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數億年前的腳印是誰踩上去的?神祕的史前文明推翻“物種起源”。示意圖(圖片:Pixabay)
數億年前的腳印是誰踩上去的?神祕的史前文明推翻“物種起源”。示意圖(圖片:Pixabay)

數億年前的腳印是誰踩上去的?神祕的史前文明推翻“物種起源”

【希望之聲2018年12月27日】(本台記者李雪蓮綜合報導)越來越多的“史前文明”改變了今天我們認識科學的角度與思想境界。對遠古時代的祖先是從何時開始種植糧食或進行狩獵以維持生活的,他們的衣服又是從何時開始織出來的等等都充滿了好奇。隨着對於歷史研究的深入,我們發現,古代人的生活遠比我們現代人所想像的要發達得多。

不過,無論古代人的文化是多麼地發達,試想一下,如果有人說2億年前就有人穿鞋,也許您會說「那簡直就是胡扯」。

因爲按照我們現有的所謂「科學常識」,人類的產生無論怎樣向前追溯的話,至多不超過250萬年。人類本身還不存在,人類的文明發達何從談起呢。

令人驚詫的是,從1億9千萬年前至1億6千萬年前屬於的三疊紀的石灰石層里人們竟發現了「鞋印」的化石。發現的地方是在美國內華達州的峽谷中,而發現的時間則是在1927年。

人類腳下套個履物,那還是在古埃及時代,距今約爲5千年前的時候。現存的「最古老履物」是爲了保護腳不要被滾燙的沙子燙傷而用的古埃及拖鞋。現在保存在盧浮宮博物館內。它是用牛皮製成,鞋底由兩層構成,用塗了蠟的線縫合而成。

日本人所用的履物還是在彌生時代,距今約爲2千年,比起埃及的拖鞋歷史要短的多。而在內華達峽谷中行走所穿的鞋則似乎是「通過雙重縫製而製作的精良之物」。

在1億9千萬年前遠古的過去,難道還會有擁有穿鞋那樣文明的生物嗎?暫且不論有沒有穿鞋的文明,要說百分之一百都不存在,似乎還不能這樣來簡單地斷言。

在一部分生物學家和地質學家之間,存在着一種「雷姆利亞大陸」之說。英國通神學家認爲,雷姆利亞大陸曾在地質學中世代(2億4千萬年到6千5百萬年前)繁榮過,那個時候還是擠滿恐龍和一些危險爬行動物的世界。

在那兒生活着的雷姆利亞人的身高約爲3.6米到4.2米,可以稱其爲是原始人類。當然也許有些人會質疑這種人的存在,但不管怎麼說,不可能不存在那種跟人相似的生命。

 三疊紀的石灰石層里人們竟發現了「鞋印」的化石。示意圖(圖片:Pixabay)
三疊紀的石灰石層里人們竟發現了「鞋印」的化石。示意圖(圖片:Pixabay)

雖然這樣說,對於在內華達州峽谷中留下的腳印來說,即使有「雷姆利亞大陸」的說法,也無法去證明腳印主人的存在。

不過,無獨有偶。在烏魯木齊市內居住着的一位退休教師連續30年收集了數百件古生物化石,後來被展示在新疆生態地理研究所的標本館裏。後來曾引起很大的議論。而其原因竟是在這些展示品裏,有一件2億年前的「腳印」化石。

那顆「腳印」化石是1997年在烏魯木齊市內的一座山上被髮現的。在一片岩石上,竟顯現著一個大約26英吋大小的鞋印。這個鞋印明顯是一個皮鞋腳印。而且在此腳印的後半部分裏,重合著一個13英吋長的古鱈魚化石。

根據化石內側的受力狀態,這是左腳踩上去的腳印。而古鱈魚是生存在中生代二畳紀時期的,由此判斷,這個化石應該是2億年前的。而美國內華達州峽谷發現的化石年代則是2億2千5百萬年前三疊紀石灰石時期的。

1930年,貝利歐學院的地質系主任包羅博士在肯塔基州的一處山上,發現了10處完整的人類足跡,有些足跡甚至存在於石炭紀沙石中。所有的證據都顯示那是原生代沙石海岸留下的,也就是說,2.5億年前,曾有人在這個地區活動過。

包羅博士被這些神祕的足印徹底迷住了,爲了揭開這個古老的兩足動物留下的足印,他祕密地研究了20年之久。

直到1953年,包羅博士最終決定正式公開他的發現,告訴《路易斯維爾評論報》的普利維德:三雙足跡,明顯可以看出是左腳和右腳的足印,其中兩雙的左腳足印超在右腳之前,而足部的位置與現代人留下的十分相似,從前跟到後跟的距離有18英寸,有一對足印明顯可以看出是互相平行的,兩腳跟的距離也和正常人相同。

包羅博士十分謹慎,爲了維護自己的科學立場,沒有對留下足跡的生物做任何情緒性、戲劇性的斷言。他只是認爲:這些足印的確是一些兩足生物留下的,他們的腳和人類一樣,有一個腳跟和五個趾頭,走起路來像人。

《科學報務》的生物編輯杜恩博士和史密鬆學院的吉爾摩都建議將這個神祕的足跡稱爲:似人類,值得注目。

2.5億年前,這一帶是大型兩棲動物的天下,會不會是它們留下了這些神祕的足跡呢?

不可能。包羅博士肯定地說,因爲沒有前肢的印痕,這塊保留足跡的岩石很大,如果爬過去,就一定會有前肢的腳印。而且這些生物是用後肢走路的,如果是兩棲動物,就應該會留下腹部和尾部的痕跡。何況,有的足印還穿着7.5英寸長的鞋子!

那麼,可不可能是後人,譬如說,古代印第安人或是其他原始人雕鑿或僞造的呢?包羅博士否認了這種猜想,因爲他曾經利用照片放大技藝和紅外線攝影進行分析,結論是:沒有任何雕鑿或是切割的痕跡。

細心的包羅小心翼翼地檢查了深一點的足印內的沙粒。研究顯示:生物腳步的壓力曾使鬆軟的沙被壓向兩側,使得邊緣較內側高一些,就像現代人走過泥地的情形一樣。

他自己完成這項計算工作後,並未立即宣佈結果,而是另找了兩名物理學家藉助顯微鏡,測算單位面積的沙粒。最後,三人將結果進行了對比,每個人都發現腳印內的沙粒密度大於腳印外,可見腳印確實是踩上去的。

但是,人類的出現,僅僅是二三百萬年前的事,這些腳印,是誰的呢?

1968年6月1日,赫克爾公司的監察人梅斯特偕同家人到猶他州的羚羊噴泉渡假。對於自稱岩石狂,同時也是三葉蟲收藏家的梅斯特來說,這次渡假令他終生難忘。

渡假的第三天,梅斯特夫婦意外地發現一些三葉蟲的化石。三葉蟲是細小的海洋無脊椎動物,這種小生物的背面,從頭到尾有兩條明顯的縱溝,把身體分爲中部和左肋、右肋三葉模樣,故稱三葉蟲。

 6億年前~2.8億年前三葉蟲上有一隻人的腳印。(圖片:網絡)
6億年前~2.8億年前三葉蟲上有一隻人的腳印。(圖片:網絡)

當他用地質錘輕輕敲開一塊石片時,石片像書本一樣打開。他吃驚地發現,這些三葉蟲化石上居然有人的腳印,其中一隻穿着涼鞋的腳正好踩在三葉蟲上!

腳印長26.2釐米,前端8.8釐米寬,後跟7.6釐米寬,後跟比前端深0.3釐米,是一隻右腳。

7月4日,梅斯特帶着哥倫比亞聯合大學的康蒲博士和柯羅拉大學的地質學家卡利索再次來到羚羊噴泉。卡利索挖掘了兩個小時,發現一塊泥板上也有化石足印。

7月20日,卡利索又與亞利桑那州的地質學家伯狄克博士來到了羚羊噴泉。伯狄克發現了一塊泥板岩,上面留有一個小孩的清晰的赤腳腳印,五個腳趾隱約可見,腳長大約15.2釐米。可以推測這個小孩並沒穿鞋,因爲腳趾頭是分開的,大拇趾不太突出。

梅斯特帶着他的發現找到了猶他大學的地質學家柯克教授。1968年8月,柯克教授接受《創造研究學會季刊》的訪問時,表示鹽湖城公立學校的一位教育家比特先生在同一地點也發現過兩個涼鞋腳印,而且也踩在三葉蟲上。可見這件事值得研究。

5億年前沒有人類,甚至沒有猴子、熊等與人類似的動物,當然也沒有鞋子,何況是涼鞋!人類學家面臨着一個難題:5億年前,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人,在我們這個地球上大步行走呢?

事實上,更早以前就有許多類似發現。1822年的《美國科學評論》上記載了史庫克拉夫討論過發現於密西西比河聖路易西岸的數個人類足印的問題。

這些足印是法國探險家發現的,是一個人以自然姿勢站立時留下的,他沒穿鞋子,因此可以看出趾印。足印長26.6釐米,趾頭部分寬10.1釐米,後跟部分寬6.4釐米。

1822年11月7日,紐約國家科學院的一篇論文中也提到,在內華達州的卡遜附近砂岩中,發現了一些似人的足印。這些似人足印長45.7釐米,寬20.3釐米,共有六堆,每一堆都有左右腳的痕跡,足印跨步長度有45.7~48.2釐米。這無疑是某種生物留下來的。

1971年在美國得克薩斯州玫瑰谷附近的拉克西河河牀中,發現了生活在白堊紀的恐龍的腳印。考古學家們吃驚地在恐龍腳印化石旁47釐米的地方,同時發現有12具人的腳印化石,甚至有一個人的腳印疊蓋在一個三指恐龍腳印上。

古生物學家們知道,如果是真正的人類腳印就會出現以下情況:第一,人腳的壓力通常會使腳印周圍的岩層隆起;第二,如果將真的腳印化石敲破或鋸開,在腳印表面之下會找到壓力線紋。過去他們就是據此識別出僞造腳印的。然而,在拉克西河河牀上發現的這些人類腳印,其腳印周圍岩石的隆起清晰可見。把化石從中間切開,發現腳印下的截面有壓縮的痕跡,這是仿製品無法做到的,顯然足印不是假冒的。

1976年,得克薩斯州基督教大學的地質學教授華爾伯和另一名專家柘林,曾在帕勒克西河上築起堤坎,抽乾河水,在河底找到了不少交錯在一起的恐龍腳印和人腳印。這些人腳印長45釐米左右,寬13~17釐米,最重要的是,所有這些腳印周圍都有腳部壓力造成的隆起部分。如果有人要僞造這些腳印,就必須把幾乎整個河底的岩石都鑿掉一層,而且還得長時期地潛入河底動工,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於是有人提出,這些與恐龍腳印交錯的足印不是人類的,而是一種與人類身材體重差不多的用兩足行走的恐龍的腳印。但是,世界上還從來沒有發現過與人類的雙腳長得類似的恐龍,這樣的恐龍顯然是不存在的。

爲解釋這些無法匹配的足印,包羅博士提出了一個岩石層運動的理論。他認爲,這些化石足印先印在古老岩石形成的沉積物上,然後被後期的沉積物掩上,數千年後,新的沉積物夾着化石和當時的動植物再掩上,受到重壓後,沉積物之間產生位移,而混在了一起,形成三葉蟲上的足印或恐龍腳印上的人類足印。

這種說法很快被推翻了。1970年10月的《追尋》雜誌認爲:這個說法未能說明岩石上面其它沉積物的存在現象。因爲這些人樣的足印是在巖泥未乾時踩上去的,而且在一些化石中,足印是出現在整個岩層深數百米之處。那麼誰又能在堅硬的數百米的岩層中印上足印呢?

(本文由希望之聲編輯綜合,保留版權。未經希望之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

責任編輯: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