬獎中共將第28屆中國電影金雞獎的頒獎典禮定於11月23日,即與臺灣金馬獎頒獎禮同一天舉行。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