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夹边沟记事】《许霞山放羊》(15)

【夹边沟记事】《许霞山放羊》(15)

【希望之声2019年2月22日】(长篇连播)天黑透了,羊圈周围静悄悄一点声音也没有,许霞山径直走进自己的羊圈。王朝夫早在十二月中旬就因为肝痛进了病号房,那群绵羊也已经杀光吃了肉了,偌大的羊圈就剩下几十只山羊了。羊圈的情况他太熟悉了:羊圈里边还套着一间小房,盘着一个土炕。这年过年母羊下小羔子,他还在这间小房睡过一阵子,把炕烧得热热的,把小羔子抱到小房里暖着。羊圈虽然黑得什么也看不见,但他却知道哪几个羊晚上卧在什么地方。

他摸着了一只小羊——就是今年春天他接下的羔子——用膝盖顶住,再用一只手捏住嘴,一只手捏住头,一拧,咔嚓的一声响,羊脖子就断了。小羊连叫都没叫出一声,只是像个孩子嗯了一声就没音了。

羊还在痉挛,腿一伸一伸的。他想等一下,等到痉挛停下再提出去,但这时大门口传来罗仁天的呼唤声:许霞山!

呼唤声很响很急,他不知出了什么事,站起来走出羊圈,问有啥事?

罗仁天在大门口站着,说,干部叫我通知你到场部开会去,明天叫你回家。

他的心突突地跳起来:天爷呀,可以回家了!

但是他心里惦记着那只羊羔,就拉着罗仁天往前走了一截,躲开值班的白老汉说,老罗,有件事要跟你说一下。罗仁天问啥事? 他说我刚拧死了个羊娃子,还在羊圈里放着,看来我吃不上了。罗仁天问那怎么办?他回答,我把羊提出来,你提回去和张组长吃去,你估计出事不? 罗仁天说怎么出事哩? 他说高北峰和你住一间房,他汇报不汇报? 罗仁天说不会。他说那你等着。他回到羊圈门口又遇见了白老汉。白老汉问你怎么又回来了? 他说我等一下再去,那只羊我还没看清楚得的啥病。

他二次进羊圈,羊羔已经软塌塌的没一点气了。他提起来藏在大皮袄下边,一只手塞进大衣口袋里,从外边揽紧,大大方方走出羊圈。罗仁天在半路上等着,他把羊递他的手里,再把皮袄脱下来给他披上。

罗仁天回杂工大院的车马组宿舍去了,他就开会去了。

责任编辑:香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