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南京大學馬會同學們的示威活動。(推特圖片)
南京大學馬會同學們的示威活動。(推特圖片)

南京大學生自己“研究馬克思主義” 遭禁 中共連這也不放心?

【希望之聲2018年11月3日】(本台記者陳克江綜合報導)據自由亞洲電臺消息,近來,中國南京大學一羣學生向校方申請註冊“馬克思主義閱讀研究會”,卻遭到校方無故拖延,乃至縱容校外不明身份的人對學生進行暴力清場。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以“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掛帥”的中共大學要限制學生自學“馬克思主義”?

11月1日,南京大學本科學生胡弘菲在網上發佈消息說,由學生自己組建的“馬克思主義閱讀研究會”,早在50天前就向校方申請註冊,但一直受到南京大學哲學系和團委的推諉。

研究會的學生於是發起抗議,要求面見學校黨委書記胡金波。從10月29日起,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閱讀研究會”的學生就在學校行政樓前等待,並向學校師生講述他們的遭遇。

有學生說:“在最近半個月、一個月時間裏,我們走到哪裏,哪裏就有便衣跟着我們,我們走到哪裏,哪裏就有同學拍照。我們就想問一下,爲什麼要用這樣的手段對待我們的同學?”但是,學生們等來的不是校方的合理解釋,而是校方支持的不明身份人員的暴力清場

據胡弘菲介紹,11月1日中午,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閱讀研究會”的幾個學生到行政樓,繼續求見南京大學校黨委書記胡金波。但現場突然出現一幫不明身份的人,用暴力攔阻這些學生,導致多人受傷,並撕毀了他們的橫幅和傳單,還毆打併拖走了前來的聲援學生楊凱。學生們請來警察後,警察不是去抓那些以暴力手段對待他們的不明身份的人,而是將楊凱扭送到南京市仙林派出所。

中國獨立媒體人北楓,在看過相關視頻後稱,這些不明身份的人有特殊背景。他說:“視頻裏那幾個人應該疑似當地維穩辦的相關人員,學校黨委肯定是去和政府某些部門溝通了,來協助這些事情。”

事情發生後,胡弘菲在網上向全社會求援,要求警方釋放楊凱,並敦促校方允許註冊“馬克思主義閱讀研究會”。中國人民大學陳可欣等學生也在當天在網上發表聲援文章,質問南京大學這樣的百年名校爲什麼要無理取締一個學習和傳播“馬克思主義”的社團?

無獨有偶,就在今年9月,北京大學學生社團組織“馬列主義學會”也被校方拒絕註冊。學校沒有老師願意出任該社團指導老師,學生家長也阻止學生參與這一社團的活動。

旅美時政評論人胡平認爲,南京大學、北京大學校方的這些做法符閤中共一貫的統治邏輯。胡平說:“在(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統治的國家,你不但要表明你信奉這套意識形態,你還得跟中央保持一致,信奉他這唯一一套解釋,不能有不同的解釋。本來共產主義國家都有這個問題,以共產主義相標榜,但他們首先要鎮壓的就是信仰共產主義的人。”

時政評論人士吳銘認爲,對這些青年學子來講,這件事值得深思。中共自稱信仰馬克思主義,爲什麼中共不支持他們成立“馬克思主義閱讀研究會”?中共憲法規定公民有結社自由,爲什麼中共不准他們登記註冊“馬克思主義閱讀研究會”?中共鼓吹“和諧社會”,爲什麼中共要以暴力手段對待他們的和平請願活動?中共連“馬克思主義閱讀研究會”都不准他們成立,對於非馬克思主義的閱讀研究會之類的,中共會怎麼對待?馬克思主義到底是什麼?這些重大問題,真值得他們靜下心來,好好想一想。

吳銘介紹說,真實的馬克思是一個撒旦教徒,他的學說集中體現在1848年出版的《共產黨宣言》中。1917年俄國“十月革命”後,馬克思主義先是在蘇聯東歐成爲官方意識形態,之後,在中國、朝鮮、古巴、越南等國也成爲官方意識形態。1991年12月蘇聯共產黨解散時,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和俄羅斯總統葉利欽共同簽署的《解散蘇聯共產黨聲明》中說:“馬列主義這一套荒謬的邪說經過70多年的實驗,從理論到實踐上都是失敗的。歷史和事實都已證明這是徹頭徹尾的禍害人類的荒謬邪說。”有人研究了馬克思主義理論和實踐之後說,馬克思的理論,用五個字概括,就叫“馬克思主義”,用四個字概括,就是“高壓”、“欺騙”,用三個字概括,就是“假、惡、鬥”。

時政評論員陳厚德表示:關於馬克思主義,海外最大中文媒體“大紀元”有兩個系列社論:一個是《九評共產黨》,一個是《共產主義的終極目地》。從1848年《共產黨宣言》誕生至今,170年來,許多人都在研究馬克思主義,這方面的文章或著作汗牛充棟,“馬克思主義理論家”也很多,但是,都沒有把馬克思主義到底是怎麼回事說清楚。但是,《九評共產黨》和《共產主義的終極目地》把這個問題說得非常透徹明白。建議這些青年學子能夠找到這兩個系列社論好好看一看,他們心中的疑惑很快就可以解開。如果在中國大陸找不到,翻牆到大紀元網站,就可以直接讀到這兩個系列社論。

責任編輯:蔡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