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1989年“六四”一幕(图片来源:大纪元 Jian Liu 供图)
1989年“六四”一幕(图片来源:大纪元 Jian Liu 供图)

【六四30年】亲历者:“六四”带给中国人民永远的伤痛思考

【希望之声2019年5月9日】(本台记者田溪采访报导)六四”是中国人民记忆中永远不能忘怀的伤痛,时间不会抹去人们心中的记忆。三十年过去,民众被坦克、枪弹碾压、伤碎的情怀仍然沸腾汹涌。近日,两位亲历者向本台记者描述他们在那历史时刻的经历、心声,爱国之情及对中共政府的残暴之愤怒溢于言表。

西安异议人士付升因为参与“六四”爱国运动被判刑两年。他表示当局直至今天仍在严密监管他。

付升:“我对‘六四’最难忘的是,当年我在西安外语学院日语旅游系。当时我深深的介入到了这场波澜壮阔的运动中去,而且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被判了两年刑!并且到现在为止,就象昨天我接了你的电话以后,我的手机上刚一打完以后,紧接着就提示我:说你接了国外的‘敌对’手机,立马就警告了一下!实际上我现在是(被)他们严密看管、严密防范的人物。(他们)允许我工作的原因就是要看管我,如果要是不允许我工作的话,可能就没人看管我了,所以他们现在以看管我为第一要素。”

记者:今年是“六四”三十周年,国际十分关注,您认为“六四”事件给中国带来什么深远影响?

付升:“这个影响不管你怎么评价它,都是绕不过去的一个坎,因为它对中国老百姓的伤害、对这个民族的伤害是太大了!以至于中国老百姓干什么,真的是绕不开它,所以我呼吁:对‘六四’这个问题尽早的解决会更好,越往后拖,越不易解决,会带来的风险越大,所以留给他们的机会也不多了。我相信那些对人民、对老百姓犯有屠杀罪的人,奉劝他们还是放下屠刀。你当年有勇气拿起屠刀屠杀老百姓,你也应该有这种勇气站出来!把这个恶果消除掉。”

记者:在大陆严厉封锁下,人民对“六四”的记忆会被中共磨灭吗?

付升:“我想不会的。因为现在不管是谁,包括他们那些高官,有时候自己在提起这个事情后,充其量他们也就是莫谈国事,他们也都不敢谈,可想而知,而且他们现在对暴力事件,自己也很忌讳、也很害怕!他们害怕真是有一天找他们去算账!所以他们心里也是一直恐惧。但是压你是压不住的,你可以压倒一时,你能压倒一世吗?早一点放下你们的包袱、早一点让中国融入到世界主流中去,这样对谁都好!老是一味的对世界主流的对抗,其结果没有什么好下场!”

记者:您所知的大陆人对“六四”的了解情况如何?

付升:“一些年轻人,他们对‘六四’都忘的差不多了,因为我们有时候跟他们提起‘六四’,他们觉得很惊讶,哦!咱们国家居然还有过这事?我说,你们年轻,不知道这个事情不怪你们,但是有一些人要刻意隐瞒,那就不得不怪他!”

浙江异议人士邹巍当时是大一的学生,他回忆自己经历的“六四”学生抗议活动的经过。

邹巍:“那个时候,我们最早是反‘官倒’,后来逆转,(政府)定性为动乱,最后就发生了所谓的定性为‘暴乱’,这个我们当时是没想到的!因为当时一个非常基于爱国热情的,包括很多老师、高年级的(都参与进来了。)他最后的大逆转成了我们多年以后思考的问题,就觉得为什么民主、人权在一个现代社会已经普遍的权利,在我们中国还会变得这么艰难,这也是我后来坚信中国必须走宪政民主之路,制度上不能再维持旧式的跟社会过来的,农耕社会过来的专制制度。”

记者:“六四”事件时,您受到过什么冲击吗?

邹巍:“我受到的冲击就是北京的背弃!在我的理念里,一个政府怎么可以对热爱这个国家、希望这个国家没有官倒、政治清明的学生开枪呢?这个在我们的理念里是绝对不能接受的。所以有人说:枪声一响,整个政府就钉在了耻辱柱上!”

邹巍直指中共政府是一个彻底违背了一个执政道德的政府。

邹巍:“因为第一次出现了在和平时期,一个执政的政权大规模的、用现代化武器和装甲部队,对本国的和平抗议的学生和群众开枪、射杀、围剿。这在中国历史上是彻底违背了一个执政道德的概念!应该说中国历史上统治者无道荒淫统治者才会这么干的,但是在我们现在号称共和国的和平年代,发生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这不但让我们伤痛,也让我们心灵(受到)巨大震撼。因为我们在想,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呢?一个爱国行为居然突然遭到镇压、被说成暴乱!这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平民拿什么现代化武器、坦克下去暴乱?明摆着是睁眼说瞎话!这个是非实际上对有理性的成年人、受过教育的人是很容易判断的。从此我们就在思索,一个不受约束的专制的权力,它是会为所欲为,任何残暴的事情它都有可能干出来!中国缺少一种约束专制的力量——就是基本的宪政民主制度,这是我们从‘六四’以后得到的一个教训和结论。”

记者:您认为目前大陆人民对“六四”的记忆如何?会不会磨灭?

邹巍:“第一,记忆是不会消退的。从官方的角度我们也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个意义和这个事件的性质,因为官方最早对‘六四’定性为‘反革命暴乱’,后来是‘动乱’、最后是‘风波’,就已经是很中性的词了。实际上从官方的立论,自己都立不住脚,它想淡化成一场政治‘风波’,也不敢再提‘反革命暴乱’了什么的。官方尚且如此,民间老百姓只要有点记忆的,他都会知道的,因为中国的传统,包括共产党在建政以后,它也是痛斥所谓军阀镇压学生,它认为学生运动天经地义,应该支持的。出现了在这么教育多年以后的、和平时期的大陆中国,凭着学生运动遭到大规模的武装开枪的镇压!从一贯的做法来说,‘六四’的开枪镇压要钉在耻辱柱上的。”

邹巍认为大陆民众对“六四”的认知其实是很清楚的。

邹巍:“所以民间因为出于网络封锁下,敏感词、文章删除的情况下没办法正常的表达,正常的表达,对‘六四’,大家都知道,是军队向学生开了枪!从常态来说,民众的认知是很清楚的,除了个别受教育弱的,没有听说过这个事情。只要提到这个事情的,对‘六四’的评价绝对不会象官方所说的,而认为是官方的一件罪,这是我接触的很多老百姓基本一致的私下看法,尽管他们没有公共平台可以表达这看法,或者也不敢表达这个看法。”

他认为民众对“六四”的记忆应该永远不会磨灭。

邹巍:“对,是的。有一些当政者,它认为,民主的记忆、伤痛的记忆会很容易的被时间泯灭,但是实际上是不会的!那是它一厢情愿的想法。”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田溪采访报导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