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横河评论】盛极而衰 吴小晖为何不能平安落地 (音频/视频)

【横河评论】盛极而衰 吴小晖为何不能平安落地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18年2月24日】(主持人:横河 / 嘉宾:横河)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 这次因为网络的问题,我们这回节目没有现场直播,这个是录播的,如果您有任何问题,或者想参与我们的讨论,可以通过Skype或[email protected]给我们留言,或者在节目的下面给我们留言,那么我们在以后的节目中会回答您的问题。

我们今天要讨论一下安邦和吴小晖的问题。去年6月吴小晖被带走之后,经过了8个月之久,终于在本周有了进一步的下落。本周23号,他被以涉嫌经济犯罪的罪名被提起公诉,中共的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紧接着就宣布说接管安邦集团安邦集团正式走入公众的视野是从有着红色家族背景的吴小晖接管之后,安邦集团从此进入了疯狂发展时期,2014年以19.7亿美元收购了纽约的地标建筑华尔道夫酒店,从此开始大肆收购海外资产。

古话说:「盛极而衰,否极泰来」。安邦的好运很快就结束了,财新传媒旗下的《财新周刊》在2017年5月刊登封面报导「穿透安邦魔术」,把安邦财务黑幕揭开在公众面前。这个万亿保险帝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我们今天就来关注一下。

横河先生,安邦是一个颇有争议的公司,正如这个吴小晖也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人物一样,他们两个是密不可分的。那您认为安邦这一次有可能在哪些方面出了问题呢?

横河:首先,官方说的是「不当集资」和「侵吞他人财产」。这个「不当集资」,我觉得很可能指的就是理财产品,因为这是人家议论很多的。这个安邦资本的扩张速度相当惊人的,就有人统计过,在截止到去年12月的这6年当中,安邦人寿保险部门,它的理财产品很多是人寿保险的,资产增加了2,876倍,这种情况任何正常的投资都不可能达到的。很多人认为它即使不是纯粹的庞氏骗局的话,它一定有很多庞氏骗局的成分在里面。这个「不当集资」和「侵吞他人财产」可以是同样的罪名,其实可以是有交集的。

不过我想问题肯定不仅仅是理财产品,还有几个被人们讨论很多的问题,我现在举几个例子,一个就是很可能他插手了外交领域,而这个外交领域是中共绝对垄断的,是不容忍别人插手的。这指哪一件事呢?安邦在去年晚些时候呢,试图投资库什纳拥有的一个办公大楼,这个在新泽西。这被认为可能是主动向川普总统的女婿库什纳献殷勤。

结果呢很可能是两边不讨好,首先,这件事情在美国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因为库什纳在川普总统的政府当中,他担任著跟制订中国政策方面有关的职责,这笔潜在的投资就引起了美国很大的争议,最终就没有做成。美国舆论它不把这个看成是一个单独的商业行为,那我相信这猜测也是有道理的,认为这很可能是北京在试图干预美国政治,这样的话就让北京政治当局受到了指责。在当前中国的政治环境下,显然没有人愿意出头来承担这个责任。而且你想想,这笔交易我估计他最终就是批准了他也拿不出钱来,因为中国的银行绝对不会给贷款。

这种事情马上就影响到北京,北京当局当然不愿意你来插手这件事情,因为对外的外交是中共用来煽动国内民众情绪,是中共的专利,从来没有让别人插手过,当然业余外交嘛,小打小闹给别人添堵是可以的,但你要转过来给北京、给中共高层添堵,那就自寻死路了。

主持人:当时我记得,因为吴小晖他自己也有着这个红色背景,所以当时大家还认为说他受中共官方的授意,故意来结交库什纳。看来这个问题不是这样子。

横河:这种权贵资本到了一定程度以后,他一定是长期以来打着当局的牌子,但事实上真正当局有没有卷入呢?其实很多情况下可能就不知道有这件事情,这个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

另外一个可能就触红线了,就是对外大肆收购。我们知道他出名就是从收购华尔道夫酒店开始的,这件事情震惊了华尔街。而且收购以后,它一旦被中共有关的人收购了,那么它的名声就没了。因为这个原来就是国家元首住出名的,结果现在你一收购以后,任何一个国家元首都不敢住了。因为你肯定要监听,谁愿意被监听呢?所以从安全和保密两个角度来看的话,它这个国家级元首酒店的名声就没了,这部分价值其实就没了。

那么他干什么呢?他把它改成高级公寓出售。这种高级公寓谁能住呢?我估计也就是卖它原来的品牌卖给中国的富豪,住原来华尔道夫酒店、国家元首住过的地方。这种就是典型土豪行为嘛,这种行为其实在国际上看是一种笑话。

当然这以后就有一系列的海外收购行为,有的成功了,有的失败了,失败的原因有美国方面的、也有中国方面的,美国是怕它渗透,中国方面是另外一回事了。这些大多数集中在酒店、保险这些领域,这些领域和现在北京当局的目标方向是不一致的。

再一个问题就是股权结构不清。当然中国很多私营企业、甚至国营企业都有这样的通病,但是安邦在这个方面似乎做的很过分,就它公开的持股人当中,持主要股份的人当中有相当一部分人都是吴小晖的老乡、朋友,而这些人是他村庄里的人,就是说他们在政治、社会、经济地位都是很低的,不可能持这种股的。究竟他的股权是什么样的结构?如果你都让中共当局都搞不清楚的话,那麻烦就大了,你骗外国人可以。

主持人:但是我觉得您刚才讲的这些问题,比如说股权结构不清,还有大肆收购海外资产,还有就是您刚才讲的它成长的倍数相当惊人,在目前的中国民营企业里面,它并不是独一无二的,比如说像王健林也是这样子的。

横河:这个我觉得跟时机和领域,在什么领域都很重要,比如说海外高调收购的话,在2015年中国股市大崩盘以后呢,至少有一种观点认为这是叫做「金融政变」,所以北京当局显然就认为在金融方面有一些势力对政权形成了挑战,至少也有使政权不稳的结果出现了,所以需要整顿,这一来的话很多公司都开始小心谨慎了。

但是安邦正好是反其道而行之,它越是在这个中共当局要整顿金融的时候,它越是加速高调的在海外扩张,它最有名的其实在2015年以后,这是一个,容易被人当作是故意挑战。

另外一个就是它所在的领域也有一定的关系,因为目前中国的实体经济开始衰退,当然官方是用很好听的名词,叫做「增速放缓」,但实际上就是衰退了。还有对外要撒钱、要援助,还有一个「一带一路」要钱,很多钱进去,这都要使用外汇,这是政治需要,现在也就是说外汇非常需要。

但是像民营大企业、像安邦之类的,它要向西方国家大肆的去收购的话呢,它就要使用很多外汇。这个既不符合中共希望的投资走向,因为投资走向,政治性的投资,是要向什么?向「一带一路」去投资的。另外一方面呢也加速了中共维持统治所必需的宝贵的外汇流失,这两个都是负面作用。

王健林的万达在好莱坞影视投资收购呢,他其实也是犯了同样的错误。但是一个,他的时间比较早;第二个,他收得比较快。王健林其实是很狡猾的,他美其名曰说这是为了政府搞「大外宣 」,但是即使这样也被整,因为这种把戏在中共面前玩的话,其实就是班门弄斧。你这套骗谁啊?你骗中共根本骗不过!人家就是靠这个起家的。

主持人:还有一种说法,就说吴小晖和肖建华一样参与了刘云山等发动的2015年股市砸盘的行为,就是股市砸盘人为的那个股灾,他试图用千万股民的巨大损失来逼现在的当局就是放弃政权吧。那么谁也没想到呢,事情会演变到后来就是说会派公安部到交易所抓人。

横河:这种可能性并非没有,但是因为我不是太懂这个股市背后操纵的方式,所以我没有证据、也没有看到别人提出足够的证据来证明确实有人在操纵股市。但是确实有很多迹象还有很多内部消息认为这个股灾是有人为操纵的痕迹的。

这一点我觉得不是没有可能,因为如果说这个股市有人操纵了要逼习近平下台的话,那么像吴小晖这样的人介入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因为他需要一批金融巨头来加入进去,而这一批金融巨头必须符合某些条件。你比如说是跟原来的权贵、现在失势的权贵有更紧密的关系,有更多的利益相同之处;而跟现在的习近平当局有比较矛盾的地方,就是习近平的政策对他们现在的生存不利。就用这种方式来解释的话确实也能解释一部分这个现象。

主持人:那大家都知道吴小晖的红色背景,他就是邓家的孙女婿,但是在目前来看,邓家显然不是他的后台,那您认为他的主要后台是谁呢?他的被调查跟后台有没有关系?

横河:像这类公司大到这个程度啊,它的背景相当复杂。就是说如果他是白手套的话,那么他不会仅仅是某个人的白手套,甚至都不会是仅仅某个权力集团的白手套,而很可能是跨了很多权力集团。毫无疑问,吴小晖最擅长的是把各种关系发挥到极限,利用到极限,即使被他利用的人没有那个意思,他也会让别人感觉他有这个意思,就像刚才我们讨论的那样。

从婚姻来看,吴小晖自己是平民出生,他三次婚姻的后两次显然是政治婚姻,但是这个政治婚姻不属于政治联姻。因为政治联姻是属于大家族和大家族之间,甚至在西方是皇族和皇族之间。他的家族还没有到联姻的资格,他实际上是投靠别人。

最重要的显然是和邓家的婚姻。邓家无论如何曾经是中国的第一家族,现在没有办法判断吴小晖和邓家这个家族的关系,据说邓家的家族对他并不满意,这倒是可能的,但其实这并不重要,因为他要的就是「邓家女婿」这个牌子,他跟邓家的具体关系对于他要办事的时候那些人来说关系并不大,那些人要帮忙照样帮忙,只要有理由帮忙就行。

当然现在也有人说他的另外一条线就是红二代陈小鲁,还提到了朱云来,也说是红二代。其实朱云来根本就算不上红二代红二代应该是什么?应该是打过江山的中共元老的子女,就是他们的父母要能够被称为所谓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他才能够算红二代的。李鹏就是红二代,李鹏不是红一代,李鹏是红二代,他是属于延安保育院那一批的,所以他自己就是红二代,他的女儿就是红三代了。就是说他跟陈小鲁、朱云来可能有关系,这是一个。

另外还有一种说法就是说从他的财团的股份持有人来的话,就是他的大股东当中呢,包括有江绵恒的基金在里面,所以可能江绵恒这也是一条线。如果说挖掘下去的话,我们很可能会发现安邦集团跟很多权力家族都有关系,那这样的话,因为你不可能挨个的挖到,实际上现在我觉得应该换个思路,就是他的这个安邦集团跟谁没有关系?这可能是他现在倒台的原因。

我想现在最主要的就是30年河东、30年河西,风水转了,他没有跟着转。为什么没有跟着转?我们来看一下。跟邓家的关系,尽管跟邓家的关系对他很有用,但并不是万能的,不管邓家想不想帮他,其实就是想也不见得就能帮的了。你要知道当时邓小平离世后不久,江泽民就开始收拾邓质方,后来逼的卓琳自杀,才把邓质方救下来的。

吴小晖一个外来户,他怎么可能有邓质方这样子这么多的关系和够硬的后台?不可能有嘛!所以他可能把这个关系用过头了,结果造成现在的后果,这有可能的。吴小晖自己曾经夸口说保监会从主席到看门的他都认识,也许是这样。但是你要想到,保监会主席自己都保不住自己的时候,你该怎么办?所以当保监会主席项俊波一出事以后,那吴小晖显然就不行了吧。

再一个,我们就看他跟谁没有关系。十八大以后,政界是大洗牌啦,实际上就是不管是江派还是胡锦涛在的时候,胡锦涛的那个所谓团派在内,都已经重新洗过牌了,就是说老的权贵是自身保不了,习近平上台以后提拔了新贵,老的权贵当中有一些就投靠了习近平,无论是投靠的还是提拔的新贵,要就是和吴小晖没有关系,要嘛就是不值得为吴小晖来牺牲自己。这样的话,在金融界和商界跟着政界进行洗牌的过程当中,我们可以看到商界很多人,王健林、马云都纷纷表态了,转得非常快,甚至说我们的财产都交给国家了,都可以。

但是吴的所作所为就跟别人不一样,他好像就是还像原来一样的,这个规矩对我没有用!当然有可能他不在乎,也许他转弯太慢,也许人家根本就不稀罕他转弯了,就是要收拾他,因为他毕竟是外人,虽然是外孙女婿,还是个外人。

联系到去年,我们知道,财新报导了安邦和吴小晖以后,安邦曾经写了一封公开信,说是要起诉财新,公开信里面谈到财新捏造其「有过三次婚姻的不实报导,炮制其夫妻关系已经确认终止的谣言」,要以这个来起诉的。

结果BBC中文网就报导,说是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说,就在吴小晖被带走前后,邓小平的外孙女邓卓苒和吴小晖就签离婚协议了。如果这是真的话,显然就是邓家表态,用这种方式表态,你该抓就抓,无非就是如此。实际上我们要看的就是,他不是谁的白手套。

主持人:您觉得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因为我们知道中共是有规定的,三代之内的人都会被保护的,虽然是孙女婿,但也算是三代之内,如果是邓家能够接纳他,或者他能够跟他太太关系好,邓家保他,他或许就不会死的这么惨。因为您看,过度海外收购和并购触及到当局利益,像万达、海航、复兴都被查了,他是最晚一个被查的,有没有可能就是在看邓家的态度?

横河:这倒是可能的,因为这两条消息被披露的时间太接近了,而去年显然他们没有离婚,没有任何协议,所以他们才敢告,敢告的话就是拿准了邓家拿不出东西来,或者至少碍著面子还不能出来说,所以我觉得这倒是可能的。

这里其实有两个问题,一个就是刚才妳谈到的海外并购侵犯到了当局的利益;第二部分,是不是他的后台不保他了?先讲第一部分,刚才我们谈过一些但是没有讲全,因为我们原来讨论过万达的海外并购,这里我们可以再讨论一下。其实民企的海外并购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时期就已经开始了,民企和中共自己的喉舌媒体都把这些并购当作中国崛起的一个表现形式,曾经大肆吹嘘过的是一种光荣;而西方媒体一贯就是大惊小怪的狼来了。西方媒体一叫唤以后,把这个叫唤反馈到中国,实际上是被当时的统治者当作一个正面的消息在报导的,而且成为中共民族主义宣传的一个部分。

但是十八大以来,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几个变化,第一个是外汇储备开始减少了,中共的外汇储备本身就是中共经济发展的象征,而且在实际上它有任何其它指标无可替代的实际作用,所以很多人说中共的外汇储备要是降到零的话,中共统治就维持不下去了。

第二个是外汇减少是一部分,但是花钱不仅不减少还要增加,主要是两大重点,一个是对外援助,对外援助包括无偿援助、包括长期的低息和无息贷款。中共自己的意识形态和它的软实力都没有什么吸引力,它的价值体系和世界又是对立的,主要靠的是用金钱去买朋友。现在很多老朋友的经济状况都不太好,像委瑞内拉什么的,它的投资贷款都要泡汤,一个国家几百亿,这是一方面要钱。

第二方面,中共现在又背上一个拯救世界的重任,因为说是美国川普要搞孤立主义往回退,所以空白要中共来填补,这一填补又是要花大笔银子,这就是花钱。

另外一方面是「一带一路」,我们谈过中国经济发展靠的是跟西方民主国家的经济来往,包括技术、资金、市场等等,都是靠西方国家的,所以中国的经济主要靠的是沿海,就是和西方文明接触的地区是最发达的。

而「一带一路」是向西发展,那些地方的特点是经济落后,政治上偏独裁专制,至少也是民主不太成熟的地方,局势又非常动荡不安定,配合「一带一路」的都是想从中国得到钱的,从来没有人想在这里头花钱。所以中国在「一带一路」的投资,绝大部分可能在有生之年是看不到收回成本的,更不要说营利了。如果一旦出现政局动荡的话,连本钱都要泡汤,都是这种交易。这是第二个。

第三个就是国企可以不考虑赚钱,光是接受政治任务,反正是国家补贴;但是私企的话,不管怎么受中共控制的话,它毕竟有一个经济成本核算,因为经济成本核算不了的话,你赚不了钱,那政府不会来救你的。所以它会尽量保持跟西方打交道,因为跟西方打交道才赚钱嘛,包括向西方投资、购买西方的优质财产,还可以起到转移资金的作用,就资金外逃。

主持人:所以现在中共让他们把资产再卖掉,把资金再打回来。

横河:对,一举多得。这些投资,就是私企的投资方向,它既不能配合中共的政治任务,还抢走了中共政治任务需要的外汇资金,连投资的领域它都不能够配合中共统战渗透西方的作用,买酒店有什么用?王健林比较聪明,至少他还说是为了大外宣,所以他至少还保住了自己。

同样的事情,以前做是好事,十八大以后做就是坏事,以前是替当时的政府贴金,现在就是给现在的当局习近平政府拆台,就这个问题。换句话说就是党的政策是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这个是30年前的老话了,到现在还是没变。

从根子上来看,中共从来就没有变过,就说打土豪其实并不在于土豪,而是在于中共愿不愿意打,想什么时候打,在政治上它从来就没有给过不打土豪的保证,这是中共的本质所决定的,所以打和不打、打谁,这个随机性很大。

主持人:说到打土豪,也有人认为现在的民营资本家和中共的权力就形成了挑战,联想到去年几个最大的民营企业都被整,您觉得这个可能性有多大呢?

横河:目前被整的确实是民营资本为主,因为国企它再整顿,其实上就是换个领导,它本来就是国家的。整民营资本倒不是现在才有的,其实当年重庆的「唱红打黑」,它的打黑就是整民营资本,就把民营资本家抓起来以后把他们的钱没收,重庆好像是有上千亿吧,就是从打黑打民营资本打出来的。

这个就是有这几个大环境在,一个就是国进民退,就是要把国企做大做强,要党领导做大做强,这样就相当一部分国企很可能,现在等于是用国企去接管安邦,等于是接管,这接管就是侵吞掉了。

主持人:直接收回国有。

横河:对,是国进民退的多种形式之一。第二个我们就讲打土豪的问题了,经济上出了问题以后,中共的应急措施就是打土豪,不同的时期可以有不同的名称,当然红军时期就是要打土豪,其实红军时期打土豪也是应急措施,因为打土豪,它是杀鸡取卵的,它不是给你增税,它就把你杀了,把你浮财抢走了,土地不能换钱,所以就是抢浮财,这个就是应急措施,它只要一建立政权以后,它马上就要收税,收税才是常规措施。

现在打土豪跟当时的情况,我认为是不完全一样的。为什么不一样呢?就打土豪的时候,土豪们实际上就是乡绅、地主,他们的家当、他们的财产是自己劳动挣来的,或者祖上留下来的。而中国民营资本的话,如果它的规模大到像万达、安邦这种级别了,就是国家级的了,这种级别的时候,相当大的比例,不能说百分之百,因为高技术领域可以有少数的例外,但真正例外的不多,因为你一旦出了名,有了资产以后,共产党会伸手的。

这一来的话,它有相当大的比例是靠权力勾结以后得到的财产,就是我们说的民营资本,特别是大到这种程度的和权力勾结的资本。它很少有像西方这样子靠技术、赤手空拳打下来的江山,挣下来的资产。这样比较,中共打土豪是纯粹的掠夺,是没有道义上的基础的。而打这些来自权力的资本家的话,更像是什么呢?有人举个了例子,虽然比较粗俗,但是还是有一点像的,就是把猪养肥了然后去杀,因为这个猪是它养肥的。

主持人:就是它让你挣的钱对吧?

横河:对,这个是权力养肥了的,所以相比较而言的话,中共打这些民营资本比它打土豪要更理直气壮一些,因为中共想没有我的话,就没有你。土豪没有中共,人家照样是土豪,人家照样是地主。这样相比较而言的话,这些资本就更少反抗的勇气和手段,甚至连道义上都有所缺乏。

这些资本我想它都有一定的,可以是不同的权力作为后台的,而不同权力的共同点都是来自中共的权力。所以这些资本,民营资本到了一定规模以后,在整体上,特别是跟权力勾结很紧的资本,它可以有例外,但是整体不太可能成为反抗中共的力量,至少不可能成为主力,但是它更容易在中共内部的权力斗争当中成为自己靠山的权力集团的工具,这个机会要大的多,比它来反抗中共的机会大的多。

因为它所获得的东西大部分是来自权力的,所以它的反抗更多的去想争取已经失去的特权,或者是争取不失去那些特权,而不一定会去像人们想像的那样,像资产阶级革命时期,争取平等的自由竞争的机会,这个可能性不是特别大。而这种资本当它在被中共的其它的派系,或者是现在的当局收拾的时候,它赢得同情和支持的机会也要小的多。

主持人:因为它本来就不在道义的制高点上。

横河:对,而且它也是在不公平的情况下,掠夺其它的民营资产和掠夺民众的基础上发家发起来的,所以也就很难得到支持。只要中共在,中国的民营企业家,不管是大是小,都很难逃脱被整肃、被清算、被掠夺的命运,只有在摆脱了中共统治以后,中国才能有真正的、健康的经商环境。

主持人:好,这次的节目时间已经到了,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就先讨论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