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位于伊拉克希拉市(Hillah)的巴比伦古城遗迹
位于伊拉克希拉市(Hillah)的巴比伦古城遗迹(图片:美国海军军人履职期间作品)

新巴比伦王国一夜之间离奇灭亡——坚固城墙挡不住茫茫天意

新巴比伦王国灭亡给今人的启示

【希望之声2020年3月21日】(编辑:林靜心/文思敏)古巴比伦(Babylon)是公认的“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其历史可以追溯到四千多年前,乃至五千年前,其文化在历史上有很大的影响。古巴比伦位于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在当今的伊拉克境内。“美索不达米亚”是古希腊语音译,意为“两条河中间的地方”,故又称为“两河流域”。两河指的是幼发拉底河(又名伯拉大河)和底格里斯河。不同的民族在这片土地上演绎过自己的历史和文化,如阿摩利人、加喜特人、阿拉米人、埃兰人与迦勒底人,两河流域的同胞亚述人也统治过巴比伦。

巴比伦这块土地在公元前626—前539年成为新巴比伦王国的所在地。新巴比伦王国灭亡了古犹太人的王国,因此《圣经》中多次提及它,《启示录》中也引用该典故。

十七世纪欧洲人对巴比伦所描绘的想像图
十七世纪欧洲人对巴比伦所描绘的想像图(图片:German photo library)

新巴比伦王国的第二个王,尼布甲尼撒二世(Nebuchadnezzar  II,约公元前634-前561年)当权时国力达到巅峰。巴比伦城的城墙坚固雄伟,以两道城墙围绕全城。因毗邻幼发拉底河,所以宽阔的护城河因地制宜引入幼发拉底河的河水。尼布甲尼撒在巴比伦城进行大规模建设,使其成为当时中东最繁华、最坚固、最重要的工商业城市。城内的主干道中央以白色及玫瑰色石板铺成。城内有座高塔,高91米,塔顶有一座用釉砖建成、供奉金像的神庙。据说,这就是《圣经》中冒犯神的巴别塔。城内宫殿壮丽,被誉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空中花园传说中就在这里。巴比伦城被建设的如此宏伟壮丽,直到100多年后,希腊历史学家,被称为“历史之父”的希罗多德(Herodotus)来到巴比伦城时,仍称它为“世界上最壮丽的城市”。

尼布甲尼撒二世的杰作,古代世界七大奇观之一的空中花园
尼布甲尼撒二世的杰作,古代世界七大奇观之一的空中花园(示意图片:19世纪作品,plinia.net)

尼布甲尼撒二世依靠雄厚的国力,多次发动对外战争,进攻并灭亡了古犹太人的王国,攻克犹太教圣城耶路撒冷,洗劫并彻底摧毁了犹太教圣殿,全城活着的居民几乎全被掳到巴比伦为奴。很多人因宗教与习俗的差异,遭受种种侮辱和迫害。对犹太人而言,这是惨痛的经历与教训,因此将这段时期称为“巴比伦之囚”。

巴比伦不仅繁华,还伴随着乱性等众多道德败坏的现象,因它不光是王国的首都,还是中东地区的商业中心,各国的商人川流不息。它的堕落波及了更广大的地区与众多的国家。《圣经》中写道:巴比伦“使天下沉醉;万国喝了她的酒就癫狂了”,“因她得罪了耶和华”;犹太教的先知在被迫害中,依然宣扬道德与正信,巴比伦却不接受,先知最后哀叹“我们想医治巴比伦,她却没有治好”。看来这是其文明灭亡的主要原因。

繁华而巨大的巴比伦,对于被掳为奴、坚持信奉耶和华神的犹太人而言,真的是一个充满了迫害与诱惑的地方。犹太先知但以理也被掳到巴比伦国,尼布甲尼撒二世派但以理和他的三个希伯来伙伴沙得拉、米煞和亚伯尼歌在他跟前作顾问。但以理记录下了在被掳时期的遭遇和预言,以及神在人类的历史中掌权。

但以理书》中记载,尼布甲尼撒造了一座金像,大小官员同被召来参加落成典礼,并要求各方、各国、各族的人一听见角、笛、琵琶、琴、瑟、笙和各样乐器的声音,就当俯伏敬拜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金像,否则就要被扔进火窑。之后就有人来控告犹太人,说沙得拉、米煞和亚伯尼歌不拜。尼布甲尼撒大怒,让人把他们三人带来,再给他们一次机会,说听见乐器的声音就拜,否则就扔火窑,看“有何神能救你们脱离我手呢”。他们说:“尼布甲尼撒啊,这件事我们不必回答你。即便如此,我们所事奉的神,能将我们从烈火的窑中救出来,王阿,祂也必救我们脱离你的手。即或不然,王阿,你当知道我们决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怒火中烧的尼布甲尼撒王下令把火窑烧得比平常更旺,将他们捆起来扔入火窑中。因为王命紧急,窑又甚热,那抬他们三人的人,都被火焰烧死。

尼布甲尼撒王下令将犹太人扔入火窑中。
尼布甲尼撒王下令将沙得拉、米煞和亚伯尼歌捆起来扔入火窑中。(图片:维基)

那时尼布甲尼撒王看着火窑中的情形,感到惊奇,急忙起来问谋士:“我捆起来扔在火里的不是三个人么?”他们回答说:“王啊,是。”王说:“看哪,我见有四个人,并没有捆绑,在火中游行,也没有受伤,那第四个的相貌,好像神子。”于是尼布甲尼撒就走近烈火窑门说:“至高神的仆人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出来,上这里来罢。”三人就从火中出来了。那些总督、钦差、巡抚和王的谋士一同聚集看这三个人,见火无力伤他们的身体,头发也没有烧焦,衣裳也没有变色,也没有火燎的气味。尼布甲尼撒说:“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的神,是应当称颂的,祂差遣使者救护倚靠祂的仆人,他们不遵王命,舍去己身,在他们神以外不肯事奉敬拜别的神。”以后尼布甲尼撒王就允许犹太人信仰他们的神,其他国家、民族若诽谤了耶和华将受到严惩。

但以理书》中还记有这样一件事。尼布甲尼撒梦见一棵大树,高得顶天,所产的果子可供众生食用,其荫可遮庇万民。然后他看见有一位守望的圣者从天而降,大声呼叫说:“伐倒这树,砍下枝子,摇掉叶子,抛散果子,使走兽离开树下,飞鸟躲开树枝,树𣻗(树根)却要留在地内,用铁圈和铜圈箍住,在田野的青草中,让天露滴湿,使他与地上的兽一同吃草,使他的心改变,不如人心,给他一个兽心,使他经过七期,这是守望者所发的命,圣者所出的令,好叫世人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国中掌权,要将国赐与谁,就赐与谁,或立极卑微的人执掌国权。”因为巴比伦国中的所有哲士都不能解释这个梦,尼布甲尼撒就让但以理给他解梦,因为“惟独你能,因你里头有圣神的灵”。

尼布甲尼撒王梦到有声音呼叫砍倒这棵大树。
尼布甲尼撒王梦到有声音呼叫砍倒这棵大树。(图片:15世纪画作,维基)

但以理尼布甲尼撒这样解梦:“这渐长又坚固的树就是你,你的威势渐长及天,你的权柄管到地极。”“临到我主我王的事,是出于至高者的命。你必被赶出,离开世人,与野地的兽同居,吃草如牛,被天露滴湿,且要经过七期。等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国中掌权,要将国赐与谁,就赐与谁。守望者既吩咐存留树𣻗,等你知道诸天掌权,以后你的国必定归你。”

接着但以理又劝谏尼布甲尼撒:“王阿,求你悦纳我的谏言,以施行公义断绝罪过,以怜悯穷人除掉罪孽,或者你的平安可以延长。”

结果一年后这个梦就应验了。一天,尼布甲尼撒王游行在巴比伦王宫里,自命不凡地说:“这大巴比伦不是我用大能大力建为京都,要显我威严的荣耀吗?” 话音未落,有声音从天而降:“尼布甲尼撒王啊,有话对你说:你的国位离开你了!  你必被赶出离开世人,与野地的兽同居,吃草如牛,且要经过七期,等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国中掌权,要将国赐予谁就赐予谁。”他随即变成有如疯子一般,“被赶出离开世人,吃草如牛,身被天露滴湿,头发长长好像鹰毛,指甲长长如同鸟爪。”在田间吃草为生,与兽无异,一共过了七年。此后他的神智才回复正常。

尼布甲尼撒像兽一样生活了七年。
尼布甲尼撒像兽一样生活了七年。(图片:英国画家威廉·布莱克1800年前后画作,blakearchive.org)

饱受教训而学会谦卑自抑的尼布甲尼撒执笔记下了这段经历,他写道:“日子满足,我尼布甲尼撒举目望天,我的聪明复归于我,我便称颂至高者,赞美尊敬活到永远的神,祂的权柄是永有的,祂的国存到万代。”“那时我的聪明复归于我,为我国的荣耀、威严和光耀,也都复归于我,并且我的谋士和大臣,也来朝见我,我又得坚立在国位上,至大的权柄加增于我。现在我尼布甲尼撒赞美尊崇恭敬天上的王,因为祂所作的全都诚实,祂所行的也都公平,那行动骄傲的,祂能降为卑。”

尼布甲尼撒死年不到十后,巴比伦王国的第六任君主那波尼德(Nabonidus)于公元前556年掌权。那波尼德在大约公元前549年离开首都巴比伦城,前往阿拉伯沙漠的绿洲泰马,并任命他的儿子伯沙撒(Belshazzar)共同摄政。约在公元前543年,为了防御波斯人入侵,那波尼德返回巴比伦。

在巴比伦帝国灭亡的最后一天中,波斯王居鲁士(Cyrus)已经在同巴比伦帝国作战,波斯大军已经迫近巴比伦城。大敌当前,伯沙撒却认为巴比伦的城防坚固无比,不可能被攻破,于是召集了城中一千位大臣大摆筵席,继续狂欢。而且,他还拿出尼布甲尼撒从犹太教圣殿中夺取的、供神用的金银器皿饮酒作乐,亵渎犹太教信仰的耶和华神。他和臣子们在这巴比伦的最后盛宴上大吃大喝,酩酊大醉。这时,他们突然看见凭空出现了人的手指,在墙上写下预言巴比伦即将灭亡的警示文字。

伯沙撒的欢宴
伯沙撒的欢宴(图片:英国画家 John Martin 1820年画作,Yale Center for British Art, Paul Mellon Collection)

但以理书 》是这样记载的:

“他们饮酒,赞美金银铜铁木石所造的神。当时忽有人的指头显出,在王宫与灯台相对的粉墙上写字,王看见写字的指头,就变了脸色,心意惊惶,腰骨好像脱节,双膝彼此相碰,大声吩咐将用法术的,和迦勒底人,并观兆的领进来,对巴比伦的哲士说:谁能读这文字,把讲解告诉我,他必身穿紫袍,项带金链,在我国中位列第三。于是王的所有哲士都进来,却不能读那文字,也不能把讲解告诉王。”

王后听到王和他的大臣所说的话,就进入宴宫,告诉他但以理当初为尼布甲尼撒王解梦的事。于是但以理就被领到伯沙撒面前。伯沙撒但以理说:“我听说你里头有神的灵,心中光明,又有聪明和美好的智慧。现在哲士和用法术的,都领到我面前,为叫他们读这文字,把讲解告诉我,无奈他们都不能把讲解说出来。我听说你善于讲解,能解疑惑,现在你若能读这文字,把讲解告诉我,就必身穿紫袍,项戴金链,在我国中位列第三。”

伯沙撒看到凭空出现的手在写字,惊恐万分。
伯沙撒看到凭空出现的手在写字,惊恐万分。(图片:荷兰画家伦勃朗1630年代画作,nationalgallery.org.uk)

但以理却对伯沙撒说道:“你的赠品可以归你自己,你的赏赐可以归给别人,我却要为王读这文字,把讲解告诉王。”但以理告诉他,至高的神曾将国位、大权、荣耀、威严赐与尼布甲尼撒。因神所赐他的大权,各方各国各族的人,都在他面前战兢恐惧,他可以随意生杀,随意升降。但他心高气傲,灵也刚愎,甚至行事狂傲,就被革去王位,夺去荣耀,被赶出离开世人,他的心变如兽心,与野驴同居,吃草如牛,身被天露滴湿,直到他知道至高的神在人的国中掌权,凭自巳的意旨立人治国。但以理说:“伯沙撒阿,你虽知道这一切,你心仍不自卑,竟向天上的主自高,使人将祂殿中的器皿拿到你面前,你和大臣皇后妃嫔用这器皿饮酒,你又赞美那不能看、不能听、无知无识、金银铜铁木石所造的神,却没有将荣耀归与那手中有你气息,管理你一切行动的神。因此从神那里显出指头来,写这文字。所写的文字是弥尼,弥尼,提客勒,乌法珥新。讲解是这样。弥尼,就是神已经数算你国的年日到此完毕。提客勒,就是你被称在天平里,显出你的亏欠。毗勒斯〔与乌法珥新同义〕就是你的国分裂,归与玛代人和波斯人。”

因为伯沙撒狂妄与轻敌,巴比伦的众臣都被招到筵席中饮酒作乐,无人认真查看城防。波斯王居鲁士恰好找到了一段废弃的河道,使幼发拉底河改道,原先流经巴比伦的那段幼发拉底河和巴比伦的护城河就此干枯了。晚上波斯军队趁着夜色,轻松走过护城河河床,抵达城墙下,发现城门竟然没有关闭,于是长驱直入,没有人组织抵抗,不费吹灰之力便占领了巴比伦。当夜伯沙撒被杀。

整个占领行动中,仁慈的居鲁士只诛杀了亵渎神的亡国昏君伯沙撒一人。巴比伦王国的历史至此终结,巴比伦城也在以后的历史变迁中渐渐荒废,化为一片废墟,荒凉至今。《圣经》称“因他们的罪孽使那地永远荒凉”。

居鲁士攻克巴比伦后,善待犹太人和犹太教,释放所有被抓来的奴隶,让犹太人返回家园故土,并归还被抢掠的财物,允许重建犹太教圣殿。居鲁士开创的波斯帝国享国百余年。

悉尼奥林匹克公园居鲁士大帝纪念碑
悉尼奥林匹克公园居鲁士大帝纪念碑(局部图片:Siamax/维基,CC BY-SA 3.0)

曾经强悍无比的巴比伦王国,竟在一日之间就离奇的,非常戏剧性的灭亡了。这段历史给人留下了深刻的教训。表面看,这是昏君荒淫轻敌,波斯大军入侵了还在贪图享乐所致。而实质上是其长期以来道德败坏,亵渎正神,不能善待犹太教正信,以及迫害信神的犹太民众所致。

看看尼布甲尼撒,他迫害犹太教徒,自立个神像就让人都拜,觉得自己是天下之主,耶和华神让他发疯,受苦七年。在他悔过、真心敬仰耶和华神后,又还给他权柄,足见神的慈悲、宽容。可是他的后任伯沙撒之流不从他身上吸取正面教训,又荒淫无度,亵渎神,终于上演了坚固城墙挡不住茫茫天意的一幕,给今天的人留下了一个反面教训。

纵观历史,罗马帝国也因为迫害基督教徒,遭遇几次大瘟疫而灭亡。当今世界,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散播世界各地,人们在恐慌中想采取各种各样的办法,却不知反省自己所做的事,和历史对比一下,和先贤古圣的教诲对照一下,是不是我们都忘了本,把自己的历史割断了,只看见眼前的一切,不相信一切事物都有它背后的原因。对一个国家是这样,对每个人也是这样。

看看中共病毒的发源地,是不是像新巴比伦王国和罗马帝国一样,从建政开始就在迫害各种信仰团体,至今没有停止?并且灌输无神论、进化论,破坏传统文化,让人只追求感官享受?

对于个人,问一问自己,还相信老祖宗说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吗?对待周围有信仰的人,是不是觉得他们很迷信、无知?抱着一种嘲笑的态度?觉得强权镇压很有力?

面对死亡在眼前,每个个人都应该看到了,所谓的国家、政权、各种组织或者个人,无论拥有多大的权势、地位、财富,没有任何意义,也救不了你的命。很多人不愿意听报应这个词,可是这却是贯穿人生命的一条线。

历史不是白白留下来让人戏说的。改变心态,从历史和传统文化中吸取正面教训,回归传统文化留下来的三观,也许就能带你走出死劫。

生死一念间,人就活这颗心!

责任编辑:文思敏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