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瞭解西方文明(5):擁有私有財產的重要性 美國革命的獨特處

美國非常注重保護人民的私有財產。圖爲美國最高法院。(AP Photo/Patrick Semansky)

瞭解西方文明(5):擁有私有財產的重要性 美國革命的獨特處

【希望之聲2019年8月3日】(本台記者馨恬採訪報導)美國的民主制度非常獨特,也是讓美國變成這樣一個強大國家的基礎。在美國建國之初,有投票權的人需要擁有私有財產,而美國的體制也非常注重保護人民的私有財產。爲什麼讓人民擁有私有財產是非常重要的呢?

接上集:瞭解西方文明(4):“民主”和“共和”有什麼區別

我們繼續請我們的採訪嘉賓漢森(Victor Hanson)教授爲我們解答,爲什麼讓人民擁有私有財產是非常重要的?漢森教授是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的資深研究員,以及經典學家和軍事歷史學專家。

擁有私有財產的人通常是年長而有責任心的人

對於擁有私有財產重要性的問題,漢森教授說,立國先父們並沒有特別說明誰可以投票、誰不可以投票,他們把這個權力給了州;而在我們的憲政共和國開始建立的歷史上,立國先父們說,我們的人民要像古希臘和羅馬人那樣擁有少量財產,那是什麼原因呢?

那是因爲,對一些人來說,儘管不是繼承遺產,如果他們買了房子或小花園,就表明這些人是比較清醒明智的,生活態度是比較謹慎小心的,也就是比較有責任心的意思,他們通常年齡也比較長一些。但如果一些人他們不那麼做,也就是不購置什麼家業的話,說明他們可能性格太魯莽,生活態度是得過且過,或者很不細心。所以,這些年長又有責任心的人就可以投票。

不過,隨着時間的推移,美國從19世紀開始廢除了投票者需要擁有財產的條件,後來又廢除了性別的條件。本來根據我們的立國先父的想法,投票是以家庭爲單位的,即由一家之主——通常是父親——跟家裏的太太和孩子們討論商量,然後由父親代表這一家人去投票。

投票權的人羣一直在擴張

接着還有投票年齡也在改變,漢森教授說,以前最早是至少21歲,後來變成了18歲,現在民主黨要把投票年齡降到16歲。女性從1920年開始就在各州陸陸續續獲得了投票權,後來最高法院說,每個州都要這樣,於是女性就都可以投票。

於是,從過去到現在,選舉人團就一直在擴大,因爲民主的邏輯道理就是:總有人被排除在外,總是有不平等的現象,所以我們就要不斷地擴大參加選舉的人數。

現在有人在問:爲什麼17歲的人不能投票?爲什麼16歲的不能投票?爲什麼非法移民不能投票?爲什麼以前的重罪犯現在不能投票?往往就是這樣擴張,直到某一天不可收拾,要麼爆發革命,要麼就全部毀滅。

法國大革命要求平等、全面造反 很像毛澤東的革命

從私有財產、投票權說到“要求平等”,漢森教授介紹說,激進的、要求平等的民主衝動是代議制政府所固有的特點。我們可以看到,1789年到1799年之間的法國大革命跟美國的革命大不相同,法國大革命沒有要求給所有人以自由,它倡導的是兄弟會和平等主義,那場革命的目的是要讓所有人平等,不是要平等的機會,而是要平等的結果。所以在西方的政府裏,法國的政府和美國的很不一樣。

但是法國人也認爲他們也是基於古希臘羅馬的體制的,在兄弟會和平等主義裏也是有一些元素類似,但是法國大革命的獨特之處在於:它不像美國那樣僅僅是一個政治革命,它是一種全面整體的革命,它說,我們不僅是要對君主造反,還要對富人和教堂造反,我們要對整個國家造反。

在那個過程中,就有幫派分子跑出來,還攻擊了巴黎聖母院,他們殺害了修道院裏的牧師,絞死了法國的君主,他們還重新命名年曆等等,他們試圖要讓人人都平等。漢森教授說,這很有點像毛澤東的革命。

美國的革命只是政治革命 要的是自由

而美國的革命就不一樣了,漢森教授說,美國革命是一次政治革命,是基於自由的。它的基本重點是:如何讓個人的自由不被政府強權阻礙,不管這個人信仰的是什麼宗教,也不管他是無神論者或是不可知論者;我們也不管這個人多麼富有或貧窮;這些都是個人的選擇和決定。

但是,歐洲的革命都要比美國革命涉及的面更加廣泛,這就是爲什麼今天的美國跟歐盟和其他歐洲國家有如此的不同。歐盟和歐洲國家對個人有更多的控制,如果我們去德國或法國,或者比利時,我們不可以輕易地擁有槍支放在家裏;歐洲那裏也不會跟美國一樣對墮胎有那麼多的限制,因爲美國人是基於宗教理念而反對墮胎,因此就可以制定法律限制墮胎;而政府不能簡單地說,“就這麼辦這麼辦了!”,讓每個人的想法都一樣。

歐洲的政府比美國政府權力大、監管多

相反地,漢森教授在比較歐洲和美國的不同時說,在歐洲,稅率要高得多,政府提供更多的服務,但是監管也更多。他們認爲,人生來不平等,爲了要人人平等,就需要政府有更大的權力。但是在美國,如果你說,“人與人之間不平等”,那麼我們認爲的是,不能人爲地把人們變成平等,我們可以做的是,爲他們提供平等的機會,如果有些人他們不會或不能利用這些平等機會的話,他們可以去找其他的私人,或者教堂和社區都可以幫助他們。

但是,政府的職能不是把每個人都變成平等。當然,美國的激進左派一直想要去那麼做,但是他們也經常感到沮喪。比方說,他們現在對大學校園裏的自由言論很不滿,他們覺得“爲什麼不能讓某些人閉嘴?”“爲什麼不可以劃出一塊地方不允許其他人進來?”“爲什麼不可以審查文字?” 他們認爲這樣做才能實現“人人平等、公平和公正”。但是這種理論一旦碰到《憲法》就撞牆,所以也使得他們很困擾。

漢森教授多次談到自由,在英文裏有兩個詞Liberty和Freedom,中文翻譯都是“自由”,但是這兩個詞之間有什麼不同嗎?請關注下集的內容。

點擊這裏看本系列所有文章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