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苦海無邊苦掙扎 一朝得法樂開花
苦海無邊苦掙扎 一朝得法樂開花

修煉法輪功是我一生最正確的選擇

【希望之聲2018年1月24日】(本台記者陳克江綜合報導)在和不明法輪功真相的人交流時,當得知我已修煉法輪功19年,有不錯的工作,而且受過高等教育後,他們的第一反應是“太可惜了”,意思是我“受毒害太深了”,我會笑着告訴他們:修煉法輪功是我一生最正確的選擇

幸福到底在哪裏?

我從小生活在一個大家庭裏,家裏5個孩子,我是唯一的女孩,加上奶奶一共八口人。父母沒什麼文化,對孩子的管教方式粗暴,尤其父親脾氣暴躁,家裏幾乎天天在爭吵,充滿了火藥味。我像個小媳婦似的總是低着頭,不敢說話,害怕一不留意就會引起一場大爆炸。幸好奶奶耳朵聾,聽不到說話聲,要不她也會天天哭天抹淚的。我的天空中佈滿了陰雲,不知何時才能見到彩虹。從小我就想離開這個家,到一個充滿了溫馨、光明、有說有笑的地方。

9歲時父親去世,生活的艱難加上母親的淚讓我心碎,我更加沉默寡言,心門關的緊緊的,自己根本不像個孩子,好像已經活了很久很久,內心佈滿滄桑,不知道在哪裏能找到希望,不知道活着有什麼樂趣,不知道幸福是什麼樣子,封閉、孤單、沒人可以交心,從沒有開心的笑過。

16歲去外地上學。學校放假也不願意回家,家對我沒有任何吸引力,有的只是怨和痛。寄希望於將來——有個自己的家,溫暖的家,有個貼心的丈夫,一個讓心開放的地方。可是希望落空:婚後發現丈夫根本不是我想象的,相反看他哪都不順眼,幹什麼都不合我意,說不上幾句話,火就直往上躥,自己心灰意冷,冷言冷語,惡聲惡氣,家裏的氣氛變的冷漠、壓抑,感覺我又回到了從前的家,看不到希望,只有絕望。

那個時候想的最多的就是離婚。趁沒有孩子的時候離婚吧,離了就不再受這種煎熬了。爲什麼自己就這麼不幸?幸福到底在哪裏?我還能有幸福嗎?

幸福真的來了

在生活最灰暗的時候,我幸遇法輪功,我的人生從此翻開嶄新的一頁。1997年底,辦公室的一位老同事說:“有一本書很好,叫《轉法輪》,你想不想看?”我想都沒想,就說:“看。”我按照同事說的,一口氣把《轉法輪》通讀了一遍,覺的這本書和別的書不一樣,說的都是做好人的道理,有的看明白了,有些仍不明白。於是,我又通讀了一遍,這次好象更明白了一些,知道這是一本指導人修煉的書。雖然自己與常人社會格格不入,但是,感覺修煉好象離我太遙遠,我並沒想要修煉,就在我正猶豫不決之間,李洪志師父已經開始幫助我淨化身體——一股熱流通透全身,身體不能動,但異常的清醒,想不出別的話,只反覆想一句話:佛法無邊。從此,我走入法輪大法修煉。

得法後,我很珍惜修煉的機緣,知道自己以前吃的苦遭的罪,都是生生世世業力所致,只有還淨業力,才能返本歸真,才能永遠幸福。於是,我很用心的參加集體學法,集體煉功,心性提高的很快。那段時間,真是可喜,心態純正,沒有雜念,除了幹好本職工作,做好份內的家務事,就是學法煉功。從6歲開始一直疼了20多年的心口疼不知不覺間消失了,嚴重的便祕好了,蠟黃的臉色紅潤了,消瘦無力的身體也變的強壯了,再也沒人喊我“病西施了”。走路一身輕,渾身有使不完的勁,真的是身輕體健百病消,知道了生命的意義,我從此變的性格開朗,大方,愛說愛笑了,這才知道什麼是幸福,感覺自己的生命從現在纔剛剛開始,也爲自己能得法而喜悅,而慶幸,而自豪:我沒有白來這世上!

丈夫由反對走入大法

丈夫因工作性質常年在外。我得法幾個月後,他回來了。看到我學法煉功,氣就不打一處來,在家裏什麼也不管不問,喝酒,耍酒瘋,摔東西,天天找茬鬧事,要毀我的書,還捏着我的鼻子灌我酒,憋得我差點背過氣去。這要在以前我早就和他打起來了,家裏得鬧翻了天。我學大法了,就得按照師父說的做。

師父說:“我們作爲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爲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爲善的,做什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

我沒有和他爭,也沒有和他急,從法理上我知道這是爲我提高而設的關,我該做什麼還做什麼,做什麼都樂呵呵的:上班、帶孩子、家務活全包,還從生活各方面關心他,細緻周到。這對他來說,真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慢慢的,他不怎麼管我了,家裏的事他也開始幫着做了,後來的一段日子,他很安靜,我也沒想那麼多,只要不影響我學法煉功就行。

不久,朋友請吃飯給他倒酒,他說:“不喝酒了。”我很震驚,朋友也不相信,因爲丈夫的酒性在單位是出了名的,酒癮很大,一天可以不吃飯,但不能不喝酒,而且有一個特點,家裏不能存酒,不管有多少,當天非喝完不可,喝完他才踏實。所以,一喝就多,一多就誤事,鬧事。就這樣,平時工作乾的再好,領導也不高興。那些年我也常爲此事生氣,過的彆彆扭扭,單位領導曾發狠話:“你要能把酒戒了,我就把飯戒了。”已經對他絕望了。

那天吃飯完回家,丈夫跟我說:“我也學法輪功了。”我很吃驚,我問他什麼時候學的?他說:“你上班的時候,我就看書了。我看看這本書有什麼好,爲什麼能讓你發生那麼大的變化?原來真是好書。”他的菸酒一夜之間就戒掉了,而且沒什麼感覺,就象從來就沒有抽過、喝過一樣。從此,丈夫成了一名真正的大法修煉人。

他真的是脫胎換骨了,這在單位引起轟動,並影響了很多人也開始看《轉法輪》,也跟着煉功。我終於有了一個祥和、溫暖的家。

在家庭、工作環境中修自己

作爲大法弟子,知道在任何環境中都要以法爲標準要求自己,做好自己該做的,在哪裏都要將大法的美好、大法弟子的善良、堅忍和寬容展現出來。日常生活中,我用真、善、忍要求自己,與左鄰右舍和睦相處。多年來,清掃樓道衛生,打掃辦公室廁所,誰家有婚喪嫁娶都熱心幫忙,沒和誰紅過臉吵過嘴。小姑子、小叔子兩家都和我們住在一個小區,十幾年了,逢年、過節都在我家團聚,不管多忙、多累,我都要做好飯菜,吃完飯,收拾、洗刷都是我一個人做。丈夫常年在外,在不在家我都一樣對待。

2013年,老家的婆婆突患腦血栓住院。出院後幾個子女商量輪流陪老人在家恢復一段時間後再決定日後老人的養老問題。小叔子不明就裏,怨氣沖天,說我們心懷叵測,不想管婆婆了,發狠話:以後婆婆的事不用別人管,他管,賭氣將婆婆從老家接來,又沒和弟媳溝通好,弟媳不讓婆婆進家門,小姑子也因爲小叔子做事不計後果有怨氣,怕日後受連累,不願意跟婆婆同住。我是修煉人,遇事得替別人着想,總不能讓婆婆爲難吧,就將婆婆接家來了,一直住到現在。

家裏兩間房,孩子一間,我和丈夫一間。丈夫不在家,婆婆就和我睡一張牀。我睡覺很輕,平時一個人睡慣了,身邊多一個人很彆扭,還有生活上的很多不便:婆婆每天要吃一大堆藥,她自己不認字,吃的藥都得我給她準備好,要不,連藥都吃不了。以前早上我不做飯,收拾收拾衛生就上班去了,現在每天得給婆婆定點做早飯。她還不吃外面買的飯,嫌有“怪味”。

時間長了,心裏就有些怨:怨小叔子自作主張將婆婆接來,接來又不管,扔到我這,什麼都讓我管;怨小姑子、弟媳都不上班,在家閒着都不管婆婆,卻讓我這個上班的人照顧;怨丈夫不在家,什麼忙也幫不上,卻時時打電話來瞎指揮,讓我這樣做,那樣做,這樣好那樣不好;他們家的大事小情都是我來操持,老家來個親戚也得領到我這招待,讓我來陪,單位的事也多了,什麼事都來了,真是焦頭爛額!

靜下來想一想,自己是修煉人,正因爲修煉了纔會出現這些事,沒有偶然的事,好事、壞事都是好事。也許是爲了去我的什麼心,也許是該增加心的容量,也許有緣人要得法,也許……敞開修煉人的胸懷,慈悲寬容,把什麼都做好,什麼都能做好。

我開始陪婆婆聊天,慢慢給她講法輪功真相,講大法的美好,講江澤民爲什麼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講善惡有報是天理等等,她很認同。我學《轉法輪》的時候,讀給婆婆聽,慢慢的引導她自己聽師父講法,看光盤,教她煉功動作,每天煉功帶帶她。現在婆婆五套功法已經能堅持下來了。

剛來時,婆婆自己不能上下樓,得有人攙扶才行,現在能自己很輕鬆的上下樓;原來我下班後就得忙忙活活做飯,很緊張,現在婆婆自己能到菜市場買菜,也能幫我做飯了;婆婆原來每天要吃一大堆藥,現在一片藥不用吃了,腦血栓症狀一點也沒了,多年的心臟病也好了,腰間盤突出也好了,無病一身輕,臉上皺紋減少,臉色紅白紅白的。

我們單位是個集團公司,有上百家子公司,我在公司一個主控部門工作,這個部門的業務量很大,以前是三個人做,現在就我一個人負責,早幾年就說給我配人手,到現在也還是我一個人管這一大攤子事,每天忙忙碌碌,待遇和那些悠閒的部門一樣。因爲修煉人的基點不同,在哪都得做一個好人,不爭名利,無怨無恨,工作起來也就感覺很輕鬆,順手,在別人看來很難的工作,自己沒怎麼費勁就做的很好。

因工作出色,年年被評爲集團公司優秀工作者。看到同事們評高級職稱的時候,常常要挖空心思弄一大堆這樣的證書,那樣的獎勵,還要收集一大堆資料,會造些假,弄點虛,焦頭爛額,最後也不一定能評上。到我評的時候,自己根本就沒放在心上,只按要求填了幾張表,將自己的工作業績寫了寫,就報上去了,能不能評上順其自然,結果就很順利的評上了。修煉人提高心性,一切都是最好的。修大法是有福份的。

單位的領導、同事都知道我煉法輪功,但都不爲難我,有時善意的提醒一下而已,這給我修煉、講真相提供了一個穩定的環境和條件,這也是他們在選擇,爲自己的將來做出了正確的選擇。我的工作性質讓我處在一個上下聯繫的樞紐上,我也利用這方便的條件,救度有緣人。

法輪大法以真、善、忍爲指導原則,教人向善,讓人類道德回升、人心歸正,給人帶來健康的身體,生活幸福、祥和。大法能給人類帶來這樣的美好,給世界帶來這樣的美好,可18年來卻遭到血腥的迫害。真誠的盼望世人,再碰到有人跟你講法輪功真相的時候,不要一概拒絕,聽一聽,看一看又有何妨?你又不損失什麼,不是叫你信大法,也不是叫你煉法輪功,至少咱得明白法輪功是什麼?江澤民爲何殘酷迫害法輪功?人應該明白的活着,爲自己,也爲家人。希望世人都能夠明真相,得福報。

責任編輯:靳同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