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基因编辑(pixabay)
基因编辑(pixabay)

伯克利大学研究:基因编辑婴儿预期寿命短

【希望之声2019年6月6日】

2018年底, 中国大陆生物物理学者贺建奎在香港的一次专业会议上宣布, 他通过人工授精的方法让一名志愿者产下一对双胞胎。在将胚胎植入母体前,他通过CRISPR-Cas9技术对胚胎的基因进行了人工编辑。

这是全球首例通过人工操纵改变人类基因的案例。

全世界伦理学家和各学科专家当时都对贺建奎予以强烈谴责,指责其冒天下之大不韪,创下了危险的先例。随后中共政府一如既往的否认了和贺建奎科研项目的关系包括项目是如何通过实验审查的重重疑点。。

如今,伯克利大学的魏馨竹博士和拉斯姆斯·尼尔森( Rasmus Nielsen)教授的一项研究证实了人们的担心。研究显示,那些生来就存在类似基因改变的人,比没有这种基因改变的人平均寿命明显要短。

 儿童(pixabay)
儿童(pixabay)

通过剪掉某一基因对艾滋病毒免疫

贺建奎称,对胚胎进行基因改变的原因是婴儿的父亲携带艾滋病毒。而经过他基因编辑的婴儿却对艾滋病毒免疫。

其操作如下:艾滋病毒通过一种名为CCR5基因里的蛋白入侵免疫系统。贺建奎因此在胚胎植入母体前就使用CRISPR-Cas9基因剪刀,剪掉基因链中的CCR5,以避免孩子日后感染艾滋病毒。

事实上,CCR5是艾滋病毒最重要的入侵大门,但艾滋病毒还有其它入侵途径,这种基因操纵技术并无法切断这些途径。

 基因链(pixabay)
基因链(pixabay)

一些人天生具有免疫力

贺建奎辩解说, 许多没有经过基因编辑的人天生就缺少CCR5基因。在这些人身上,出现了所谓的Δ32突变。这样的人全球估计有10万。按照贺的观点,这些人其实是健康的。

但伯克利学院现在的一项研究显示,这种说法显然并不正确。魏馨竹和拉斯姆斯·尼尔森对世界最大的人类基因数据库--英国生物样本库进行了研究,分析了缺少CCR5基因以及天生发生Δ32突变与健康风险之间的关系。

英国生物样本库中有40多万人的基因型以及他们出现的健康问题和特征。

研究者将基因型分为三种。一种携带两个Δ32突变,一种是携带一个Δ32突变和一个CCR5基因。另一种是携带两个CCR5基因。经贺建奎人工基因编辑的婴儿属于第一类。

 儿童(pixabay)
儿童(pixabay)

对艾滋病毒免疫,但因流感死亡的风险高

研究者们发现,携带两个Δ32突变的人,也就是完全缺少CCR5基因的人, 活到76岁的可能性要比其他人小21%。

CCR5基因对健康看来很重要。去掉该基因的人可能更容易患其他疾病。尼尔森在伯克利大学的一份通告中写道,"CCR5是一种有用的蛋白质,我们已知它对有机体会产生影响。"

先前有研究已经显示, 缺少CCR5基因的人因流感死亡的比例是携带CCR5基因者的4倍。

尼尔森因此得出结论说, 很可能摧毁这种蛋白质的突变对(人和动物)不好。魏馨竹进一步表示,"现在就将CRISPR技术用于基因编辑实在太危险。"

作者: Fabian Schmidt

文章来源:DW

责任编辑:李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