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歷史文化學者章天亮教授
歷史文化學者章天亮教授

專訪章天亮(五):爲什麼近百年來共產主義在西方不斷滲透?

【希望之聲2018年1月16日】(本台記者馨恬採訪報導)馨恬:章天亮教授最近受邀來到灣區,在我們希望之聲廣播電臺的年底特別聽友會上進行了演講,關於人類文明的興衰,中國和美國社會的政治經濟現狀,他從歷史文化和藝術的角度談了他非常獨到的觀察和見解,很多現場的聽衆朋友都覺得他這次談的角度非常獨特,開闊了他們的思路,也引發了更深刻的思考。

我們這個專訪系列就是在那一次演講的基礎上進行的延展和更深的探討。章天亮教授談到,人類不同民族文明的興衰其實在歷史上是由神安排的,爲的是讓人能夠迴歸到原來應該所在的位置。在這些安排中,我們中國是非常幸運的被選中的,他說這就是中華五千年文明能夠源遠流長的原因,爲什麼這麼說?我們以前總是聽到說,中國是神州,華夏、神州、天朝等等,這是爲什麼?章天亮教授還認爲人類現在已經到了宇宙歷史的關鍵轉折點,但面臨最大的障礙是什麼?就是共產主義,這又是爲什麼?

章天亮教授對這些問題都有非常深入的見解和闡述,如果您錯過了那前兩期節目,可以上到我們的網站或者是用手機APP搜聽,因爲這是一個系列的訪談,章天亮教授從古到今,從東方到西方,這樣非常系統的跟我們做了這個探討。

章教授您之前提到過,中國是神所選擇的,所以才能夠保存承傳這5000年的文明歷史,但是從一百多年前西方文明就開始佔據主導地位了,那這個現象您怎麼解釋?

錄音:對章天亮教授的專訪(3)

章天亮:對,就像我剛纔說的,正邪之間在較量的時候,如果永遠都是正的占上風,也就不存在人面對邪惡的時候能不能夠保持你那個忠貞的信仰問題了。像當年的基督教被迫害的時候,那個感覺好像是羅馬帝國很強大,基督徒很弱小。中國原來三武一宗滅佛的時候,也是感覺政府是很強大,然後佛教徒非常的弱小。

因爲神選定了中國作爲一個特別的地方,如果說中國那邊就永遠都是正的力量,就是中國的文化變成一個萬國來朝,去學習的一個地方,那麼對人來說也就沒有什麼可選擇的,就是正邪之間也沒有什麼選擇了。我記得聖經中講過一個故事,一個叫做約伯的人,約伯他對神很有信心,但是撒旦就跟上帝說,他說約伯很有信心,是因爲你對他太好了,身體又健康,家裏邊又富裕,然後就是家庭關係都很和睦,非常好。他說是因爲你給他這些東西,他纔對你忠心的。他說你要把這東西拿走,他不會對你再忠心了。上帝說那好,我允許你去試煉他。

這樣魔鬼就一下子把約伯家人給弄死了,把他們家的錢都弄沒了,把他們家的孩子也弄死了,然後把約伯全身都長那種惡疾,就是非常非常可怕的那種病,當時上帝就跟魔鬼講,他說你不能取他的命,其它別的任你所爲。

在這種情況下,約伯的妻子就跟他說,你不要再信上帝了,趕快死了吧。她說,你現在的痛苦我都覺得看不下去了。約伯就說,他說不,我就要信上帝。這樣魔鬼才退了,魔鬼認爲約伯確實是非常的忠貞。其實他這麼做他也榮耀了上帝,上帝也會覺得有這麼忠貞的信徒,確實是一個讓撒旦失敗,讓上帝勝利的這麼一件事情。

我舉這個例子是說什麼呢?就是人在最後面臨這麼一個大的選擇的時候,讓魔的勢力看起來很大,在這種情況下你還能不能選擇正義?我覺得就是在過去100年以來,我覺得也是有意的讓這種魔對人的考驗帶來的現象。所以你會看到,在《共產黨宣言》發表以後,到了那個馬克思死了之後,共產主義的理念幾乎是席捲全球。而且每一次當發生經濟危機的時候,或者是每一次發生世界大戰的時候,就是共產黨的理念開始在全球普及的時候。發生過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帶來一個結果,就是蘇聯的成立。1917年所謂的十月革命就出現了蘇聯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第一次世界大戰其實對人類的歷史影響是很深遠的。

因爲過去歐洲它是一種“貴族政治”,他們的貴族不是我們想象中那種整天吃好的、住大房子、穿好的衣服,整天騎着馬,搞party跳舞什麼之類的,那些貴族們他們其實有榮譽感,他有他的那個非常虔誠的信仰,同時他要吃苦,有那種騎士的精神和那種榮譽感。所以在一戰的時候,一般來說,作爲一個騎士,作爲一個貴族,他出於榮譽感,打仗的時候是要衝在前面的,但是因爲他們的武功很好,他們貴族都要學擊劍的,學這些東西,騎馬的技術也很好,所以過去在戰場中雖然他衝鋒陷陣,但是他通常會活下來,因爲他的武功很高。

但是在一戰的時候已經開始有槍炮了,他再衝在前面他就是第一批炮灰,所以在一戰結束之後,其實歐洲的貴族大部分都在戰爭中戰死了,所以歐洲開始出現平民政治,出現平民政府。然後原來傳統的貴族精神,就是說貴族都有他那個有虔誠的宗教信仰和他對傳統文化的保護,所以說它那個傳統文化在一戰之後受到很大很大的損失。

一戰之後出現了蘇聯,蘇聯又開始向全世界各地輸出革命。緊接着1929年的大蕭條,德國出現了納粹,然後在全球的左傾勢力都覺得向蘇聯學習,就開始擡頭。接着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1929年到1933年包括像美國這種自由社會的龍頭,當時也實行了很多社會主義的政策,就是當時羅斯福所用的凱恩斯那套經濟政策,主張擴大政府開支,很多社會主義的那種政策就開始擡頭了,所以那個時候又是一次共產黨向全球擴張這麼一個趨勢。

二戰結束之後,共產黨擴張的更厲害了,因爲在二戰時期爲了對抗納粹,所以美國跟蘇聯就聯手了,當時大量的蘇聯的間諜進入到美國,左右了美國的國策。在二戰結束之後,英國的丘吉爾下臺,在選舉中失敗,上臺的那個叫艾德禮艾德禮是什麼人呢?他就是“費邊社”的成員。就是我剛纔說英國那個“費邊社”,它不是要把一個國家進行漸進的所謂改良,成爲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嗎?那個艾德禮就是“費邊社”的成員,他被選爲英國首相,然後建立工黨,英國的工黨的整個理念,就是由費邊社傳給工黨,英國的工黨就是搞社會主義的那一套東西。

美國當時爲了對抗納粹,和蘇聯聯手,很多蘇聯間諜來到美國,很多猶太人他們實際上是蘇聯的間諜,成爲美國的國策顧問。二戰結束之後,美國放棄了對中國國民黨的這種支持,支持中國共產黨,結果在中國就出現了紅色政權。在60年代的時候,從1950年的時候開始出現了這種亞非拉的民族獨立浪潮,像非洲就是32個國家,脫離了英國和法國、西班牙等等,然後建立了自己的民主國家。

當時很多地方都出現了民族獨立浪潮,這些小國一旦獨立之後,很多都是深受蘇聯社會主義的影響,所以就是說在五六十年代的時候,又是一次共產主義向全球擴張,包括古巴在1960年的時候宣佈成爲社會主義國家投靠蘇聯。那麼中國發生“文化大革命”的時候,西方這些各種反傳統的運動,就是剛纔我說的什麼搖滾樂、性解放、“女權運動”等等,這些東西都是共產主義向全球擴張的一個趨勢。所以就是說經過了這麼半個多世紀,或者是說經過這麼一個多世紀的發展,感覺好像共產主義已經在全球不可阻擋的趨勢在氾濫,現在已經到了就是說共產黨搞出很多政策的時候,大家已經不覺得是什麼。

過去在西方國家,你要說一個人是共產黨,大家都覺得這是邪惡的代名詞。現在你要說一個人是共產黨,大家都沒什麼感覺。加州前段時間還有一個提案,就是加州的一個州參議員提案說要允許共產黨員擔任加州的公職,所以共產主義已經就滲透到這個程度了。我覺得這樣一個世界幾乎全球都被共產黨滲透了。因爲全球都被共產黨滲透了,所以全球的每一個人他都有一個在共產黨和神之間一個選擇的機會了,就是如果它不是這麼滲透,可能人還沒有這個選擇的機會,所以我想這個可能也都是一種歷史大的趨勢,可能都是神有他的安排,那個魔有它的安排,但是最後就像我剛纔講的,就像那個撒旦要去試煉那個約伯一樣,不管那個魔它怎麼想,它表面上很得手,這個人也殺了,他的兒子也殺了,財產也沒了,然後他又得了什麼什麼病,但最後還是神在掌握着一切。所以我想到了共產主義氾濫全球的時候,也就到了共產主義被人認清和它徹底被清理的時候,也就是現在這個時候。(未完待續)

(本文由黃迪安根據節目錄音整理)

相關文章:

專訪章天亮(一):全世界不同民族爲什麼都有三個共同的記憶?

專訪章天亮(二):什麼人和組織讓人背離神?

專訪章天亮(三):“左派”在西方滲透的三個領域

專訪章天亮(四):歷史上的預言在告訴今天的我們什麼?

專訪章天亮(六):“進化論”與當前社會的變化是什麼關係?

2017年12月23日,在希望之聲年終聽友會上的演講(上)

來源·教訓·希望--不同民族都在等待同一件事

責任編輯:李曉海