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梦醒时仍然是幸福的
梦醒时仍然是幸福的

我体验到了清理身体的奇妙【音频】

【希望之声2018年3月25日】(本台记者慧光综合报导)

我是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女弟子,本来是和我母亲于1998年一起开始修炼的,但自从中国政府从1999年开始对法轮功进行残酷迫害以后,我有了怕心,渐渐的放弃了修炼,现在想起来非常后悔。

放弃修炼以后,头些年也没觉得什么,甚至还暗自庆幸自己躲过了中共的迫害。但到了2010年秋天,一场莫名其妙的腹泻,突然就觉得胃出毛病了,里面像有一团火似的,不能吃东西,吃下任何东西都感觉非常难受,甚至疼痛难忍。我不相信西医,只好去看中医。大夫说没有什么大事,开了些药,但吃后不见有明显效果,总是时好时坏、反反复复的。

2011年初,我去朋友开的一家理疗店,她们建议给我采用一种“放血”疗法,说是疗效比较好,我就稀里糊涂的相信了。哪知道放了几次血之后,元气大伤,照样吃不进东西,身体还迅速消瘦,体重从原来的近一百四十斤掉到一百二十多斤,且脸色蜡黄。那时我想我孩子才七岁,我不能就这样死了,就强迫自己吃饭,不管我怎么努力,半天才能吃进一小碗面条,基本都是硬塞下去的。

俗话说“病急乱投医”,在朋友的介绍下,我去找了当地的“大仙儿”。这位“大仙儿”给我施用法术后当时感觉是有那么一点儿效果,以后只要身体难受了就去找她,可后来慢慢的就感觉不好使了。我认为这个“大仙儿”不行,也许还有法术更高的,就陆续的找了多个“大仙儿”,但是都不行,其中还有不少骗子。

到2012年初,情况就更不好了,不仅胃不好,心脏也感觉不舒服,早上起来就感到头昏头沉、耳鸣、浑身无力,且伴有莫名的恐慌。晚上睡觉时两只胳膊僵硬,不知道如何摆放是好,无论怎么摆放都疼痛难忍,几乎睡不了安稳觉。病痛的折磨几乎是无休止的,真真的让我尝到了痛不欲生的感觉,什么叫生不如死啊?那一刻,什么名啊、利啊、情啊,一切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毫无意义了。

正当我的精神接近崩溃的时候,母亲又一次对我说:“只有法轮功能救你,赶快学法吧。”此前目前曾劝过我多次,我都听不进去,这次也许是因为实在走投无路了,我终于答应了。

那天晚上,我最先看的是神韵晚会光盘的录像,哪知道看了一会儿我就困得不行。实在坚持不住,我就去睡了。这一晚我睡得很好。第二天中午我接着睡,就在朦朦胧胧中,突然感觉左面脑袋里有一声巨响,当时把我吓醒了,当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但也没去细想。第三天中午午睡时,右边脑袋里也出现了一声巨响,从此我的身体就感觉轻松了,心情也随之好了起来,睡眠也正常了。后来才知道,是师父把我脑袋里面不好的东西给清理掉了。

过了两三天,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呼吸不正常了,同时在炼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的“抱轮”时,感觉就像抱了一个大冰柱子一样,非常寒冷,整个身体的两侧连着胯下都在向外冒凉气,这让我心里感到恐慌。

我把这种情况对母亲和同修说了,一个同修告诉我说,“这是师父在帮你调理身体呢,就是看你能不能经得住考验”。我听后明白了,心想“我一定要经受住考验,这点儿考验算什么!”就这样坚持到第三天的时候,症状完全消失了,我终于过了这一关。

还有一次,突然脑袋里冒出一种烦躁的感觉,特别厉害,似乎都有点儿控制不住了。我就使劲的忍着,坚持用正念压制它。刚开始的时候,它貌似很强势,后来看我正念很强,它就慢慢的减弱了,最后完全消失。我知道,我又过了一次心性关。

又过了几天,也就是我重新开始修炼后的半个月左右吧,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我在呕吐,最后吐出了两个像花生米一样的东西,等到继续吐的时候,就感觉一个非常非常阴冷的“东西”从胃里面往上走,走到哪里它所带着的那股冰寒之气就移动到哪里,真有种能穿透骨髓的感觉。最后一下子吐出来了,像一个小指甲盖那么大的一个黑黑的“东西”,然后我就醒了。醒后我回忆着刚才的梦,突然明白是师父把我胃里的那个坏的“灵体”给清理掉了。我知道这么多年折腾我的胃病,其实根源就是它所导致的。想到这里,我的内心无比激动,我真是无法用人的语言来表达对师父的感恩之情了。

从那天开始,我的胃就彻底好了,我的脸色也红润了,所有的病症都离我而去,人也精神了。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对法理的理解也越来越深了,知道了我们来人间的目地就是要返本归真,找回真正的自我。

每当想到我脱离修炼的十多年时间,就感到非常后悔,怪自己太糊涂、太不争气了。而师父并没有因此而嫌弃我,照样给我清理身体,看护着我、鼓励我走入修炼,我真是太幸运了。今后我只有坚定的走在大法修炼的路上,才能不辜负师父的一片苦心,也才能对得起真正的自己。

责任编辑:靳同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