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2008年“5.12”地震中的重灾区北川市航拍。(网络图片)
2008年“5.12”地震中的重灾区北川市航拍。(网络图片)

汶川地震10周年 学生家长:二胎学费全免是谎言

【希望之声2018年4月29日】(本台记者董筱然综合报导)四川汶川“5·12”大地震接近10周年之际,外界才获悉,当年遇难学生家长仍在不断上访,要求官方就造成大批学生死亡的豆腐渣校舍给个说法,但四川当局不仅始终未做正面回答,而且也没有兑现当年许下的对再生子女学费全免等承诺。

香港《明报》前日(4月27日)报导称,有家长一直在询问,校舍倒塌是否有“人祸”因素,对此,四川省住房城乡建设厅总工程师殷时奎并未直接作答,仅表示汶川地震震级达到里氏8.0级,烈度最强达到11级,但地震前建造的房屋防震设计只抗6到7级烈度的地震,“造成校舍垮塌的主要原因是地震烈度远远大于我们的设防烈度”。

另外,中共四川省卫生计生委人员表示,四川灾区再生育婴幼儿已达3542名,这些家庭再生育时的相关费用,以至入学入托等环节,都获得优先保障和费用减免。中共四川新闻办副主任代光举指出,相关学童在校的午餐补助及书簿费等获得免除。

但港媒这篇报道引述学生家长透露,现在学生午餐费免去一半、书本费全免,学杂费没有免除,老师还经常叫家长在外面买一些参考书、练习册,“当时他们承诺了孩子上学‘全免’,结果是骗人的”。

2008年5月12日四川省汶川县及周边地区发生里氏8级地震,仅据中共官方数据,地震共造成6.9万人死亡,1.8万人失踪,37.5万人受伤。

在这10年中,灾民们为了补偿款和灾后赔偿问题不断上访维权

都江堰浦阳县凉水井村的灾民林朝俊表示,地震过后,为了支持灾后重建工程,当地政府开始征收土地。然而,征收土地的背后,却是极低的补偿甚至没有补偿。“很多人都没有补偿,而能够拿到补偿的那些人,人均还不到1.5万元,根本难以应付生活的开支”。他对港媒记者表示“天灾之外,我们正遭受人为的二次伤害”。

数年来,林朝俊一路上访,由村、镇、市到省,却至今无果,“像我这样的人还有很多”,林朝俊叹道。

四川德阳的什邡市洛水镇的学生家长今年再次给官方寄出了检举信,信中说遇难者家属曾多次向什邡市人民法院提出“校方责任保险”民事赔偿诉讼,但立案申请均遭拒绝,而且法院既不依法立案也不依法出具书面告知书。甚至口头通知,凡是地震的案子都不予立案。

对此,这些家长希望向北京检举当地司法人员循私枉法、司法违法及行政不作为,还要求政府依法对地震罹难学生家长民事赔偿诉讼立案,却遭到拦截。

自由亚洲电台援引其中一遇害者家长桑军表示,一群家长试图到北京上访,但遭到拦截。他说:“我这两天,身边有国安的,有监视我的人。因为前两天,我和(学生)家属去北京,政府人员从郑州把我们劝说回来了,凡是几个主要学生遇难家属代表,都被监控。根本没法走出去。还有绵竹的学生家属。”

四川绵竹市富新镇第二小学当年有近130名学生在地震中罹难。其中一名孩童的家长李艳在2010年生下第二胎,但丈夫不幸病故。李艳表示,警方警告他们不得去北京:“前几天把我们叫到村上去,说不要接受外地媒体采访,现要求政府对我们学校的豆腐渣工程,给我们一个说法。然后是给我们学校的校方责任险。给我们一个说法。还有我们现在孩子的生活问题,真的很困难。”李艳又指,她需独自抚养孩子,但每月仅百多元人民币补助,很难维持生活。

关注汶川地震的人士也屡遭四川当局迫害。

谭作人曾在2008年到2009年间对死难学生做了3个月的公民调查,并试图了解校舍倒塌真实情况的,却调查触及敏感地带,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入狱五年。

“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也因在网上撰文揭露四川教学楼豆腐渣工程被四川当局逮捕,随后当局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

责任编辑:韩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