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三峡大坝 AP
三峡大坝 AP

三峡大坝切断中华龙脉 黄万里生前预言全都应验只差最后一个了 (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3月11日】(本台记者董筱然综合报导)2019年7月初,三峡大坝严重扭曲变形的消息刷爆网络。中共官方前后几次不承认大坝变形,并宣称是“反华势力造谣”。面对网络此起彼伏的质疑,官方最终承认大坝变形,处于弹性状态。长江三峡是世界上最大的一条龙脉,风水界的说法指,中共兴建三峡大坝,切断了中华民族龙脉,破坏了中国的风水,导致三峡流域灾祸连连。

中国古人讲究地理风水学,长江三峡一直被视为中华民族乃至世界上最大的一条龙脉,它造福并养育了中华民族数千年。

长江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之一,它流经全国十九个省、市、自治区,自古以来养育着中国三分之一以上的人口,是名副其实的“母亲河”。

长江发源于青藏高原唐古拉山脉主峰各拉丹冬雪山西南侧的姜根迪如雪山,全长6300公里。长江三峡西起重庆市的奉节县,东至湖北省的宜昌市,自西向东主要有三个大的峡谷地段:瞿塘峡、巫峡和西陵峡,三峡因而得名。

瞿塘峡 ( getty image) 

巫峡 ( getty image)

西陵峡 ( getty image)

三峡两岸高山对峙,崖壁陡峭,山峰一般高出江面1000~1500米。最窄处不足百米。

然而,自中共建政以来,不断地在长江和黄河的上游修筑大坝,致使天然水系的平衡遭受到严重的破坏。让长江黄河为之断流,使中华民族面临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

三峡大坝切断中华龙脉 破风水毁自然

三峡大坝自2006年建成后,形成长达600公里的巨型水库,世界罕见。之后,中国国内的电价不降反升,全国人民没有看到巨额投资所带来的任何好处,反而要长期承受环境破坏所引发的惨痛后果。

资料显示,截至2009年底三峡工程累计完成动态投资1849亿元。全国的老百姓都在为三峡工程买单,发电所赚的钱却被中共利益集团独吞。

不仅这数千亿工程费打了水漂,风水师认为,三峡大坝的修建切断了中华民族的龙脉,将中华民族的巴山蜀水风流之地尽毁其中,“巴山夜雨涨秋池”的思念已成千古遗恨,所带来的无形损失不可估量。

按照中国的风水理论,中国的地势,西北高,东南低,所谓天倾西北,地陷东南。

在先天八卦看来,东北为艮,为昆仑山,属于祖山。从中国传统哲学的角度看,天地人一气。气在地面凝结为龙脉,形成山脉和水脉。所以,由昆仑山开始,中国有三条山龙,两条水龙。龙脉通,则国运昌。龙脉窒,则国运必然受影响。

大运河的开通,沟通了南北两条水龙,促进了当时及以后几百年来的中国经济的繁荣和发展。运河是顺势而为,而如今的南水北调工程,是逆自然的。

从奇门风水的地气学说看来,长江以南属景门,属地气南移后的中国经济发展的黄金地带,所以长江这条龙脉,要比黄河更重要,更需要保护。如今,长江被拦腰截断,风水彻底破坏,不但会影响自然、天文气候,也会影响到经济的发展。

易理界认为,三峡是世界最大的一条龙脉,它造福养育了中华民族,现在那些对八卦风水学知识一点都不懂的所谓院士专家们,将中国最大的一条龙脉改变了,破坏了中国风水。

而这种破坏给子孙后代带来的巨大灾难,也是无穷无尽的。

三峡大坝后患无穷

古人说,“自然是不可征服的,不可战胜的,人类最终只能适应自然,利用自然。”龙脉风水也是不可以随便乱动的,否则它将会带给人类灾难。大坝建成以来,长江流域的水系平衡被完全打破,三峡蓄水230亿立方米,下游就缺水230亿立方米。如此巨大的水量是鄱阳湖和洞庭湖总水量的一半,导致的后果就是下游湖泊大面积萎缩,水域面积急剧减少,调节环境温度能力丧失。

2011年两大湖泊干涸见底,空气中水蒸气含量进一步降低,地表干燥无法形成降雨,导致梅雨季节缩短。至2013年梅雨季节几乎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严重的高温干旱,持续下去,江南水乡有可能变成中东沙漠般的高温炼狱。

长江流域自古是中国人口最稠密,经济发达的富饶地区。而三峡工程在中国引发的不仅是一场生态灾难,也将是一个遗祸子孙的灾难性后患。

三峡工程的上马后果,早被一些中国体制内开明派人士看出端倪。著名水利专家、清华大学教授黄万里,中共水电部部副部长、中共中组部副部长李锐等人,多次上书中共中央从地质、环境、生态、军事诸方面,力证三峡工程不可上马。

但这些敢言的专家,均遭到中共的排挤打压,三峡工程最终强行上马,至今留下无穷争议。

而黄万里生前对三峡大坝将会出现12种灾难性后果,前十一项在这些年来已经全部应验了。

包括:一,长江下游干堤崩岸;二,阻碍航运;三,移民问题;四,积淤问题;五,水质恶化;六,发电量不足;七,气候异常;八,地震频发;九,血吸虫病蔓延;十,生态恶化;十一,上游水患严重。

最后一项是三峡大坝最终将会被迫炸掉。而黄万里遥遥领先的十二条预言,最后一条是否应验也被认为是早与晚的事。

水利专家王维洛博士表示,三峡大坝早点拆了早点好,现在世界的潮流不是建大坝去搞水利,而是顺应自然去搞水利,这是去年世界上所有的水利工程师得到的共识。

“拆也很容易,就是把闸门全部打开,让水自己进多少出多少。但中共不愿这样做,主要是和它政绩、名声连在一起,如果现在废掉,那前面的功绩就没了。”

相关视频: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