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南京大学马会同学们的示威活动。(推特图片)
南京大学马会同学们的示威活动。(推特图片)

南京大学生自己“研究马克思主义” 遭禁 中共连这也不放心?

【希望之声2018年11月3日】(本台记者陈克江综合报导)据自由亚洲电台消息,近来,中国南京大学一群学生向校方申请注册“马克思主义阅读研究会”,却遭到校方无故拖延,乃至纵容校外不明身份的人对学生进行暴力清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以“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挂帅”的中共大学要限制学生自学“马克思主义”?

11月1日,南京大学本科学生胡弘菲在网上发布消息说,由学生自己组建的“马克思主义阅读研究会”,早在50天前就向校方申请注册,但一直受到南京大学哲学系和团委的推诿。

研究会的学生于是发起抗议,要求面见学校党委书记胡金波。从10月29日起,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阅读研究会”的学生就在学校行政楼前等待,并向学校师生讲述他们的遭遇。

有学生说:“在最近半个月、一个月时间里,我们走到哪里,哪里就有便衣跟着我们,我们走到哪里,哪里就有同学拍照。我们就想问一下,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手段对待我们的同学?”但是,学生们等来的不是校方的合理解释,而是校方支持的不明身份人员的暴力清场

据胡弘菲介绍,11月1日中午,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阅读研究会”的几个学生到行政楼,继续求见南京大学校党委书记胡金波。但现场突然出现一帮不明身份的人,用暴力拦阻这些学生,导致多人受伤,并撕毁了他们的横幅和传单,还殴打并拖走了前来的声援学生杨凯。学生们请来警察后,警察不是去抓那些以暴力手段对待他们的不明身份的人,而是将杨凯扭送到南京市仙林派出所。

中国独立媒体人北枫,在看过相关视频后称,这些不明身份的人有特殊背景。他说:“视频里那几个人应该疑似当地维稳办的相关人员,学校党委肯定是去和政府某些部门沟通了,来协助这些事情。”

事情发生后,胡弘菲在网上向全社会求援,要求警方释放杨凯,并敦促校方允许注册“马克思主义阅读研究会”。中国人民大学陈可欣等学生也在当天在网上发表声援文章,质问南京大学这样的百年名校为什么要无理取缔一个学习和传播“马克思主义”的社团?

无独有偶,就在今年9月,北京大学学生社团组织“马列主义学会”也被校方拒绝注册。学校没有老师愿意出任该社团指导老师,学生家长也阻止学生参与这一社团的活动。

旅美时政评论人胡平认为,南京大学、北京大学校方的这些做法符合中共一贯的统治逻辑。胡平说:“在(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统治的国家,你不但要表明你信奉这套意识形态,你还得跟中央保持一致,信奉他这唯一一套解释,不能有不同的解释。本来共产主义国家都有这个问题,以共产主义相标榜,但他们首先要镇压的就是信仰共产主义的人。”

时政评论人士吴铭认为,对这些青年学子来讲,这件事值得深思。中共自称信仰马克思主义,为什么中共不支持他们成立“马克思主义阅读研究会”?中共宪法规定公民有结社自由,为什么中共不准他们登记注册“马克思主义阅读研究会”?中共鼓吹“和谐社会”,为什么中共要以暴力手段对待他们的和平请愿活动?中共连“马克思主义阅读研究会”都不准他们成立,对于非马克思主义的阅读研究会之类的,中共会怎么对待?马克思主义到底是什么?这些重大问题,真值得他们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

吴铭介绍说,真实的马克思是一个撒旦教徒,他的学说集中体现在1848年出版的《共产党宣言》中。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后,马克思主义先是在苏联东欧成为官方意识形态,之后,在中国、朝鲜、古巴、越南等国也成为官方意识形态。1991年12月苏联共产党解散时,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和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共同签署的《解散苏联共产党声明》中说:“马列主义这一套荒谬的邪说经过70多年的实验,从理论到实践上都是失败的。历史和事实都已证明这是彻头彻尾的祸害人类的荒谬邪说。”有人研究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和实践之后说,马克思的理论,用五个字概括,就叫“马克思主义”,用四个字概括,就是“高压”、“欺骗”,用三个字概括,就是“假、恶、斗”。

时政评论员陈厚德表示:关于马克思主义,海外最大中文媒体“大纪元”有两个系列社论:一个是《九评共产党》,一个是《共产主义的终极目地》。从1848年《共产党宣言》诞生至今,170年来,许多人都在研究马克思主义,这方面的文章或著作汗牛充栋,“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也很多,但是,都没有把马克思主义到底是怎么回事说清楚。但是,《九评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地》把这个问题说得非常透彻明白。建议这些青年学子能够找到这两个系列社论好好看一看,他们心中的疑惑很快就可以解开。如果在中国大陆找不到,翻墙到大纪元网站,就可以直接读到这两个系列社论。

责任编辑:蔡红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