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正念正信路通天 玄妙就在一念间
正念正信路通天 玄妙就在一念间

她体验到了修炼的玄妙【音频】

【希望之声2019年4月5日】(本台记者慧光综合报导)

我是中国大陆江苏省人,生活在一座二线城市,曾经在一家公司担任业务主管。

从年轻时起我的身体就很糟糕,经检查确诊的疾病有心脏病、高血压、眩晕症、慢性肠胃炎、慢性咽炎、慢性支气管炎等,长期的病痛折磨,让我对健康的渴望非常强烈。相对来说,我丈夫的身体比较好,平时看不出有什么大毛病,可是在1998年春天,医院检查说他患有肝癌,并且已经到了晚期。检查结果一出来,医生马上就给办了住院手续,同时也给家人发了病危通知书。

这个消息对我们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也让我一时慌了手脚,我和丈夫都感到很绝望,因为我们知道,这和死亡通知书没有什么两样,肝癌晚期是没有治愈可能的。几天后我们终于冷静下来,不能不面对眼前的严酷现实。我突然想起有一位同事曾多次劝我炼法轮功,我也知道法轮功在祛病健身方面有奇效,于是决定试一试。我们夫妻俩都没有接触过气功,也不太相信气功,只能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总不能在家等死吧。

1998年,法轮功在中国已经非常普及,我经常在早上上班的路上看到路边或公园旁边有法轮功学员在炼功,于是我就找到了离单位最近的炼功点。那天是一位年轻的辅导员接待了我,他问我:“为什么要学法轮功?”我就实话实说:“丈夫肝癌晚期,我的身体也有多种病,没有活路了”。我看他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答应教我炼功,但临走时再三嘱咐我,学法轮功不仅要炼功,更要注重修心性。还送给我一本法轮功的主要指导书《转法轮》,一再叮嘱我每天都要看书。

由于治病心切,刚开始只知道炼功,很少看书。不过几天之后我就惊奇的发现,头不晕了、心不闷了、胃也不难受了,这个结果简直让我难以置信,我兴奋的对丈夫说:“法轮功祛病果然有奇效,你赶快炼吧!”丈夫听后还是露出了半信半疑的眼神,勉强对我说:“那就试试看吧!”就这样我陪着丈夫每天都在医院里坚持炼功。

大约过了半年后,主治医生有一天拿着一叠化验单对我丈夫说:“真是奇迹啊!像你这样的晚期肝癌病人,各项指标还能恢复正常,我这是第一次遇到。你今天就可以出院了。”我当时激动的对医生说:“我们在炼法轮功,这都是因为炼了法轮功!”那个医生听后若有所思的说:“气功祛病健身是有科学根据的,那你们就好好炼吧。”

丈夫出院后,我们每天都到炼功点去炼功,同时也参加集体学法交流。一段时间后,我渐渐的对大法修炼有了更多的认识,世界观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是什么,身心得到了明显的净化。那段时间,我每天都是在幸福愉悦的心情中度过的,感觉就像是天空中快乐飞翔的小鸟,无忧无虑,自由自在。

可是好景不长,1999年7月22日,那天我从张家界旅游回来,刚进家门,丈夫就紧张的对我说:“政府开始镇压法轮功了,很多学员被抓,公安来找过你了,不能炼了。”我听后不以为然的笑了笑。第二天到单位去上班,领导就主动来找我谈话,要我放弃修炼法轮功,我明确说:“不行,我还要保命呢!”

面对突如其来的压力,我虽然表面镇定,可内心里也一时不知所措。随着报纸、电台、电视台等媒体造谣的不断升级,我也开始迷茫了。丈夫由于害怕不敢炼功了,很快就旧病复发,再次病重入院。

在照顾丈夫的日日夜夜里,我的心都碎了,一个又一个的“为什么”在脑海中翻腾:难道法轮功真如报纸上所宣传的是迷信,对社会有害吗?大法的神奇我已经实实在在的体验到了,怎么会是迷信呢?《转法轮》书中的内容明明白白的是教人做好人,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这有错吗?怎么能说对社会有害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随着时间的推移,丈夫的病情也在一天天加重。看着病入膏肓的丈夫,想着尚未成年的孩子,我的心情越来越沉重。但是想到修炼后所经历的事实,我不禁扪心自问:你不是已经懂得生命的意义和价值了吗?怎么还能动摇呢?痛定思痛之后,我终于想明白了,就坚定的对自己说:你的生命已经溶入大法,不管是风吹雨打,还是风声鹤唳,你都不能动摇。

可悲的是,糊涂的丈夫被邪恶吓住后一直没有醒来,2002年终因医治无效而离世了,至死也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他死后不久,我就被绑架至洗脑班。在洗脑班里我坚持信仰,坚定正念,始终不屈服于邪恶的压力,两个月后我就顺利回家了。

因我的态度没有转变,回到单位后,领导迫于压力,将我从主管岗位调至做业务。无论做什么,我自始至终都以一个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用真诚、善念和宽容去感动客户,很快就赢得了客户的信任,工作业绩迅速提升,同时个人收入也大幅增加。为此,老总多次在大会上表扬我,并号召全体员工向我学习。同事们纷纷向我讨教成功的秘诀,我明确的告诉他们:一切成功源于我修炼法轮功,是修炼大法带给我的福分。

在丈夫离世、我被绑架期间,儿子因受到惊吓,学习成绩直线下降,从班级前几名,一直滑落至中等偏下,后来因没有考上理想大学而产生了自卑心理。为了让孩子尽快走出阴影,我就用大法的法理启迪孩子的智慧,用母爱抚慰他受伤的心灵,经过几年的努力,他终于在挫折中重新站了起来,并成功进入国外名牌大学成为一名硕士生。

我的一位好朋友,对法轮功有很深的误解,每当我向她讲述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时,她总是用嘲笑的口吻对我说:“你是一个聪明人,怎么也会犯低级的错误呢?”

2009年十月长假后的一天中午,她打电话对我说她儿子出车祸了,正在医院抢救呢,医生说要截肢,她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听着她惊慌失措的声音,我知道她现在很需要帮助,就赶紧赶到医院。到医院问明情况后,我就对她们说,法轮功创造了很多神奇,你们愿意试试吗?母子俩异口同声的回答说“愿意”。于是我就让他们一起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第二天晚上,我就接到好友打来的电话,她兴奋的告诉我说:“奇迹真的发生了,医生说不用截肢了,腿上坏死的肌肉突然出现了发红过血存活的现象,连医生都觉得不可思议。”

当我再次来到医院看望她们时,好友拉着我的手,不停的向我致谢:“谢谢你,法轮功真是很神奇,我要把这个亲身经历告诉所有朋友,也让他们受益!”

到如今我已经修炼二十多年了,其中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无数的事实告诉我,大法的玄妙其实就集中体现在一个字——信!信,大法的神奇就会展现给你,神迹就会出现,神的大门就会为你敞开。那些不信的人永远也走不进来,更不可能对大法修炼有正确的理解。

愿每一个善良的人都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责任编辑:靳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