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香港議員要求一些穿制服的“警察”出示警員證,這些人拒不迴應,而由身邊的便衣警察代爲推搪。(視頻截圖)
香港議員要求一些穿制服的“警察”出示警員證,這些人拒不迴應,而由身邊的便衣警察代爲推搪。(視頻截圖)

【獨立評論】“送終”指揮部痛悔 爲什麼不上城管?

【希望之聲2019年6月18日】(作者:真羽)在中國大陸經歷過房屋拆遷的人大多聽到過這樣一個名詞——動拆遷指揮部。就是政府看中你家所在的那塊地了,會和你談判給你一筆錢做爲“補償”,然後勸你搬到偏遠的地方,這叫“動遷”。當然,給你的錢一般遠遠不夠你買回被拆的家所在地重新蓋起的房子。

而很多根本不想搬家的、或給的“補償”離心裏預期太遠的被拆對象,就根本沒有談判成功的機會,那就等着家被拆了、錢也沒了、甚至人也沒了……這種歷年來製造無數流血事件、被各地政府看成最有效拉動GDP樹立政績的、不給錢先拆房的行爲叫做“強遷”。爲了“強遷”的順利進行,在動遷的一開始會成立一個協調當地政府、公安、房屋開發商三方的領導小組——動拆遷指揮部。

我曾直面過一個“動拆遷指揮部”的負責人,是個女的四十來歲。她說的什麼我已經不記得,但她留給我的印象和信息太深刻了,那就是她是來指揮這場戰役的,她是來打仗的。這位女士給我上了一課:共產黨一直沒有也從未想要過和平,它從出現到篡政到今天一直是戰時狀態,而它的真正敵人就是人民。

中共與人民爲敵的手段主要是靠謊言加暴力,殺人放火不說了,今天談一種不易被察覺的、很陰毒的手段:長年來以“黨文化”破壞中華傳統文化,敗壞人的思想和行爲,使今天的中國大陸人在全世界丟盡了臉。讓我們看一組場景

2015年一中國大陸女性抱着孩子在英國奢侈品商店巴寶莉(Burberry)服裝店門口大便

2016年中國大陸游客在俄羅斯皇宮大廳小便震驚俄羅斯人

2018年中共大使館力挺大陸游客曾先生一家在瑞典旅店碰瓷大鬧只爲賴一晚住宿費

2018年中共大使館再次力挺央視女記者孔琳琳在英國保守黨年會大鬧扇人耳光

2019年一中國女遊客再次突破人類承受極限在泰國地鐵裏小便

……

我有時懷疑,除了大多數是自幼被中共邪黨文化毒害造成的變異,會不會真有些就是專幹這行的——敗壞中國人在全世界的形象?答案是肯定的。不管他們本人是否意識到,就是這樣被安排的,如上面提到的、被中共大使館力挺的就是。

中共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就是要讓全世界的政府和人民都厭惡和唾棄中國人,那樣他們將不再有興趣關注中國人的基本人權和自由;那樣中國人在全世界人的眼中將不再是人而是奴隸和牲口;那樣即使中國人的器官成爲一種商品也不會再讓世人難以承受良知的衝擊。

最後就說到香港現在這個話題大熱門了。在百萬港人“反送中”的整個事件中,作爲“送中”事件的製造者策劃方有沒有一個“送終指揮部”呢?一定是有的。不管它的具體名稱叫什麼,成員是誰,一定有這樣一個由邪黨領導的“送終指揮部”。

指揮部派出中國大陸公安武警冒充香港警察來鎮壓香港人民本是一箭雙鵰的毒計。一是以港人從未親身體驗過的殘忍手段製造流血事件甚至命案,以步步升級的恐怖效應來摧毀香港人民的自由精神。二是以這些冒牌警察的恐怖行爲嫁禍於香港警察,敗壞香港警察、香港法制的形象,以期製造更大的社會衝突,最終達到敗壞全體香港人民的形象,這樣的香港纔是中共真正需要的,纔是它能夠控制的香港。至於香港今後的金融中心地位是否受損,那根本不是中共有意願去考慮的。

但問題來了,冒牌貨被當場抓包了!其實那些長年被中共謊言洗腦毒害的武警戰狼們也很苦的,他們也都是按照“送終指揮部”的命令去努力傷害香港市民。除了站姿有點斜、肩膀有點歪、口音有點重、面目有點惡、表情有點狠、出手有點兇、好奇心有點強、市面見得有點少、打完人還集體合影留念外……其它的和香港本地警察也沒什麼太大的不同。

可現在的“送終指揮部”頭目們一定是在深深的痛悔自責中:爲什麼當初沒想到派上內地的城管部隊呢?!至少配備一些特別挑選的“城管尖兵”也好啊。因爲城管和那些冒牌警察相比恐嚇能力、暴力程度都不落下風,更有他們不具備的一項奇異功能——瞬時奪物功。就是在近距離只要城管一出手,就能把別人手上身上的財物等東西瞬間轉移到自己手上。如果當初配備一批城管尖兵,關鍵時刻施展瞬時奪物功,那些對着冒牌貨拍照的攝像機、手機隨便什麼機,可全都收入囊中了。那樣嫁禍可能會成功,民憤可能會變成恐懼,一箭雙鵰可能真的會成功……

現在完了,“送終指揮部”再痛悔再狂想也沒用了。假冒警察被抓現行,香港人的眼睛更亮了。200萬黑衣港人在一片黑的香港大地上,用人性的光芒照亮了香港的天空,照清了幕後的黑手中共和它的嘴臉,也告訴了世人真正的暴徒在哪裏。

(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